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三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老师和孩子已经等候在那里了,包括许多外乡的孩子。薛玉山心里默数了一下,大约有四、五十个年纪大小不一的孩子,与学校规模相比显得有些少,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

校长高满堂见薛玉山来了,急忙迎了过来。高满堂是河阳街的私塾先生,随着小学的开学在即,他的私塾也办不下去了。刘雅欣请高满堂来当校长。高满堂起初坚辞不受,可架不住刘雅欣三顾茅庐,终于感动了。高满堂不仅帮助刘雅欣理顺了许多教学上的事,还四处联络人脉请来了几位老师和校工,搭起了教学的骨架,这让刘雅欣省了不少心思。

高满堂和薛玉山互相作揖致礼,寒暄片刻。薛玉林和薛玉章等也陆续来到,开学典礼开始。高满堂请薛玉山给师生们训话,薛玉山简单说了几句后,想到自己这段时间一直不在河阳街,都是刘雅欣主持建校的事,便把她让到了前台。

对于薛玉山的安排,刘雅欣起初有点腼腆,但随后就落落大方的侃侃而谈。她从识文断字的重要性一直说到知识就是力量,连自己都奇怪今天怎么发挥的这么好。她想,也许这就是在北平读书时打下的基础吧。

周围的人都向刘雅欣投来敬意的目光。赵云小悄声对薛玉山说,有这么有水平的大少奶奶,将来薛家的孙子一定更有出息。

薛玉山抑制不住的高兴,对赵云小说自己对这个儿媳妇一直都是刮目相看的,现在唯一的心思就是希望自己家人丁兴旺。至于其他的事务,随刘雅欣怎么样都可以。

开学典礼结束后,刘雅欣感到累了,便坐在一边休息。薛景霞亲热地跑过来依偎着她,摸着她的肚子,问她喜欢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刘雅欣搂着薛景霞嘱咐她将来要在小弟弟面前做一个好姐姐,薛景霞非常郑重地答应着。

小翠递过来茶水,刘雅欣接过来嘬了一口,看着兴高采烈的学生们,突然发现仅有的几个女孩子都是薛姓门下的,便把高满堂叫来问话。

高满堂告诉她,河阳街的人家都觉得女孩子没必要读书,怎么做工作也不行;另外就是周围十里八乡的还有很多村子不知道,过几天学生能多一些。刘雅欣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叫高满堂把那些不愿意叫女孩子读书的户主们列个名单,叫薛永贵通知他们到薛家门上去。


刘雅欣回去大约有一袋烟的工夫,那些户主们三三两两的来到了薛家大院。薛家的佃户大春端着一海碗面疙瘩躲在人群后悄悄地吃着,见刘雅欣的目光扫向自己,连忙蹲下来低头扒拉着碗。刘雅欣坐在亭子里看着他们,半晌没说话,她在想着怎么开口。户主们以为刘雅欣不说话是生他们的气,便纷纷装起胆子求情说孩子读书的事不是他们不给大少奶奶捧场,实在是没有必要叫女孩子去读书,反正女孩子将来是别人家的人,本来就是赔钱的,还要送去读书……

刘雅欣本来并没有生气,听到这里却真的生气了,厉声打断了他们的话。几个带头说话的见刘雅欣动怒了,吓得灰头土脸的不敢吭声了。

一直缩在墙角没言语的大春扒拉完了碗里的饭,站起身慢吞吞地说,不是不想叫孩子读书,自己家儿子都读不起书,女儿就更别想了。刘雅欣说今年风调雨顺,收成这么好,为什么不可以叫孩子读书。大春说往年不是旱就是涝,连续过了两个灾年了,就今年好一点可刚刚还了麦收前借的一担粮食,还欠着薛家去年的租子没交,总不能为了两个孩子上学又欠一年租子吧?

大春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马上附和。刘雅欣这才知道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高满堂没有说到,那就是穷人的孩子、尤其是佃户们的孩子上不起学。这个问题一下把她难住了,她不能当场作出决定,一是因为公爹在家,按照惯例是他拿主意;二是自己毕竟过门不久,太张扬了会使公爹难做。可也是,自己当初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于是,刘雅欣叫他们先回去。

人都走后,刘雅欣坐在那里闷闷不乐。

薛玉山回来了。薛三在村子里通知户主们时遇到他,向他汇报这个事。他没有表态,默默地走了回来。进了大门,见刘雅欣抚摸着肚子一副发愁的表情,不禁有些心疼没有出生的孙子。薛玉山叹了口气,走上前询问了刘雅欣一会儿情况,告诉她,还是那句话,河阳街的事全部由她做主。见薛玉山这样表态,刘雅欣开心的笑了。

“爹,这个问题我一开始没有考虑周全,我准备拿自己的私房钱资助一些孩子读书。”

“不必了,我可没要求你这样。我不是说过了,薛家在河阳街的事全权交给你打理吗?你呀,注意好自己的身体我就放心喽。媳妇,你是薛家的大少奶奶,以后这种问题就不要顾忌我了,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薛玉山说完,朝后院走去。

随行的赵云小试探地问薛玉山是不是太宠着儿媳妇了。薛玉山回头看了一眼刘雅欣,小声说自己是宠着快要出世的孙子,媳妇心情要是不好,万一出个意外怎么办?也无法向儿子交代。再说了,自己老了,对钱已经没什么概念了,就是想抱孙子。其他的,她爱折腾就折腾去。同时又补充说,他能看出来,刘雅欣是个精明强干的人,会打理好薛家的一切事务的,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是放心的。

刘雅欣陆续了解到,许多孩子去学校读书的孩子的家庭都是以粮食、鸡蛋甚至编织的扫把充作学费的,看来这个问题自己确实疏忽了。于是找高满堂商量。高满堂表示收这些东西实在也为难,可不收就意味着流失更多的学生。刘雅欣告诉他只要有就收,给学校灶房用,实在读不起书的只要是河阳街的就由薛家视情况出资。

这样一来,读书的孩子多了起来,再加上周围村庄的孩子们陆续到来,到了冬至那天,河阳街小学的学生规模已经基本坐满六间教室了。

刘雅欣快要分娩了。薛玉山长期在县衙脱不开身,便三天两头的托人捎来信和各种用品。考虑到刘雅欣是见过世面的人,薛玉山还专程派人去济南购买了一些西洋人带孩子的物品,拉了一马车送了过来。

这天早晨,刘雅欣一起来就看到了这么多叫人眼花缭乱的物品,她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这些都是薛景梅该操心的事呀!想到这儿,她又开始思念薛景梅,她想象着薛景梅知道孩子生下来后那种做了爹的喜悦,她一定会更加疼爱她,自己以后有了儿子的陪伴,就不会在漫漫长夜中感到寂寞了。她还想象着儿子会是什么样子,长得像谁?会不会很调皮……想着想着,一股甜蜜感席卷了全身。

这时,一阵喧闹声惊醒了沉浸在柔情蜜意中的刘雅欣,她急忙出门,只见刘亚忠气喘嘘嘘的牵着马闯了进来。刘亚忠脸色严峻,煞白中透着一股子惊恐,刘雅欣猛地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问出什么事了。刘亚忠看了一眼刘雅欣隆起的肚子,犹豫了一下,把她拉到房间里,给了她一封信,接着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刘雅欣还没有听完就昏了过去。

刘雅欣在昏迷中早产了,住在薛家的郎中和奶妈等下人七手八脚的忙碌了半天才保住了他们母子的安全。

刘雅欣从昏迷中醒来,看了一眼襁褓中的儿子,眼中带泪笑了一下,又放声大哭。大家全部慌了手脚,薛三和赵云小等人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薛永贵一把抓住刘亚忠质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刘亚忠有些害怕的支支吾吾着不敢说,刘雅欣隔着窗子哭叫着告诉刘亚忠她们母子平安,叫他赶紧回去报信。

刘亚忠急匆匆地走了。刘雅欣断断续续地告诉小翠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小翠当时就吓呆了。刘雅欣吩咐小翠出去告诉薛三和赵云小。薛家大院立时就乱了套。

原来,就在这天凌晨,刘亚虎率领临沂红军游击支队攻打了沂水县城,薛玉山在混战中被子弹击中腰部。事件的起因是刘亚峰在县城购买了一些药品,回去后发现挺容易的,没有想象中控制监视的那么严,胆子便大了起来,又带了更多的人手去县城购买药品和必需品,结果不小心暴露了身份,引发枪战,最后被庞少宏带领军警抓捕。刘亚虎闻讯后率领队伍袭击了沂水县城,一把火烧了县衙和警察局,救走了刘亚峰他们。薛玉山在县城的清雅堂就在县衙隔壁,见有人来攻县衙,本能的指挥家丁们夹击游击队,增援县衙,不幸被乱枪打中。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眼看就不行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