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三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天刚蒙蒙亮,薛景梅就起床了,这是多年的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刘雅欣害羞地睁开眼睛,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丈夫,也想跟着起来。薛景梅俯下身吻了吻她,关切地叫她多睡一会儿,随后收拾停当,戎装整齐的走出房间。 薛家大院此时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声鸡鸣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天刚蒙蒙亮,薛景梅就起床了,这是多年的军旅生涯养成的习惯。刘雅欣害羞地睁开眼睛,睡眼朦胧的看了一眼丈夫,也想跟着起来。薛景梅俯下身吻了吻她,关切地叫她多睡一会儿,随后收拾停当,戎装整齐的走出房间。

薛家大院此时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声鸡鸣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即将开始了。内院门口上方的两盏大红灯笼还在微风中闪着亮光,照的院子里到处都是一闪一闪的朦胧。薛景梅出门走了几步,带有一丝眷恋地回头望了望洞房,这才走出内院来到大院里。

薛家大院坐北朝南,分内院和外院,占地近三亩,前院大后院小,两米高的清一色的青砖围墙将其包裹成典型的深宅大院。前院东角和后院的西角各有一座高度八米的三层岗楼,东西对应的两座岗楼在视野上不留死角,站在岗楼上可以看清楚整个河阳街的一景一物、一举一动,并且和北河阳东角的薛玉林家、西角的薛玉章家院子里的岗楼在火力上得以相互支援,形成一个铁三角的火力网。前院留出了诺大的空地,沿着围墙错落有致地栽着数十株山楂树、枣树和香椿,树的四周配种着一些紫藤和木香等花草,此刻正在一丝暖意的春日中静悄悄的绽放。靠近围墙处有一座造型别致的雕花亭台,一座假山紧靠着亭台相互衬托。假山下有一口井,井台上立着一副辘轳,井口旁边有两条粗大的竹子卡在两块大石头中间,这是通往后院的灶房和家丁以及下人住处的水源。顺着巨大的石材为基座的高大门楼看过来,门楼和位于正中间的内院大门平行成一条笔直的线,正门外就是河阳街的中心。站在高处看,薛家大院正好处在河阳街的中轴线上,在一片低矮的泥巴青砖房子组成的村子里显得鹤立鸡群。

薛家养的大狼狗“麦克”悄悄地跑到薛景梅脚边,摇着尾巴向他示意。麦克这个名字是庞少宏给起的,以示它的正宗德国黑贝的身份。

麦克是薛玉山五十大寿时庞少宏送给他的礼物。庞少宏早年在省城济南当狗贩子,专门繁育各种纯种外国狗卖给有钱人和闲得无聊的阔太太,他把自己嫉妒的中国人的名字安在狗身上卖给外国人;再把他知道的外国人的名字安在狗身上卖给中国人。

庞少宏做狗生意有他的独门法宝,他在卖狗之前在肉块里夹了鱼钩给狗吞下。这样一来,大部分狗卖出去之后没多长时间就开始萎靡不振,进而死亡。这种方式即使再有经验的兽医也检查不出任何毛病,因而也不影响他的生意。这个秘密,庞少宏只在一次醉酒后告诉了他老婆。后来庞少宏在外面包了两个姘头,老婆知道后和他闹得不可开交,在大庭广众之下的争吵中说出了这个秘密。可想而知,庞少宏没有丢了性命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此后,他收拾细软逃回沂水县老家,靠着金钱巴结上了史登高进了衙门做事,直至坐上警察局长的宝座。

薛家产业太大,所以和历任警察局长都得搞好关系。薛玉山经常给庞少宏一些好处,作为回报,庞少宏把麦克送给薛家看家护院。麦克灵敏机智凶狠无比,村子里的狗见了它都绕着跑。薛玉山非常喜欢麦克,经常带着他四处巡视。

狗通人性这话一点不假。薛景梅几天前一进家门,这条平日里无比凶恶的狗就从院子里的人对他毕恭毕敬的行为上判断出了他的身份,在他面前从来没有吠过,每次见了他都极其友好的摇着尾巴跑过来。薛景梅摸了摸它的头,麦克又亲昵地摇了一会儿尾巴,满意地跑开了。

站在岗楼上的家丁看见薛景梅,立即高声问好。薛景梅看了看灰蒙蒙的天色,举手示意他安静,然后转身往后院走去。回来几天了,自己还没有去过后院。这也难怪,院子实在是太大了,再说自己也没那个心情。而今天不一样,薛景梅的情绪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好过,他决定到后院走走,免得爹总是说他对这个家漠不关心。

薛景梅沿着外院和内院间宽阔的过道行走,这才想起来昨天竟然一天没抽烟。奇怪,什么事情叫自己连抽烟都想不起来了。想到这里,下意识地伸手一摸口袋,竟然有一包没开封的老刀牌香烟,顿有所悟的自言自语说这是喜烟呀,自己这个新郎官竟然还没有抽过自己的喜烟。也许是昨天的一天太叫人回味了,早上是自己不情愿的接亲,下午是几个舅哥的大战,再到夜晚无比甜蜜的洞房花烛夜,从情绪低落到得意洋洋又从惊心动魄再到令人销魂的温柔乡,昨天一天真是演足了好戏,哪里还顾得上抽烟这档子事。想到这里,薛景梅不由得笑了,他弹出一支烟,摸出火柴点着,有滋有味地抽着。叼着烟背着手,军官派头十足的慢慢走到后院。

这时,天际的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整个后院清晰的展现在眼前,各种略显凌乱的建筑再加上宽大的马厩和一些树木的遮挡,空间就显得有些狭小。薛玉山家由于人丁不旺,下人中的女性都住在内院,后院男性下人住的地方就给人以乱糟糟的感觉,地面也似乎几天没有打扫了。

薛景梅来到竹子尽头下的蓄水池旁,吐掉烟头,看了看蓄水池里清澈的井水,弯下腰洗了把脸,掏出手帕擦干脸和手。诺大的灶房里,已经有人在忙碌着早饭。他抬头看岗楼,看不到人,里面也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息,便抬腿朝岗楼走去。岗楼的门是虚掩着,薛景梅轻轻地推开门爬到了岗楼顶。

到了顶楼一看,两个夜班家丁正靠墙坐在地上抱着枪睡的正香。薛景梅走到他们近前看了看,伸手将其中一个怀里的汉阳造抽了出来,拉了拉枪栓。两个家丁这才猛地醒来,见薛景梅站在面前,顿时慌的不知所措,连忙站起身大少爷长大少爷短的赔着不是。薛景梅心情好,不但没难为他们,还给他们每人递了一支烟。两个家丁受宠若惊的直夸大少爷心眼好,再三表示是昨天大少奶奶进门他们高兴的喝多了,平时绝对不是这样的。

薛景梅没再听他们絮絮叨叨,双手扶着岗楼边沿,身体前倾,饶有兴致地看着薛家大院和整个河阳街。河阳街东西两边与自家大院遥遥相对的二叔家和三叔家各有一座岗楼,两家院子都只有自家院子的一半大,门楼和岗楼的高度也没有自家的高,许多人都认为是因为薛玉山比两个兄弟手里多了一个经管盐务的官差,所以更加阔气。其实这不仅是财力上的区别,主要是当地风俗不允许做小的房屋超过做大的,就跟农村族长家的房子门楼一定要比别人家的高是一个道理。

薛景梅饶有兴致地观看了一会儿,天已经大亮了。几天前的一场春雨使村子西边的沂水河水位上涨,湍急的河水使沂水河显得更加宽阔。沂水河发源于沂蒙山脉,九曲十八弯地缠绕在广袤的山脉中,滋润着沂蒙山区的土地和人民。河阳街旁通往县城的道路全是依沂水河而建。薛景梅每次回家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河水带来的家乡的气息。河边已经有农妇在浆洗衣服。薛景梅突然想起该和媳妇一起去给爹请安了,便走下岗楼快步往内院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