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第二天上午,刘雅欣见天气没有转好的迹象,便和小翠带着奔儿在前院的亭子里玩。昨天傍晚,薛景梅托人从济南捎回了一辆婴儿车,奔儿非常稀罕地坐在里面不肯出来。刘雅欣看着小车里咯咯笑得一身肉褶子都跟着发颤的奔儿,又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一阵幸福感涌上了心头。她很奇怪,自己曾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第二天上午,刘雅欣见天气没有转好的迹象,便和小翠带着奔儿在前院的亭子里玩。昨天傍晚,薛景梅托人从济南捎回了一辆婴儿车,奔儿非常稀罕地坐在里面不肯出来。刘雅欣看着小车里咯咯笑得一身肉褶子都跟着发颤的奔儿,又摸了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一阵幸福感涌上了心头。她很奇怪,自己曾经是一个酷爱看书的人,出嫁时有好几担书也跟着做了陪嫁,之后也保持着爱书的习惯。可自从有了奔儿,自己一点看书的欲望也没有了,每天一有空闲就想着能和奔儿在一起,奔儿的小脸对她来说远远超过了四大名著的吸引力。她想起在北平读书时,许多女同学读书的目的就是要嫁个好人家。现在,自己是不是也应了这个说法?望着笨拙而又开心玩耍着的奔儿,她在想,下一个孩子出生后,奔儿会不会有一个当哥哥的样子?会不会欺负小的?这样想着想着,不由得笑了。

奔儿终于玩累了,他痛快地尿湿了裤子,一头倒在车里呼呼大睡。刘雅欣招呼奶妈给奔儿换完尿片,将他抱回房间。

这时,张占强戴着斗笠、穿着蓑衣小心翼翼地走进大门,见刘雅欣在亭子里,急忙走了过来,告诉她张小平已经正式上学了。刘雅欣问他来这里就为了说这个?张占强说不是的,是自己感觉过意不去,希望刘雅欣给自己安排点事情做,不管什么活都行,并且再三说明不需要付给他工钱。

“那怎么行,不给工钱的差事我可不叫你干。”刘雅欣说到这,突然想起昨天薛景辉看小翠的眼神,便对张占强说,“你还真要帮我一件事。”

“大少奶奶只管吩咐。”张占强忙不迭地说。

刘雅欣叫张占强说说薛景辉的情况。张占强觉得奇怪,很为难地说这个事情为什么不去问薛家人。

“我就是因为想听实话才问你的。”刘雅欣说完,叫小翠给张占强递一杯茶水。

张占强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茶水,却不敢喝,东家给下人递茶水他还没有见识过。刘雅欣对他说不要见外,有什么说什么,哪说哪了。张占强一口气喝完茶水,烫得呷了一会儿舌头,这才告诉刘雅欣,薛家男丁都不旺,薛玉章也一样,连生了三个女儿才有了薛景辉,后面又生的全是女儿。薛景辉从小被娇生惯养成了浪荡公子,经常偷家里的钱去县城,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不知道搞什么名堂。薛玉章根本管不了他,只是在他做的过分的时候委托薛景熙教训他,在整个薛家,也就是薛景熙收拾他还能管几天用。

张占强说完这些,再也不肯说什么了。

刘雅欣猜得出,张占强说的已经是很有保留了,能这样说也很难为他了,便不再问什么,告诉他今天的话不要对外人说起。张占强连忙答应。刘雅欣又对张占强说,现在农闲没什么事,叫他找个帮手去把沟围子两边地里枯死的树木砍倒拉给河阳街小学灶房,工钱该怎么给就怎么给。张占强再三表示不要工钱,最终还是被刘雅欣说服,满是感激地走了。

张占强走后,刘雅欣注意到小翠的脸色很难看,便对她说再找机会给她说一个好人家。可小翠还有些不死心,刘雅欣就打算再想办法了解一下薛景辉。这时,薛景辉不请自到。

薛景辉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好,小翠的样子老是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很奇怪,自己又不是第一次见到小翠,怎么这次的感觉就这么不一样?薛景辉从小顽劣成性,二十二岁了还没说上媳妇。他也不在乎,反正没事就弄家里一点钱跑到县城去潇洒,花完了再回来,娶不娶媳妇他也从没当回事,独身一人那才叫自在。可昨天再次见到小翠,他的这个想法却突然间改变了。现在,他一心想着能娶小翠当自己的媳妇。他找不出合适的人给自己做媒,干脆就亲自来了。进门就看见刘雅欣和小翠在亭子里坐着,马上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小翠刚才还蹙着眉头、一脸的失落,见到薛景辉马上变得很开心,忙着给他倒水端茶。刘雅欣看在眼里,心里有了一丝担忧。她随后又想,爱情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她相信张占强的话,可仅凭张占强反映的情况就把薛景辉一棍子打死也是不公平的。望着长得一表人才的薛景辉,她一时也无法将他和张占强说的浪荡公子联系在一起。

“大嫂,好久没来看你了,有点对不住啊。你还好吧?”薛景辉和刘雅欣搭讪着,眼睛始终盯着小翠。

“看你说的,自家人这么客气干什么?快请坐。”刘雅欣注意观察着薛景辉,“景辉,你平时都忙什么?我在河阳街很少见到你。”

“我还能忙什么,不就那么点事。”

“哪点事?我对薛家很多人和事还真的不太了解,兄弟你可不要在我面前藏着话呀。”

“其实也没什么,”薛景辉见刘雅欣这么说,好像消除了什么顾虑似的随意说着,“主要帮着我爹打理在县城的产业,所以很少在河阳街。没办法,忙啊。”

刘雅欣马上意识到薛景辉是在撒谎,尽管她对薛家很多事还不熟悉,尤其是河阳街以外的事。但是前几天薛三还对她说,薛家三兄弟只有薛玉章家在县城没有产业,但也只说了这一句。薛景辉现在这样说无非就是在小翠面前落个好印象,很有点欺骗的味道。

小翠果然信以为真,看薛景辉的眼光不由得多了一份柔情。薛景辉无疑是个情场老手,小翠脸上的一丝变化也没逃过他的眼睛。刘雅欣不方便点破薛景辉,继续和他拉着家常。薛景辉的眼睛却不停地在小翠身上扫来扫去,几次想和小翠搭讪,又好像有什么顾虑。于是又和刘雅欣东拉西扯了一会儿,终于把话题转到了小翠身上。

“大嫂,咱们都是自家人,我就直说了吧。”

小翠好像知道薛景辉要说什么,假说要换开水,提着暖壶走了。刘雅欣知道小翠是给薛景辉说话的机会,就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景辉,你看上小翠了?”

“大嫂好眼力,不愧是我的大嫂,难怪整个河阳街都说大嫂不简单。你知道吗,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像你这样知书达理的女人咱沂水县也未必有第二个,我大哥娶了你真是好福气。”薛景辉连续给刘雅欣戴了顶高帽,又开始说起自己,“我确实看上小翠了,求大嫂成全。”

“小翠来河阳街已经是第三个年头了,你怎么今天才……”刘雅欣不动声色地推了一手太极。

“早几年小翠不是这个样子,现在真是出落得人见人爱。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啧啧……”薛景辉一得意便露出了轻浮的本性,抬头见刘雅欣一脸的严肃,连忙给自己打圆场:“大嫂,我是真心喜欢小翠,每次见了她就有些情不自禁。你也是过来人了,你看这事……”

薛景辉也跟刘雅欣玩起了太极。刘雅欣直言自己现在不能表态,叫他容自己好好想想,再和小翠商议商议。薛景辉见刘雅欣没有再留自己的意思,便起身告辞,走之前还不忘再次恭维了一番刘雅欣。

小翠一直躲在内院大门后的门缝里看着薛景辉,见他走了就走出来。刘雅欣将薛景辉的意思转达给了小翠,同时也表示了自己对薛景辉的看法,觉得他油嘴滑舌的不可靠,要找薛景熙好好了解了解再说。小翠却认为能说会道是薛景辉的优点,认为跟着这样的男人不吃亏。刘雅欣不想和小翠争辩,只想着问过薛景熙再说,这种事只有找薛景熙才能问个明白,其他人多少会顾忌薛家同宗的面子,只有薛景熙口无遮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