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深圳东子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就在刘雅欣竭力安置难民时,刘亚龙正率领东北义勇军第五军团在察哈尔以西六十公里的赤峰峡谷中与日军松本联队进行着异常激烈地战斗。 两天前,日军组织一个师团又一个重炮旅团发起察哈尔战役,目的在于全歼冯玉祥、吉鸿昌领导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松本联队的任务是负责通过赤峰峡谷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就在刘雅欣竭力安置难民时,刘亚龙正率领东北义勇军第五军团在察哈尔以西六十公里的赤峰峡谷中与日军松本联队进行着异常激烈地战斗。

两天前,日军组织一个师团又一个重炮旅团发起察哈尔战役,目的在于全歼冯玉祥、吉鸿昌领导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松本联队的任务是负责通过赤峰峡谷包抄同盟军的后路,对同盟军实行全面合围。赤峰峡谷中的道路是通往察哈尔腹地的必经之路,如果松本联队顺利通过这里,将迅速堵住后撤的同盟军,使之陷入腹背受敌的险境。战役一开始,驻守在多伦的义勇军便星夜增援同盟军,和他们一道投入了战斗。刘亚龙接到的命令是在峡谷一个转弯处的半山腰设伏,居高临下狙击将在山下一片开阔地经过的日军,延缓他们二十四小时的行军,在掩护同盟军撤退任务完成后率部自行突围。

这场战斗对整个战局事关重大,松本和刘亚龙接到的都是死命令。战斗在上午十一时展开,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松本联队在各种轻重火炮的掩护下对刘亚龙部固守的阵地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疯狂进攻。刘亚龙率部利用有利地地形掩护,率部居高临下顽强狙击,一次又一次地将日军打了回去,山坡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日军的尸体。战斗连续进行了五个多小时,日军依旧对阻碍在眼前义勇军阵地久攻不下。平日里趾高气扬的松本几近疯狂,命令在黄昏前将所有的炮弹全部发射出去。一时间,震耳欲聋的炮声响彻山谷,爆炸产生的烈火四处燃烧,呛人的硝烟弥漫如蘑菇云般一团一团地腾空而起,在峡谷的上空久久不散。

刘亚龙部队的武器装备远不及日军,没有重武器,弹药数量也有限,有的士兵甚至只有一把大刀,即使是防御作战,也无法配置起最佳火力更多地杀伤日军。但是,战争的利弊从来都是双方共有的。尽管日军武器先进,可通往刘亚龙阵地前沿的山坡前有一片狭窄的地形,四周峭壁林立根本没有通道,使得日军的每次进攻只能够展开一个中队的战斗队形,同样无法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兵员数量的优势。这种地形给刘亚龙的狙击战创造了最好的条件,一些没有枪的士兵甚至爬到峭壁上滚下石头也能砸死进攻的日军,这使松本恼怒到了极点却硬是一筹莫展,只得依靠不停地进攻来消耗对手的弹药,同时组织狙击手火力压制峭壁上扔石头的对手。在他看来,堂堂的大日本皇军竟然被支那军队用石头砸死简直是帝国的耻辱。可即使这样也还是不能奏效。战斗在黄昏来临前迟缓了下来。随之,战场终于变得安静。

夜晚,刘亚龙在望远镜里看到日军炮兵阵地上火光通明,一辆辆军车正在连夜运输炮弹。他走出指挥所,到前后两道阵地中检查完毕武器弹药和伤员情况,凭借出色的作战经验和地理地貌的特点为依据,迅速思考判断出日军不会在夜间再次发起进攻的结论。但是,部队的武器弹药几乎消耗殆尽,加上牺牲和负伤带来的战斗减员,恐怕难以支撑住明天的战斗。而要拖住日军,最好的办法就是组织两支人马从后山小路绕到日军背后实施夜袭,一支负责将日军的炮兵阵地干掉;另一支炸毁日军的车队,迫使他们由坐车行军改为步行行军,这样就能达到延缓日军二十四小时行军的任务。想到这里,刘亚龙立即召集参谋们制定作战方案,挑选出两百人组成两支精干的突击队,将所有的炸药集中起来交给他们,命令他们吃饱喝足做好爆破和白刃战的准备后抄后山的小路连夜绕行到日军的背后,在凌晨四点开始行动。剩余人马在夜袭开始后,趁日军首尾不能相顾时从后山小路迅速转移到接应地点与突击队汇合。

沉沉的夜幕笼罩了大地,敌我双方都安静下来,好像这里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偶尔有日军哨兵对阵地周围怀疑目标的试探性射击传来的零星枪声打破寂静,随即又死一般的寂静。

刘亚龙下令部队抓紧休整,自己带着几个随从走出指挥所,坐在树林中一块凸起的大石头上,望着蒙在一片愁云中的月色感慨祖国山河破碎,人民流离失所。华夏大地惨遭倭寇铁蹄蹂躏。他痛心之余从内心感到窝囊,自己作为一名高级军事指挥官,抗命政府,率部编入民间组织的抗日队伍与侵略者战斗,简直是对当局莫大的讽刺,也是个人的极度悲哀,即使取得了一些战绩他也难有胜利的喜悦。每当望着缺医少药,武器匮乏的队伍,他都在内心对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感到失望和愤慨,他多次在同僚面前怒骂张学良没有血性,缺少为将为帅的骨气,几十万军队一枪未放撤入关内,大好河山拱手让人,三千万百姓流离失所,不计其数的工业设备和兵工厂甚至飞机大炮都白白送给了倭寇。这样的统帅,怎么能对得起这个国家;这样的军队,怎么能对得起养育奉军几十年的三千万东北父老。简直是奇耻大辱!

刘亚龙沉浸在灰暗的心境中,差点忘记了这里是残酷的战场。作战参谋提醒他时辰将到,他收起纷乱的思绪,走回指挥所和参谋们核对了一下时间,命令部队准备趁乱突围。

刘亚龙下达命令片刻之后。峡谷下,日军阵地的后方响起了激烈地枪声和厮杀声,随即陆续传来巨大的爆炸声,火光映红了夜空。日军阵地顿时混乱不堪,火光中能看到惊慌失措的日军陆续倒了下去。刘亚龙眺望着一片混乱的日军阵地,开心地笑了。他对突击队的行动非常满意。见日军根本无暇顾及到这里,赶紧起身,指挥阵地上的部队有条不紊地快速撤离。

此次夜袭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天亮后,刘亚龙带领的后撤部队在预定地点与突击队汇合。当得知突击队碰巧把半夜巡视炮兵阵地的松本顺手干掉了,还提回了他的脑袋和将官指挥刀,刘亚龙高兴地哈哈大笑。笑声久久地回荡在山谷,这是自“九一八事变”以来,最让他舒心的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