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快到村口时,刘雅欣迎面遇上从薛玉林家出来的鲜儿和小梅。鲜儿鼻青脸肿的样子和红肿的双眼吓了刘雅欣一跳,赶紧打发杏梅先去学校,问鲜儿这是怎么了。鲜儿对刘雅欣说正准备去找她说说话,觉得日子过得没意思,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你别总是哭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刘雅欣觉得心都揪了起来。

刘雅欣一追问,鲜儿哭得更厉害了。小梅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刘雅欣。鲜儿的丈夫张业出生在小生意世家,比一般人家家境殷实。张业在爹娘死后染上了酗酒和赌博的恶习,只顾自己痛快不管鲜儿娘俩的死活。这几年已经把家产快败完了。鲜儿多次苦口婆心地劝张业走正道。张业不但不听,还对鲜儿非打即骂。现在更加变本加厉。今天凌晨,张业又赌输了钱回家,鲜儿刚说他一句,他就挥拳打了过来。鲜儿只得跑回娘家来。小梅说完还在生气,胸脯一起一伏的。

“大嫂你看看,都打成这样子了。这个畜生!”小梅指着鲜儿说。

“太不像话了!”刘雅欣气愤地说,“走,找他论理去。”

“不用啦,景熙已经教训那小子去了。”小梅恨恨地说,“我对他说了,这次一定要把他的邪劲收拾过来,不然不许回来。”

“哎呀,你怎么能叫景熙去呀?他下手哪里还有个轻重?”刘雅欣担心薛景熙闯祸。

“没事,那小子就怕景熙。景熙打他一次他起码老实一个月。这些要是年没有景熙压着,姐姐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小梅很放心地说。

刘雅欣早就听说过张业的种种劣迹。因为那是薛玉林家的家事,自己不便主动参与。现如今虽然觉得张业打鲜儿,薛景熙再去打张业不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可也拿不出好的办法来,就劝她们去自己家坐坐。

“大嫂,我一直奇怪一个问题。”鲜儿拉着刘雅欣的手开了口。

“什么问题?”刘雅欣问。

“你也是属羊的对吧?”

“对呀。”

“老辈人都说,男人属羊貌堂堂,女人属羊泪汪汪。咱俩都是属羊的,为什么你的命就这么好?我的命就这么差?”鲜儿说完,眼圈又红了。

刘雅欣不知道坊间有这样一个说法,还真被问住了。只得换个话题对她说,好什么好,你看你,再怎么也是守着自己男人过日子;你看看我,薛景梅好几年没回来了,我这日子跟守寡有啥区别?见刘雅欣这么说,鲜儿和小梅又宽慰起她,感慨女人都不容易。

刘雅欣和鲜儿、小梅刚走上河阳街,就见张占强带着儿子张小平跪在薛家大院门口,周围还有一些人在围观。小梅以为又发生什么事了,刘雅欣心里也没底,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赶了过去。

刘雅欣并不是一个多么关心土地和生意的人,有赵云小爷俩和薛三分别打理着薛家的产业与河阳街的事务,刘雅欣就把主要精力放在河阳街小学上。八年多来,河阳街小学先后有多个孩子考取了县城的中学,有的还去了省城济南求学,这些孩子的求学费用多数都是刘雅欣资助的。

张小平是最叫刘雅欣牵挂的学生。张小平虽然入学晚,但是学习相当刻苦,加之天资聪慧,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两年前就连跳几级进入县城中学就读。张占强家里家徒四壁,除了一张床和几个凳子就只有一个低矮的米缸,米缸上盖着一张玉米秸编织的盖帘,那就是他学习的课桌。张小平每天放学回家干完家务后,就趴在米缸上就着昏暗的煤油灯看书学习,时间长了眼睛越来越近视。他知道爹供自己上学不容易,就一直瞒着不说。

河阳街离沂水县城四十二华里,张小平进入县城中学读书寄住在学校,每个星期回来拿一次干粮和咸菜,不论刮风下雨从来都是赤着双脚提着鞋走回来。他舍不得磨损鞋子,从小没娘的他每一双鞋都是界湖镇的外婆和河阳街好心的大娘大婶帮着做的。夏季炎热时,带去的干粮经常发霉,但也得硬着头皮刮掉霉斑吃。他知道爹这些年供他读书已经辛苦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为了他的前途,也为了对大少奶奶的承诺,爹一直坚持着。

张小平心疼爹,每次回家他都先到地里帮着张占强尽可能地多做些农活以减轻爹的负担。可有一段时间,他在地里锄草时老是把庄稼苗当草锄掉。张占强觉得他是读书多了,看不上种地的把式了,气恼中没少揍他。他疼得直哭也还是不说。直到有一天,村里人对张占强说你那儿子怎么不对劲呀?咋见了老头叫大娘呢?张占强这才意识到张小平的眼睛坏了,急忙带他到县城眼镜店去看,一测试,已经是近视六百多度了。张占强心急如焚,家里穷得底朝天,哪里配得起眼睛啊!可是不给他配眼镜,孩子将来连农活也干不了,那就彻底毁了。张占强一筹莫展,连续几天茶饭不思。

刘雅欣知道后,把张占强找来好一通埋怨,同时也自责忽视了张家的情况。随后拿出钱来派高满堂带张小平去县城配眼镜,还解决了他的一些实际困难。张小平没有辜负刘雅欣的关心,中考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取济南一所中专。

接到这个消息后,张占强高兴之余又变得愁眉苦脸。高兴的是孩子终于有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张家有希望了;发愁的是这三年中专的费用从何而来。张占强苦恼了好几天,觉得庄户人家读书读到这个份上已经不错了,在乡下就已经算是秀才了,以后在县里找个差事也不是什么难事。他终于说服了自己,不打算再叫张小平读书了。张小平心里也很清楚自己有学也上不起,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当张占强对他说出这个决定时,他好几天躺在床上不吃不喝。

省城的中专比一般各地的中小学开学晚。临近开学时,高满堂知道了张家的情况,把消息传给了刘雅欣。刘雅欣深为感慨,当下就决定资助张小平读下去,并一次性给足了全部的费用。张占强不知如何才能表达对刘雅欣的感激,便在张小平临走之前一大早就带着他跪在薛家大院门口,彷佛只有这样才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跪在地上的张占强见刘雅欣到来,一下子变得很激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按住张小平示意他磕头。刘雅欣得知张占强爷俩的心情后,费了好大的劲才总算劝起了他们。她嘱咐张占强赶紧去赶路,送孩子读书要紧。张占强这才站起身,冲刘雅欣深深地鞠了一躬,抹着眼泪带着张小平走了。

鲜儿和小梅望着张小平远去的身影有些感慨。刘雅欣说,这样有志气的孩子,一定会改变这个家庭,他需要的只是时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