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刘家兄弟一番折腾后不欢而散,大家也都没有了喝酒的兴致。刘亚龙看看时辰不早了,便向薛玉山表示了一番道歉,然后离开酒席,招呼薛景梅到客厅喝茶,问他今后有什么打算。

刘亚龙很随意地说着话,不时将右手中的一根喜烟放在鼻子下闻一闻,又放在桌子上。薛景梅却显得很紧张,他毕恭毕敬地回答着刘亚龙,并且几次习惯性地立正。刘亚龙摆摆手,叫他不要拘泥世俗礼仪。可薛景梅还是有点放不开,毕竟这是坐在比自己高许多个军阶的中将面前。他小心翼翼地向刘亚龙讲述着自己从军的经历和理想。刘亚龙表示很满意,但话题的中心还是希望他善待自己的妹妹。刘亚龙拍着腰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告诫薛景梅,要是敢欺负自己的妹妹,他手里的枪可不是吃素的。

薛景梅再次感到紧张。刘雅欣进来听到了刘亚龙的话,撒娇般地奔过去搂着他的肩膀埋怨他这样对待薛景梅。场面变得很温馨。薛景梅感到放松了许多。

刘亚龙起身告辞。刘雅欣约他三天后回门再见。刘亚龙表示军务繁忙,怕是明天就要赶回去。他表示,自己对薛景梅很放心,相信他们能生活的幸福。又说了一些嘱咐和祝福的话这才动身。

刘亚龙一行在刘雅欣的依依不舍中走了,其他人便也陆续告辞。薛家忙碌着收拾完残局,天已经黑了。

薛景梅的几个堂姊妹吆喝着要闹新房,刘雅欣一脸疲倦地表示实在是太累了。堂姊妹们不依不饶的坚持要闹,年纪小小的几个堂妹也跟着起哄。薛景梅用眼光向薛景熙求援。薛景熙瞪着眼睛吼道:“他妈的今天就够闹腾的了,还嫌不够?都给我滚回去!”

薛景熙在同辈兄弟中排行老二。薛景梅平日里不在家,他就是整个薛家平辈中的顶梁柱,兄弟姊妹们之间的事都是他说了算,再加上性情火爆,大家都有些怕他,见他这么说,便一哄而散。

薛景梅见大家都走了,笑着对薛景熙说:“也就是你了,放到我,真不好意思用这种口气和姊妹们说话。”

“大哥,你是常年不在家,不了解他们。这帮家伙可没你想的那么忠厚,个个都是没上笼头的牲口,给鼻子就上脸。”薛景熙说到这儿,突然一脸坏笑地说,“不过嘛,你和嫂子连闹洞房都省了,该不是想着早点那个吧?”

刘雅欣霎时红了脸。薛景梅哈哈大笑着对薛景熙说你也赶紧给我滚吧,说完欲抬腿踢薛景熙。薛景熙赶紧跑了出去,临出门了还冲着薛景梅做鬼脸并对着岗楼上的哨兵大声警告今天晚上要严密监视洞房,发现偷听墙根的立即就地正法。薛景梅和刘雅欣看着薛景熙的背影笑了一会儿,这才手挽手走进内院,来到洞房。

小翠在洞房的烛台上点燃了一对巨大的红蜡烛,望着窗子上剪贴的一对大红囍字发呆。薛景梅和刘雅欣进来。刘雅欣对小翠道了声辛苦,小翠将刘雅欣拉到一边说了几句闺蜜之语。刘雅欣听后,假装生气抬手欲打小翠。小翠赶紧跑了。

初涉两人世界的刘雅欣显得很羞涩。她和薛景梅单独坐了一会儿,互相说了几句暖心的话,薛景梅突然想起爹辛苦了一天,要去问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