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四

深圳东子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刘雅欣坐的轿子行走在河阳街上。她伸出头看着外面,远远地看见了薛家大院门口的两盏灯笼闪烁的光亮和两座岗楼上值班的家丁。家丁早就看见了刘雅欣的轿子,马上走下岗楼,跑到大门前取下门闩,推开沉重的两扇大门。刘雅欣进了大门,从轿子中下来,问家丁薛景梅在哪里?家丁告诉刘雅欣,薛景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坐的轿子行走在河阳街上。她伸出头看着外面,远远地看见了薛家大院门口的两盏灯笼闪烁的光亮和两座岗楼上值班的家丁。家丁早就看见了刘雅欣的轿子,马上走下岗楼,跑到大门前取下门闩,推开沉重的两扇大门。刘雅欣进了大门,从轿子中下来,问家丁薛景梅在哪里?家丁告诉刘雅欣,薛景梅正在家里睡大觉。刘雅欣吩咐小翠等随从抱着奔儿悄悄地到后院安顿好,然后,她独自提着一盏灯笼出门,来到薛三家,把他从睡梦中叫起来。

薛三见刘雅欣半夜独自来访,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主动告诉她刘亚虎关押在薛家盐库里,送饭都是自己安排的,还派人给他换了药。只是,自己不方便带她去。刘雅欣表示理解,说只是找他问清楚情况。薛三对刘雅欣说盐库里只有两个家丁把守,在刘雅欣出门前又叫住她补充说,薛景梅的部队都在沂水河边驻扎。走出门口时又夸刘雅欣胆子真大,半夜就敢空着手走夜路。刘雅欣听出了薛三话里的意思,道了声谢走了。

刘雅欣急匆匆地赶了回去,到了房间门口示意站岗的薛永贵不要出声。进到房间见薛景梅还在呼呼大睡,他佩带的手枪很随意地挂在墙上,露出的枪柄发出瓦蓝色的光。刘雅欣悄悄地将手枪取出来藏在怀里,出来对薛永贵说她出去有点事,然后出门向盐库走去。

看守刘亚虎的两个家丁老远见有人来了,忙端着枪喝问,当看清楚是刘雅欣时,赶紧跑过来迎接,对刘雅欣半夜独自来到这里表示关心,并再三讨好说他们绝对没有为难刘亚虎。刘雅欣顾不上和他们啰嗦,进了盐库便问刘亚虎关押在哪个房间里,叫他们开门。

两个家丁为难了。开门吧,得罪大少爷;不开门吧,得罪大少奶奶。只好一脸苦相地请刘雅欣原谅,说大少爷说了,没有他的话谁也不能接近刘亚虎。刘雅欣理解两个家丁的苦衷,心里想着要救哥哥只能来狠的了。于是,突然对他们变了脸。

“你们怕大少爷要你们的脑袋是吧?”

“是是是。”两个家丁使劲点头。

“那我这个大少奶奶能不能要你们的脑袋?”

“能能能……”两个家丁鸡啄米一样地点头,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头,忙又使劲摇头说,“不能不能……哦哦,能能……”

两个家丁被能与不能绕得直犯迷糊。刘雅欣感到好笑,她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便换了一种口气对他们说:“我只是去看看我哥哥,他身上有伤。再说了,你们不让我看我哥哥,就不怕大少爷怪罪?就不怕我跟你们没完?”

两个家丁你看我,我看你,觉得刘雅欣说的有道理,便大着胆子说可以让她进去。

门打开了,借着灯笼的光亮,刘雅欣看见了倒在墙角一堆干草上的刘亚虎,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她高声叫着二哥推醒了他。负伤后的刘亚虎身体很虚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刘雅欣站在自己面前,心情复杂地叫了一声妹妹。

“雅欣,你真不应该来看我。”刘亚虎说完,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刘雅欣回头对两个家丁说她要和二哥好好说会话,叫他们走远点,确信他们走远了才又转向刘亚虎。

“二哥,我要救你。”

刘亚虎无力地摇头,说自己身上有伤,即使出去了也跑不远,刘雅欣告诉他刘亚忠带人在薛家陵方向接应,只要从这里出去就没事了。刘亚虎看着四面封闭严密的房间没有回答,刘雅欣知道他心里对逃生不报希望,焦急的叫他振作起来拿主意。刘亚虎说自己身上有伤,除非手里有一把枪,否则就没有办法治住那两个家丁。刘雅欣示意他不要出声,从怀里掏出薛景梅的手枪递给他。刘亚虎顿时眼前一亮,接过手枪拉开枪栓看了看里面黄澄澄的子弹,立即来了精神,又无不担忧地问她自己若是一走了之她怎么办。刘雅欣说你别管这么多了,我就不信他薛景梅还能把自己老婆孩子杀了去。

兄妹俩商量好后,刘雅欣叫两个家丁进来。两个家丁一进门就被刘亚虎用枪指住了脑袋,哭丧着脸乖乖地放下枪,不停地向刘雅欣叫屈。刘亚虎命令他们解下腰带,叫刘雅欣将他们捆绑结实,又用擦盐板的破布塞住他们的嘴巴。刘雅欣叫他们放心,明天她会在薛景梅面前保证他们的安全的。说完就带着刘亚虎出门,消失在夜幕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