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11.html


李臻装出了一副老实人的样子,感觉自己真的很象老实人,自我感觉良好地认为一直是实实在在的老实人,如果有人要说自己长得不象老实人,还真对不起父母给的这张脸,李臻很温顺地听从了两人的安排,朝后面的小平头走去,在走之前很自然地回过了头,看见了几米外的赵智,和赵智的目光交接的时候,李臻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很象平常给自己抓痒一样,赵智心领神会,也摸了摸鼻子.


张锦玮穿着一非常宽松的体恤,把整个屁股都被遮蔽住了,那支只能防身用的"74"手枪应该就别在腰间,妻子李蕾正坐在身边,脸上洋溢着一个快当妈妈的笑脸,显得格外的迷人,张锦玮这人不但聪明,而且一有事就非常的冷静,不过现在看到李臻被两个人若无其事的押走,会不会冲动?毕竟李臻是他的上级兼老丈人.


董潆只抬头望了一眼跟着别人走了的老公,心里暗想,老公这人今天是怎么了?好象和后面两个跟屁虫似的人很熟悉似的,继续聊天吧,他能有什么事,当初恋爱时碰上八个流氓对自己动手动脚,刚开始有点担心,八个流氓打李臻一个,后来是发现自己所有的担心都是白费,李臻一个人打八个流氓并且是一个都没有少的全趴下.


李蕾发现父亲有些不对劲,有些焦急地冲张锦玮说:"你去看爸怎么了?"


张锦玮握了握年轻漂亮妻子的手凑近李蕾耳根细声说:"放心吧,没事的,再说我这还有枪呢",他得安慰妻子,医生说了怀孕的女人不能受到刺激.


......


李臻终于走到了小平头跟前,仍然摆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点头哈腰朝小平头满脸堆笑.


矮个子朝小平头毕恭毕敬:"老大,人带过来了".


小平头闻声傲慢地扬起了脸:"是吗,那请客人坐下",说完指了指对面空着的位置.


矮个人:"是,老大",说完转过脸指着空位置朝李臻凶巴巴地说道:"过去,老实点,坐好了".


李臻刚坐下,这时从另一节列车厢过来三个人,穿着列车上的制服,边走边叫着:"查票了,把票都拿出来",李臻一阵惊喜,后面竟然跟着一个乘警,大约有四十岁左右,不过情绪马上又降到了零度以下,鬼才知道这列车上的乘警有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李臻马上肯定了这种想法,实在对这位乘警不抱任何信心,他最多也就吓吓那些试图逃票旅客吧,或许小偷见着也会罢手,关键的是现在用枪顶着自己的不是小偷,这世界上没有那位小偷会花大价钱买把枪带在身上,如果真有枪,小偷也会明目张胆地抢劫了.


"你的票呢?"


李臻回过神来,扬头看见一位年轻的列车员冲自己开口问道.


"喔......".


妈的,李臻暗骂了一句,票放老婆董潆的手提包里了.


"喂,你动作快点,把票拿出来",年轻的列车员催促道.


小平头跟两个手下已配合地拿出票递给了列车员,列车员验完满脸堆笑地把票还给了三位.


"喂,同志,请出示你的车票",乘警有所警惕地冲李臻客气的开口.


"他的票在我这",老婆董潆扬着手里的票,用她那黄莺般的嗓音朝列车员喊道.


这下麻烦了,让三个家伙知道自己还有一位漂亮的老婆,列车员和乘警神情缓和过来,朝前面继续查票,小平头朝两位部下使了一个眼色,一高一矮站了起来,朝董潆走去,李臻暗暗叫苦,真要是动起手来,如果董潆不在身边还好办,在身边肯定会碍手碍脚,李臻考虑着下步怎么办.


董潆紧挨李臻坐下,亲呢地搂着李臻的胳膊扬起笑脸说道:"老公,你朋友......",话还没有说完,整个嘴张成了大大的"O"形,眼神里写满了惊恐,因为她终于看清小平头手里对准李臻的黑洞洞的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