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七

深圳东子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薛玉山坐在房间桌子边,有滋有味地喝着茶,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账房先生赵云小坐在他的对面,面前摊着一个账簿,似乎在等待薛玉山的指示。薛玉山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掀着茶杯盖子连续啜了几口茶,放下茶盏,一只手摊在桌子上,五指轮流敲击着桌面,好像在得意着什么。 赵云小指着账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玉山坐在房间桌子边,有滋有味地喝着茶,脸上挂着欣慰的笑容。账房先生赵云小坐在他的对面,面前摊着一个账簿,似乎在等待薛玉山的指示。薛玉山一手端着茶盏,一手掀着茶杯盖子连续啜了几口茶,放下茶盏,一只手摊在桌子上,五指轮流敲击着桌面,好像在得意着什么。

赵云小指着账簿:“老爷,你看……”

薛玉山摆了摆手打断赵云小的话:“没什么好看的,大喜的事嘛,花销多少都是无所谓的。薛家到了我这一辈男丁不旺,我可好,就这一个独子,还拖到二十五才成家。这些年,我寂寞啊!”

薛景梅走到门口,听见薛玉山的话,不由得停住了脚步。里面的对话又清晰地传了出来。

赵云小说:“老爷,今天大少爷总算完婚了。你呀,就等着抱孙子享清福吧。”

薛玉山说:“那感情好。唉,这个小兔崽子,当初死活不愿意我给他说的这门亲事,还一百个不情愿的跟我在信里打架。可今天你看他见到媳妇的那个馋猫样子?”

薛玉山和赵云小笑了起来。薛景梅感到一阵尴尬,不想叫他们再说下去,便推门走了进去。

赵云小见薛景梅进来了,起身想走。薛玉山止住了赵云小,接受了薛景梅的请安,对他简单说了几句话,打发他赶紧回去陪媳妇。

薛景梅回到房间,见刘雅欣背对着自己不声不响地收拾着床铺。他关好门,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虽然一回来就见到了自己的洞房,可当时看着几乎没什么感觉,现在这才觉得原来洞房布置的是那么温馨,深红色的雕花大床上挂着红色的幔帐,梳妆台上摆放着一些女人用的家什,花花绿绿的煞是好看。洞房正中间摆着一张八仙桌,爹曾经私下里悄悄告诉他,这个桌子外面包着一层楠木板,里面才是真正的桌子,是一张黄金打造的桌子,沉重的好几个小伙子都抬不起来;爹还告诉他,那个沉重的衣柜后面挡着的墙是空的,是一堵专门放置金银财宝的夹壁墙。自己当初对爹说的这些毫无兴趣,只是关心将要来到这个房间的女主人是不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能不能给自己带来幸福。

薛景梅此刻从心底里感谢爹的安排,觉得爹是有眼光的,从当年送自己出去求学到安排自己的终身大事,爹的每一步都做的这么合自己心意。看来,“知子莫若父”这句老话真得是有道理。

刘雅欣换上了一件火红的夹袄,腰身显得更加妩媚,薛景梅痴痴地看着刘雅欣的背影浮想联翩。这时,刘雅欣站直了身子,抬起左手整理了一下脑后的发髻,露出白皙的半截胳膊,手腕上套着一个金黄色的玲珑精巧的手箍,纤纤玉指与曼妙身姿给了薛景梅无限的遐想。此刻,他看到那些沉重的、当时看着那么冰冷没有生气的深紫色的家具,现在都活灵活现起来,给人以暖意融融的感觉,难怪老辈人说有女人的家才算是个家。薛景梅回想起当年考取黄埔军校时的情景,感慨自己金榜题名时和洞房花烛夜都有了。想到这里,忍不住关好房门走了过去。

刘雅欣听到身后的动静,知道是薛景梅回来了,站在原地没有动。薛景梅走上前,从后面抱住刘雅欣,清楚地感觉到了她身体的颤栗。他体验了一会儿这撩人心魄的颤栗,这才双手扳过她的身子。刘雅欣害羞地将脸埋在薛景梅胸前不敢看他,两人都能够听到对方剧烈的心跳。薛景梅的脸贴着刘雅欣的头发,贪婪地闻着她的阵阵发香和体香,许久才稍稍平静了一点,将刘雅欣抱起来放在床上,拉下了幔帐。

烛台上,那对巨大的红烛上,两朵炙热的火苗忽而交织在一起,忽而又害羞地分开,忽而再次长久地并在一起跳跃着燃烧,汩汩而下的蜡油彷佛两行喜极而泣的泪水。洞房里飘溢出陶醉的呻吟,皎洁的月亮在夜空中悄悄地窥视着这片静谧的孕育着神奇的土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