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叫薛永贵将薛景熙请了过来。薛景熙一进门就大着嗓门问有什么事。刘雅欣将小翠指使走,向他打听薛景辉。

“我说大嫂,你闲着没事打听他干啥?”薛景熙觉得刘雅欣很无聊。

“你先别管这么多,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刘雅欣不急于说出实情。

薛景熙告诉刘雅欣,薛景辉是薛家门上有史以来最大的败家子。三叔早年在沂水县城也有些产业,硬是叫他吃喝嫖赌的给败光了。最近这是从家里偷不到钱了才老实几天。自己拉他训练也是存心想替三叔收拾他。他还告诉刘雅欣,自己弟弟薛景翔也跟着薛景辉瞎混给学坏了,叫他狠狠收拾了好几次才收敛了很多。可薛景辉是个老油条,油盐不进,又隔着三叔,自己也不好把他教训得太狠了,所以这小子永远都没个好。

薛景熙说了一大通,才想起问刘雅欣到底因为什么关注起薛景辉来了。刘雅欣隐瞒了小翠的意思,只对他说薛景辉看上小翠了,想听听他的看法。薛景熙说我该说的都说了,我能有什么看法,他要是我亲兄弟,我打断他的腿再养着他,谁家闺女看上他那才叫瞎了眼。薛景熙说到这里,推说自己还要去训练家丁,不等刘雅欣说话便抬起屁股,风风火火地走了。

刘雅欣心里沉甸甸的,竟然忘了起身送薛景熙。小翠默默地走过来坐下,双眼有些发红。

“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刘雅欣问。

小翠不说话,默认了刘雅欣的问话。刘雅欣见小翠情绪很低落,也不想叫她太难过。没想到小翠告诉她自己就是喜欢上薛景辉了,只要薛景辉能瞧得起自己这个下人,她就愿意嫁给他。小翠的话令刘雅欣很不高兴,强调自己一直是把她当亲姐妹看的,她一口一个下人下人的说法太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小翠坚持说自己就是这样想的。刘雅欣没想到小翠突然间变得这么固执,有心发作一下又觉得她这是动了春心,没必要太严厉地责备她。于是,尽量语气平和地劝她不要钻牛角尖。小翠不回答刘雅欣,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刘雅欣终于有些恼火,狠狠地训斥道自己不会同意她嫁给薛景辉。小翠只是哭,根本听不进劝解。刘雅欣心想小翠也许是眼界太窄才被薛景辉的表象迷惑了,过段时间可能就不会这么固执了,于是决定过些日子再说。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刘雅欣忙着理顺薛家的许多事物,一时间没有太多精力关注小翠的事。一个多月后,小翠竟然和薛景辉私奔了。

刘雅欣始料不及会出现这样的结果,急忙派人四处寻找,并安排薛永贵赶紧去县城通知赵云小,叫他抽出人手在县城寻找。刘雅欣抱怨自己来到这里三年了竟然对薛景辉一无所知。薛三安慰她说薛家这么大,你不可能对谁都了解。再说,薛景辉毕竟是薛玉章家的大少爷,谁闲的没事跟你搬弄他的是非?刘雅欣一想这话也对,可心里还是憋气得很,骂着薛景辉摔了手中的茶杯。

薛玉章得知这个消息后怒不可遏,当即心绞疼发作,捂着胸口倒在地上,家人折腾了半天才又慢悠悠地活转过来。他知道薛景辉一贯伤天害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在河阳街他还算守规矩,不敢太放肆,一来因为这是家门口,大家都知道他的德行;二来也是因为惧怕老祖立下的家法。自己这个当爹的尽管看见他就头疼,可也不能不管他饭吃,心想着等他心收得差不多了就给他娶个媳妇,也算是对得起他了。可现在,他到底还是惹出事了。薛玉章知道,刘雅欣和小翠情同姐妹,也知道薛景辉勾引小翠私奔会给刘雅欣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对薛家又会是什么样的影响,自己这张老脸今后往哪儿放?

薛玉章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命令家里所有能抽出身的人全部出动,四处打探他们的消息,还叫薛景熙派出几路家丁骑着快马前去沂水与邻县交界的各个重要路口,封锁住了沂水通往济南、日照和临沂等地的路口。如果不是怕家丑外扬,丢整个薛家的脸面,薛玉章真打算找警察局出通缉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