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十二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就在薛家四处寻找薛景辉和小翠时,“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出兵占领东三省。随之,山东地界大批当年闯关东的乡亲沦落成难民,纷纷拖家带口返回老家。河阳街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不少。到1932年初,已经跑回来了上百户人家。许多人在上一代甚至两代就离开了河阳街,在这里只有亲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就在薛家四处寻找薛景辉和小翠时,“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出兵占领东三省。随之,山东地界大批当年闯关东的乡亲沦落成难民,纷纷拖家带口返回老家。河阳街也陆陆续续回来了不少。到1932年初,已经跑回来了上百户人家。许多人在上一代甚至两代就离开了河阳街,在这里只有亲戚朋友,没有房屋和土地,有的甚至连亲戚朋友也没有了。而河阳街有能力给他们一个栖身之地的只有薛家。薛家开始忙着安置难民,寻找小翠和薛景辉的事暂时搁置起来。

史登高来河阳街视察,对刘雅欣说全县到处都是从关外涌进来的难民,县府实在没有能力安顿这么多户人家,有的地方因为争祖业还发生了难民殴斗甚至暴乱;还有的财主趁火打劫,强娶难民中有点姿色的女子做小,导致逼死人命。搞得他焦头烂额。这些天来他四处动员各村财主对难民伸出援手,鼓励财主们拿出点土地卖给有点积蓄的难民,至于难民中的穷人,谁家安排的就是谁家的佃户和下人。

刘雅欣知道史登高的意思,告诉他这么多难民涌回河阳街,薛家管也得管,不管也得管,不然闹起乱子来首当其冲的还是薛家,这个道理她是懂的,她早已经和薛玉林在忙碌着安置逃难回来的乡亲们了。

史登高对薛家的做法很满意。再次强调河阳街是沂水县第一大村,薛家作为河阳街的财主,一定要带头处理好难民的问题。史登高说完,又对刘雅欣的精明干练和明白事理大大地感慨了一番,便急忙赶去下一个村子。

奔儿已经满地跑了。刘雅欣将奔儿交给奶妈照看,自己每天挺着日渐隆起的肚子忙碌着,谁劝她休息她也不听。她安排人手给那些住在沟围子临时搭建的棚子里的难民送粮食和生活用品,还组织他们在河阳街四周闲置的土地上盖房子,吩咐张占强砍了沟围子里的许多树木无偿地给他们建房用,并且将他们的孩子送去河阳街小学读书。

刘雅欣每天忙碌之余,还不忘向他们打听国军在那边的情况,以期获得大哥刘亚龙的消息,但始终一无所获。她和爹分别给薛景梅和刘亚伟写信,可等来的回信都不是原来的地址。他们在信上说,“九一八事变”后,关内军队频繁调动,今天在这里,明天可能就去了那里,说等安顿下来再给他们来信。也就是说,她和爹写去的信他们其实根本就没收到。


“九一八事变”半年后,刘雅欣生下了女儿薛杏梅。这是她自己给女儿取的名字。女孩子取名字是不需要带上辈分中的字的,也就是说她的名字不需要像奔儿一样带上他们“双字辈”这一辈中的双字。生杏梅之前那些天,薛家大院里种植的梅花依旧不屈服于季节的变换,艳丽地绽放着,窗外的杏树开着鲜嫩的叶芽伸进了卧室,似乎想提前看看即将出生的小生命。女儿出生后,刘雅欣有感而发的给她取了杏梅这个名字。

薛玉章自从薛景辉带着小翠私奔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薛玉林主持操办了杏梅的满月酒。

酒席过后,薛玉林抱着杏梅对刘雅欣说,还有一些回来晚的难民没有安顿好,主要是没有土地租给他们了。这些难民中的大多数人家家境都不殷实,一路上坐不起车,完全靠两条腿走回来的,有的甚至是一路讨饭来到河阳街,现在完全靠薛家的资助才能糊口,得想个法子,总是这样也不是个办法。现在惊蛰刚过,若是不赶在春分前安顿好这些人,恐怕以后会生出更多的麻烦。

刘雅欣提出将薛家一些偏僻零散的荒地租给他们,借给他们半年的粮食和杂粮作物的种子,另外在沂水河边组织他们改造一些河滩地生产自救,使他们尽早有些收成,并且建议头一年不收租子。薛玉林觉得刘雅欣这个主意不错,马上吩咐下去安排这些事宜。

刘雅欣也时常到各处走走,了解难民中还有什么问题,同时继续打听刘亚龙的消息。

难民基本安置好时,高满堂的堂弟高二宝一家回来了,高满堂在自家院子里腾出了一间房子给他们住。

高二宝少时上过两年私塾,还在闯关东期间当过兵,是这群人中最见多识广的。刘雅欣抱着一线希望找到高二宝,终于在他那里打听到了刘亚龙的消息。高二宝很吃惊,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一会儿刘雅欣,才告诉她,“九一八”事变后,蒋委员长采取不抵抗政策,致使东北迅速沦陷。东北军奉命撤入关内,可也有一部分官兵出于民族义愤,自动留在东北坚持抗日,刘亚龙就在其中。

“我大哥在什么地方?”刘雅欣迫不及待地问。

“前段时间好像是在热河一带。“高二宝努力回忆了一会儿,说,”你等一等,我这里有张报纸。”

高二宝钻进家里,手忙脚乱地将那点家当翻了个遍,终于找出来一张脏兮兮的《时事报》递给刘雅欣,告诉她这是捡来的报纸,自己识字不多,但是刘亚龙这三个字还是认识的,只是没想到刘雅欣是他的妹妹。高二宝还不无遗憾地告诉她,原本捡了不少报纸,上面都有时局的介绍,可惜一路上擦屁股用了,这张报纸上因为有刘亚龙的照片,还介绍他是沂水县人,所以才一直留着。

刘雅欣急忙接过报纸找到了刘亚龙的报道。望着一身戎装英姿勃发的大哥的照片,她感到无比的亲切,连日来的担心终于有了点消息,她甚至有想哭的感觉。许久,才想起阅读照片下的文字。在阅读中,她得知大哥不愿意跟着东北军撤入关内,和拜把子张学良发生了激烈地争执,随即宣布脱离东北军,先后出任东北民众求国会第四军团总指挥和义勇军第五军团总指挥,目前正转战于辽宁、热河、察哈尔一带,在开鲁、喜峰口等地与日军顽强作战。他的战绩和照片多次刊登在《时事报》、《时代》和《东方杂志》、《病态半月刊》等报刊上。报纸还讲到,刘亚龙多年的搭档、参谋长高仁绂精通医术和占卜,经常在战斗前算上一卦,这种冷兵器时代的战略手段竟然在与日寇的战斗中屡屡得手,不能不说是一个“奇怪的奇迹。”他们之间的搭档在东北军民中有着“医卜星相高仁绂,上下威信刘亚龙”的美誉。刘雅欣继续往下看,见上面写着刘亚龙在开鲁战斗中头部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的句子。

刘雅欣看到刘亚龙受伤的消息,心猛地揪紧了。她的表情变化吓了高二宝一跳,反复告诉她开鲁战役在喜峰口战役之前,刘亚龙应该早就没事了。刘雅欣终于稳定了自己的情绪,连声向高二宝道谢,拿着这份无比珍贵的报纸赶了回去,刚到薛家大院门口就把在岗楼上四处观望的薛永贵喊下来,吩咐他立即备好快马,火速赶往张庄将报纸带给爹。

薛永贵手脚麻利地从后院马厩里牵出一匹马,翻身跨上马,双腿猛地一磕马肚子,那匹马突然负痛,大声嘶叫着直起身子,将两只前蹄高高扬起,又重重地踏在地上,随即撒开四蹄,风一般的转眼就跑不见了。

刘雅欣望着马蹄经过之处扬起的一路烟尘,想到大哥此时正在和日本人浴血奋战,只能在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