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梅自从军起,就处处以一个优秀的军人来要求自己。升任军官后,他坚持每天身先士卒带着部下摸爬滚打的训练,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里踏实,才觉得自己像个军人。

这天,他总是觉得右眼皮跳,有种不好的感觉,便提前结束了训练,打算独自到军营外面走走。刚出大门一会儿,就看到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那熟悉的服装使他意识到这是薛家的家丁,一股不祥的感觉瞬间弥漫在全身,他快步迎了上去。家丁奔到他的面前,哭丧着脸向他报告了家里发生的事。薛景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震惊的差点一头栽倒,他只觉得两眼发黑,好一会儿才缓过劲神来,立即转身回营房和上司告假,拉过一匹快马与家丁直奔沂水县城。

薛景梅一路上想到爹现在生死未卜,心里宛如刀搅一般。小时候跟爹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不停地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想起爹从来不像许多财主一样,把孩子交给下人看管,自己当甩手掌柜,而是走到哪里就带着他到哪里。他想起娘过世后,给爹说媒的踏破了门槛,自己怕失去母爱再失去父爱,死活不同意爹续弦。这个年月,没有三妻四妾的财主本身就少见,爹为了自己最终孤身一人到如今。爹在他很小的时候就亲自教他识字读书,后来又是请私塾先生又是送他进县城学堂,再到送他到省城求学,从来没有因为自己只有一个儿子就不满足他读书的愿望和求学的理想。自己出门这么多年,爹忍受了多少无尽的孤独和漫漫的长夜啊!想到这儿,薛景梅不停地扬起马鞭抽打着马屁股,如一溜烟尘疾驰而过,家丁早就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济南距沂水县三百多华里。薛景梅的部队驻扎在济南西郊外,却也有二百多华里的路程。一路上都是凹凸不平的土路,这种路况却正好适合骏马奔驰。薛景梅在傍晚之前终于赶了回来。刚到医院门口,就听见里面传出一片哭声,他连忙跳下马,冲了进去。

薛景梅到此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儿子,他冲进病房才惊讶自己已经做了爹。面对惨死的爹和刚出生的儿子,薛景梅哭一会爹又看一会儿子,那种悲和喜的巨大反差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

小梅和薛玉林的大女儿鲜儿赶来。鲜儿早已出嫁了,这天正好带着儿子回娘家,见婆婆等几个家人都哭哭啼啼的,一问才知薛家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变故,忙将儿子丢给婆婆,拉着小梅来到这里。此刻,俩人一边痛哭失声一边劝刘雅欣克制自己,告诉她这样哭会回奶的,到时候可就苦了孩子了。薛玉林见状,忙叫她们俩劝刘雅欣带着奔儿出去。刘雅欣哭着不肯出去,薛玉林只得先安排后事。

薛玉林将小辈们全部叫到病房外面,先派人回河阳街报信,叫他们把薛家陵里上好的棺木抬一个过来收殓薛玉山,又安排几个家丁跟着小梅和鲜儿在县城连夜准备白布和其他丧葬用品。随后,薛玉林叫薛永贵找来大车,打算将薛玉山拉到清雅堂暂时安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