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雅欣坐在扎着白绫的轿子里一路啼哭着来到娘家。一出轿门,见全家上下披麻戴孝,忙将奔儿交给小翠,快步奔向灵堂,扑倒在娘的灵前嚎啕大哭。

刘木匠从小翠手里接过奔儿,奔儿乐呵呵的喊叫着四处乱抓。刘木匠老泪纵横的逗着外孙,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说着家里发生的变故。

秀秀和小翠在一旁陪着哭得死去活来的刘雅欣,直到她哭够了才把她拉到一边,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

刘雅欣呆呆的听着刘亚忠的话,看着娘的遗像,眼泪再次扑簌簌的掉了下来。想到公爹去世刚一个月,娘又撒手而去,再想到身陷囹圄二哥,她的心都要碎了。这一个月里,她经历了太多痛彻心扉的悲痛,如果不是有了奔儿,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来。她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

刘雅欣执意要为娘守灵,刘木匠惦记着被俘的刘亚虎,告诉她救人要紧,叫她不要管娘的丧事了,赶紧回去想办法救刘亚虎。

“爹,你就叫我多陪陪娘吧?”刘雅欣哀求着。

刘木匠望着泪水涟涟的刘雅欣,心里又窜出了无限的怒火,他愤恨地大骂刘亚虎和刘亚峰害人害己,骂着骂着又蹲了下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了。片刻,才唉声叹气地对刘雅欣说:“唉,闺女呀,你是不知道,为了这两个孽子,我和你娘操了多少心?多少个晚上担惊受怕的睡不踏实呀!可是,亚虎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儿子,是你的二哥呀。现在,你二哥他性命难保,能救他的只有你了。”

刘雅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一面是刚去世的娘,一面是还有一线生机的二哥。自己回去能干什么?薛景梅难道会听自己的放了二哥吗?想到薛景梅被仇恨烧得通红的双眼,她在心里对自己说不会,绝对不会的,如果薛景梅能因为自己而放了二哥,他就不是薛景梅了。

刘雅欣正在心里想着,外面一个披麻戴孝的女人闯了进来,守在门口的张二小怎么也拦不住,那女人径自冲了进来,扑到在灵堂前高喊着娘放声大哭。刘雅欣愣住了,忙问爹这到底是谁?刘木匠告诉他,这是刘亚虎的老婆马玲。马玲从进刘家门到离开刘家,刘雅欣一直在北平,难怪不认识她。

刘雅欣继而了解到,马玲娘家在二十里外的马庄,嫁到刘家一年后,刘亚虎就拉起了队伍闹革命。马玲因为没有生育,又极力支持刘亚虎闹革命,被刘木匠一气之下赶回了娘家。刘木匠到现在都认为刘亚虎带着刘亚峰闹革命跟马玲的蛊惑不无关系。

刘雅欣心想,这毕竟是没见过面的二嫂,自己当小的不能怠慢了嫂子,她赶紧上前招呼马玲。马玲得知抓刘亚虎的人就是刘雅欣的丈夫薛景梅,哭着请求刘雅欣无论如何也要救自己的丈夫。尽管刘木匠不喜欢这个儿媳妇,但是在营救刘亚虎的问题上俩人态度高度一致。刘雅欣在爹的一再劝说和马玲的苦苦哀求下,终于强忍悲痛擦干眼泪,在夜幕降临前动身赶往河阳街。

刘亚忠带着张二小跟着刘雅欣一起去了河阳街。一行人在夜深人静时接近了薛家陵,兄妹俩分手,约好了接应刘亚虎的地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