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召妓入错房 91岁老太婆惨被奸污

圣旨 收藏 10 21845
导读:7月26日凌晨2时,中国广东省惠城区潼桥镇镇政府附近一间瓦房里,91岁的陈阿婆被扒掉裤子,旁边满嘴酒气、下半身赤裸的44岁男子温某因涉嫌强奸被陈阿婆的儿孙及邻居当场抓获。温某称自己酒后欲召妓,误入阿婆房间,因醉酒,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已记不清。 当地住户证实,附近瓦房里有卖淫女租住。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该案。 现场男子满嘴酒气 阿婆腿部流血 7月26日凌晨2时,惠城区潼桥镇镇政府附近一家大排档档主听到对面二楼住户一边跑一边隔着窗户大声朝他喊:“快去帮我看下一楼我妈出了什么事情。”大排档对面是一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7月26日凌晨2时,中国广东省惠城区潼桥镇镇政府附近一间瓦房里,91岁的陈阿婆被扒掉裤子,旁边满嘴酒气、下半身赤裸的44岁男子温某因涉嫌强奸被陈阿婆的儿孙及邻居当场抓获。温某称自己酒后欲召妓,误入阿婆房间,因醉酒,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已记不清。


当地住户证实,附近瓦房里有卖淫女租住。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该案。


现场男子满嘴酒气 阿婆腿部流血


7月26日凌晨2时,惠城区潼桥镇镇政府附近一家大排档档主听到对面二楼住户一边跑一边隔着窗户大声朝他喊:“快去帮我看下一楼我妈出了什么事情。”大排档对面是一排瓦房,最外面的一间住着二楼住户的母亲陈阿婆。


大排档档主称,当时有不少食客在吃消夜,一群人赶到陈阿婆房子的窗外,昏暗的光线下,能看到一名男子正在陈阿婆房里“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有小偷”,进入房内众人才发现,该名男子仅穿着一双袜子和上衣,下半身赤裸着趴在床上,陈阿婆的裤子也被扒掉。


随后赶到的陈阿婆的孙子事后告诉记者,当他冲进陈阿婆房间时,发现房间里一片凌乱,陈阿婆躺在床上,两条腿腿肚部位的皮肤全被擦破,鲜血直流。


附近闻讯赶来的住户称,当时大家意识到,该名男子可能对陈阿婆实施了强奸。一名住户称,当时他闻到该名男子满嘴酒气,众人将男子带出门外,问道:“你干嘛强奸阿婆?”男子称:“我不知道啊。我以为是鸡婆啊。”


医生阿婆乳部有按压伤痕下体红肿


陈阿婆今年91岁,育有5个儿女,现在已经四代同堂。她和最小的儿子一起居住。由于陈阿婆需借助轮椅行动,上下楼不方便。大约一年前,家人租了楼下相邻的这间瓦房给陈阿婆居住。


一家人特意在陈阿婆床前安装了一个“平安铃”,“平安铃”通往一巷之隔楼上儿孙的房间里,万一陈阿婆发生什么事情,她可以按平安铃求助。家人称,夏天的晚上,陈阿婆的房门都是打开着的,因为担心陈阿婆万一在房间里发生意外,锁着房门会耽误救助。


附近住户称,谁都没想到,当晚会发生这种事情。


警方接警后立即赶到。住户们告诉记者,该名男子在现场接受调查时,自称晚上喝了酒,过来召妓,看到陈阿婆的房门打开着,他就走了进去。男子称具体过程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随后被带走调查。


陈阿婆被送往当地医院接受治疗。医护人员称,当时陈阿婆全身多处擦伤,背部脊骨处有淤伤,胸乳部有按压伤痕,下体红肿并有擦伤痕迹。


温某醉酒欲召妓 误入阿婆房间


当晚,该名男子的身份即被确认,他就是住在不远处金星村的温某。昨日上午,记者来到温某家中,温某的哥嫂告诉记者,第二天上午8时许,他们才知道温某出事的消息。温某的哥哥立即赶到当地派出所,见到了温某。温某告诉哥哥,当天晚上他和几个朋友喝了酒,走到那条巷子里想召妓,结果发现其他瓦房大门紧锁,只有陈阿婆的房门是打开着,于是走进陈阿婆的房间里,随后发生的事情他已经记忆不清。


温某在陈江一间工厂从事保安工作。他的哥嫂及妻子均称,平日里喝醉酒后,温某会出去召妓。附近住户证实,有卖淫女租住在巷子附近的瓦房里。


这两天,温某的妻子多次赶来医院探望阿婆,先后给阿婆支付了3000元的医药费用。目前,温某已经被刑拘,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该案。


警方疑犯涉嫌强奸已被刑事拘留


警方昨日表示,犯罪嫌疑人温某对欲强奸女事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公安机关已对犯罪嫌疑人温某以涉嫌强奸罪刑事拘留。


警方表示,现已查明,温某44岁,陈江人,已婚,受害阿婆91岁,案发时,犯罪嫌疑人被当场抓获。


警方说,事发前,温某喝过酒,醉意中来到潼侨镇某市场对面一间没有锁门的一片漆黑的平房内,见一女人躺在床上,便将女事主衣服脱光,欲对女事主实施强暴时,被随后赶来的女事主儿子抓住并报警。


各方说法


温某的哥哥:我弟弟年纪这么小,说他要故意强奸91岁的阿婆,应该也是不合常理。我估计阿婆租住的房子里,此前可能有卖淫女租住过。我弟弟喝醉了就走进去。至于到底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弟弟自己都说记不清,只有待公安部门调查了。


阿婆的孙子:我们家人现在只希望阿婆能够早点好起来。至于温某到底有没有强奸阿婆,公安部门会调查出结论的。你看看阿婆的伤势,就算我们不告他(温某)强奸,我们都可以告他故意伤害的。


阿婆现状


陌生男子进病房 阿婆身体就发抖


昨日上午,陈阿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双腿裹着厚厚的纱布。尽管距离事发当天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仍然有血渍从纱布里渗透出来。医护人员称,陈阿婆腿肚的皮肤全部擦破,“如果一直有体液渗出来,伤口将很难愈合”。


家人请来护工巫大姐看护陈阿婆。巫大姐告诉记者,最初的几天里,一有陌生男子走进病房,阿婆都会十分惊恐,身体瑟瑟发抖。一开始,阿婆神志有些模糊,傍晚天黑时,阿婆都会嚷:“我不要住一楼了,我要住到二楼去。”


每天晚上阿婆都睁着眼睛不肯睡觉,熬到半夜时,她一定要拉着巫大姐的手,才肯入睡。巫大姐说,每当她想将手抽出来时,阿婆都会惊醒,后来她只能等到阿婆完全睡熟了,才慢慢将自己的手从阿婆手里抽出来。有时候睡着睡着,阿婆会突然惊醒,嘴里嚷着:“快来人啊!救命啊!”


现在阿婆的精神状态已经有所好转。昨日上午,她的几个孙子孙女赶来探望。一个孙子剥开山竹,用勺子喂到阿婆的嘴里,阿婆边吃边笑。几天前,子女过来探望时,她都叫不出子女的名字了,现在她已经能认得出这个孙子。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