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一个多月后,河阳街小学终于初具规模。

望着一字排开的校舍,刘雅欣感到有种说不出的欣慰。她很奇怪自己现在的举动怎么就跟在北平求学时老师说的一样,颇有点教育救国的思想了?她打算给薛景梅去一封信,说说自己的成就感。可一想到薛景梅走后到现在也没给自己来信,顿时很生气甚至委屈,独自默默地坐在一边。

小梅带着三岁的儿子小栓来到刘雅欣身边,刘雅欣抱起小栓逗着。小栓看着校园周围种的花草,闹着要挣脱了刘雅欣跑去摘花玩。刘雅欣佯装生气的喊着小栓,小梅挡在她的面前,拿出一封信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刘雅欣一看牛皮纸信笺上龙飞凤舞的毛笔字,就知道是薛景梅的来信。刘雅欣上前抢信,小梅故意不给她。俩人闹了一会儿,刘雅欣才抢到了信打开阅读。

薛景梅在信中开篇就诉说军务繁忙,实在抽不出时间给她写信。刘雅欣看到这句话就有些生气,赌气不看。小梅问她怎么了,刘雅欣一副很生气的样子不回答,却突然弯下腰使劲地呕吐。小梅一下子慌了手脚,急忙拍着她的背问她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刘雅欣摇头否认。小梅猛地意识到她这是怀孕了,赶紧扶她回家并且请了郎中前来诊断,当郎中摸着山羊胡子恭喜刘雅欣时,刘雅欣的眼中忽地涌出了泪水。

夜晚,刘雅欣特意在烛台上点燃了那对没有燃尽的那对巨大的红烛,伏在桌子上给薛景梅写了一封情深意切的信,将自己无比的思念和河阳街小学建成的事告诉了远方的薛景梅。

薛玉山在县城有一套宅院“清雅堂。”清雅堂前门直对着县衙,后门是县城最热闹的街道商埠街。商埠街几乎半条街都是薛家的商铺,丝绸茶叶陶瓷等买卖应有尽有。薛玉山平日里在衙门做事就住在清雅堂,顺带着把这里当成了经营薛家生意的办公室。薛玉山最近公务繁忙,一直没顾得上回河阳街,只是有事差人捎个口信过去。接到儿媳妇怀孕的消息后,薛玉山放下手中的事务连忙赶了回来。

薛玉山一回来就请了最好的郎中和奶妈,要他们常住薛家直到护理完月子。想着自己终于要当爷爷了,薛玉山做梦都笑出声来。他特别吩咐下人们不论什么事都不许在院子里弄出大的响动,以免惊扰了大少奶奶,就连半夜里听到动静就爱狂吠的麦克也被薛玉山寄养在了薛玉林家。

见老爷对大少奶奶怀孕如此重视,薛家的下人们做事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出响声。往日热闹非常的薛家大院突然在大白天也静悄悄的,很是叫过往的人感到不习惯。为了彻底贯彻薛玉山的指示,每逢集市,薛景熙都安排家丁在薛家门口五十米内禁止贩卖。如此一来,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薛家大少奶奶怀孕的消息。

刘雅欣对公爹的这种安排很不习惯,整日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更使她感到很沉闷。好在嫁妆里又很多书,她就时常看书打发时间。小翠给她出了个主意,叫她在家里接受孩子们的报名,为学校开学做准备。刘雅欣连声说好,便忙着对河阳街的孩子们摸底,登记造册,同时给爹捎去信,请他组织一批木匠为学校赶制桌椅,为即将开课的河阳街小学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