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带兵出征的薛景梅心情是复杂的。他不是没想过充当这个急先锋的后果,如果自己和刘家兄弟刀兵相见,就凭他们那几杆破枪和军事素质,全部抓活的也未必不可能。他坚信自己能为爹报仇雪恨!这一点他非常自信。可是,一旦这样,自己这个家庭会再次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娇妻爱子会不会离他而去?在奔丧的那些天里,只有看着可爱的儿子,爹的横死带来的悲痛才有所减轻。媳妇也一直在自己面前小心翼翼,好像是她杀死了爹,还没有出满月的她已经被折磨得憔悴不堪,他不忍心再给她带来任何伤害。可是,堂堂男儿杀父之仇不报,岂不是枉在人世间走一遭,叫世人耻笑,将来还怎么在人前抬起头?想到这里,他又横下心来,心想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去想这些事了。

从济南到沂水县城要经过河阳街旁的大路。第二天下午,当薛景梅骑着高头大马率领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经过时,河阳街沸腾了。人们纷纷涌到路边观看这支全副武装的队伍,有叫好的,有惋惜的。叫好的认为儿子就该这样为爹报仇;惋惜的叹息一家人终于刀兵相见了。

薛玉章闻讯也赶到路边。薛景梅本想顺便回家看看刘雅欣和奔儿,可一见这么多乡亲们围观,又见三叔也在其中,一下子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回家,他似乎担心长辈们会有不同看法。于是,薛景梅佯装看不见薛玉章,昂首而过。薛玉章只有扼腕叹息,连忙回去安排对刘雅欣封锁消息,他不能让侄媳妇再遭罪了,万一有个好歹,怎么向死去的大哥交代。

薛玉章还没有走到薛家大院门口,小翠已经得到消息告诉了刘雅欣。这天的太阳不错,刘雅欣正坐在房间的窗下抱着奔儿逗他玩,窗外的阳光照在母子俩的身上,暖意融融的。小翠语气焦虑地将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刘雅欣,刘雅欣竟然一脸的平静。

“随他去吧,这已经不是我能操心的事了。”刘雅欣亲着奔儿的小脸,没再说什么。

“可是,万一大少爷有个闪失怎么办?”小翠口气中依旧透着焦虑。

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这个道理,读过书的刘雅欣不是不知道。可是,她也认真地分析过了薛家和刘家面临的难题,他相信大哥和爹的话,他们之间迟早会有一战,甚至不止一战。谁也无法改变这个残酷的现实。自从有了奔儿后,她将更多的感情倾注在了薛景梅的身上,没有他自己就不会成为一个母亲,难怪娘说女大不中留。想到这里,她的脸上有些发烧。她想起在北平时大嫂对她说过的话,做了军人的家属就随时都要面临痛苦和选择,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不去想太多,如果一定要想那就往好的方面想。她现今也是军人的家属,她终于品味出了大嫂话里的味道。大哥身经百战,大嫂若是没有坚强的心理支撑,恐怕早就垮了。

薛永贵蹲在门口拿着旱烟袋,慢条斯理的将旱烟锅伸进绣花的烟丝荷包里装着烟丝。烟丝是山东著名特产黄烟,成色非常的好,收割后晒干的烟叶除了透着诱人的金黄色外,还总是一副很湿润的表象,如同高明的厨师炒出的一盘青椒肉丝,叫你怎么看怎么觉得青椒是生的,一吃却发现不但熟得恰到好处,还什么味道都不差。山东地界的庄户人家都有自己积土而建的干打垒院墙,有的就将烟叶点种在房前院后。河阳街的人家也不例外,几乎都有自己的一两分烟地,种植的烟叶除了自己抽还可以换点油盐开销。遇到灾年,烟草就由薛玉山收购了去县里代销,因此大家种植烟草的热情不减。薛永贵独自一人过活,除了逢年过节必要的走动,基本不去官庄乡,把薛家大院当成了自己的家。并且,他跟在自己家一样在薛家的后院开了两分地种上烟叶,薛玉山不但没说他什么,还送了这个旱烟袋给他,以前用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薛玉山去世这些天,薛永贵每次摸出它,就很有一番物是人非的感觉。

薛永贵慢悠悠地点上烟,抬头见薛玉章急匆匆地走来,连忙站起来打招呼。得知薛玉章的来意,薛永贵告诉他薛景梅带兵前来的事小翠早就报信给刘雅欣了。薛玉章听罢,嘴里一个劲地埋怨小翠不懂事。可走到内院门口往窗子里一看,见刘雅欣正逗着奔儿。奔儿被逗得咯咯的笑着,刘雅欣脸上也洋溢出笑容。薛玉章感到很有些奇怪,但想到刘雅欣还在月子里,不想打扰她这难得的一丝喜悦,便返身悄悄地走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