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景熙等人一路高喊着跑回去,又拿出许多锣鼓和脸盆使劲敲打着满村子跑着吆喝,喊声响彻了河阳街的大街小巷。

薛玉山长长的松了口气,兴高采烈地吩咐手下赶紧重新安排酒席。不多时,鞭炮声噼里啪啦地再次炸响了天空,喜庆的气氛又一次洋溢在河阳街,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来到薛家门前,坐在酒席间谈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这时,两支装束截然不同的武装人员极不协调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骑马的一支清一色的德制鲁格P08手枪,戎装整齐耀武扬威,一副不可一世的神态;步行的一支肩上扛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头戴八角帽,穿布鞋打绷腿,老土布缝制的灰色军装给人感觉有些衣衫褴褛倒也干净整洁。

人们在刚才薛景熙等人的叫喊声中已经知道了这是刘家四兄弟分属的两只队伍——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武装。

薛景梅夹在两支队伍中间感慨万千。他做梦也想不到,刘家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势力,还分属两个党派,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在战场上兵戎相见。

两拨人马在众人的议论中来到薛家大院门口。刘雅欣激动地跑出来奔向哥哥们。有好热闹的起哄新娘子就这么抛头露面了。薛景熙及时向他们瞪起了眼睛,几个人立即讪笑着闭嘴。薛景熙随即过去给他们递烟,算是恩威并重一回。

刘雅欣轮流抱着哥哥们,激动地语无伦次,热泪滚滚而下。尤其抱着大哥刘亚龙更是亲昵万分。薛景梅从他们的叙述中得知,刘雅欣八岁就离开家乡,跟着时任保定警备司令的大哥生活在一起,又跟大嫂在北平上过学。薛景梅很得意,这样漂亮又受过教育女子成为自己的媳妇真是自己的福分。薛景梅这样想着,心情越发好了起来。

大家客套完毕,在院子里落座。

刘亚龙和史登高被让到了上座。史登高战战兢兢地不敢坐下,刘亚龙和气地招呼他两次,史登高这才擦着汗坐下,随即双手端起酒杯,恭恭敬敬地给刘亚龙敬酒。

“卑职史登高,今日能与刘将军同席而坐,实乃三生有幸。刘将军年轻有为,乃我沂水县有志青年之楷模,亦是沂水县黎民百姓之骄傲。卑职代表沂水县父老乡亲,诚心敬将军一杯酒。请满饮此杯。”史登高一脸的谦恭。

“哈哈,我配枪的时候从不喝酒。今天高兴,就破个例。”刘亚龙豪爽的举起酒杯,“来,大家一起干了。”

薛景梅刚想起身敬酒,刘亚龙止住了他。薛景梅连忙问有什么吩咐,刘亚龙说还能有什么吩咐,问他刘雅欣去哪里了。薛景梅回答刘雅欣回房间去了。刘亚龙一挥手叫薛景梅把刘雅欣叫出来入席,说咱们当兵的没这么多迂腐的讲究。大家随之附和着,薛景梅忙放下酒杯,转身去了内院洞房。

刘亚忠端着酒杯起身,提议兄弟五人干一杯。刘亚虎说了声好,兄弟们起身碰杯,坐下。

刘亚龙看了一眼刘亚虎,又伸手摸了摸刘亚峰单薄的衣衫,轻微地叹了口气。说:“亚虎,亚峰,我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跟共产党走?和政府作对会有什么前途?你们也不想想,就凭共产党那几个人,那几杆破枪,能成什么气候?”

刘亚虎笑着说:“大哥,咱们兄弟们难得一见。今天,还是不谈政治吧?”

刘亚峰接话提议大家拉拉家常。刘亚龙严厉地瞪了一眼刘亚峰。刘亚峰知趣地不再说话。

“谈政治怎么了?亲兄弟之间有什么好忌讳的?”刘亚龙继续劝说刘亚虎,“亚虎,你还是听我一句话,别跟什么共产党鬼混了。这种叛党早晚要被党国剿灭,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当大哥的保不了你。你和老三还是跟着我干吧,我给你们时间,好好想想。”

刘亚虎很不习惯刘亚龙盛气凌人的当众贬损自己的信仰,刚想发作,又想到场合不对,便没再说什么,脸色变得不太好看,端着酒杯默默地想着什么。

刘亚峰和刘亚伟正与刘亚忠兴高采烈地说着家常。刘亚忠和几个哥哥不同,即没有他们的身材高大也没有他们的相貌堂堂,而是笑眉笑眼一脸的憨厚。兄弟三个正说得高兴,无意中发现刘亚虎表情严肃,便一齐看着他。

史登高又端起酒杯招呼刘亚龙。刘亚龙不得不应付一下,他被史登高的谄媚引开了注意力,没有看到刘亚虎严肃而又不悦的表情。

“刘将军,卑职身为沂水县的父母官,一直没有关照好将军的家人,甚是惭愧!听闻将军海量,卑职再敬你一杯,当是向将军赔罪。请将军赏脸!”史登高再次端起了酒杯。

刘亚龙知道史登高想说什么。自己少时入私塾读书,后因家贫辍学,随爹学习雕花木匠,同时兼习书法、绘画。后入沂水县衙做事。1912年因得罪权贵惹了官司,被官府追讨,只得逃亡东北投靠奉军。直到1920年升为团长,编入国民党军队,在沂水县的官司才不了了之。刘家此后也靠着自己带回的银元购置田产,慢慢开始了发家致富。史登高旧话重提,无非是担心自己把当初的火气发泄到他身上。刘亚龙想到这里,见史登高还端着酒杯毕恭毕敬地站着,不由得哈哈大笑。

“史县长就不必提那些陈年旧事了。当年,你不过是个县衙知事,此事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再说,我也早就不过问那些事了。”

“惭愧惭愧!如此,卑职自罚一杯。”史登高仰起脖子干完了酒。

刘亚龙话里有话的对史登高说,今天是他妹妹出嫁和兄弟团聚的日子,叫他不必拘礼。史登高久居官场,深谙场面上的客套话。他听出了刘亚龙话中的弦外之音,连忙讪笑着鞠躬告退。

刘亚龙看了一眼四周,问薛景梅和刘雅欣怎么还不出来。刘亚忠说刘雅欣刚才说要去好好洗把脸,换身衣服。刘亚龙打发刘亚忠去叫他们快点,刘亚忠应声跑进去找薛景梅和刘雅欣。

刘亚龙觉得说话方便了,这才又对刘亚虎开了口,以兄弟之情继续劝说刘亚虎不要在在歧途上越走越远。刘亚虎再次表示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刘亚龙有些恼怒,口气变得咄咄逼人,严厉告诫刘亚虎自己是念及兄弟之情才和他说这么多,奉劝他不要做丢刘家脸面的事,更不要拉上刘亚峰。刘亚虎强忍怒火解释刘亚峰不是小孩子,会选择自己的道路,提醒刘亚龙不要干涉自己救国救民的信仰。刘亚龙大笑,嘲笑刘亚虎信仰响马。刘亚虎终于被激怒了,不客气地回敬刘亚龙。气氛开始变得紧张。刘亚峰和刘亚伟不知所措地望着两位哥哥。

“大哥,我们都是军人,军人有军人的说话方式。”刘亚虎考虑这毕竟是面对自己的大哥,语气还是缓和了许多。刘亚龙并没有缓和的意思,他抬手一指刘亚虎,突然觉得不合适,就指向一旁酒桌上刘亚虎带来的红军战士们冷嘲热讽道:“你自己看看,这就是你说的军人?他们能叫军人吗?简直是散兵游勇,连响马都不如!”

刘亚虎轻蔑地看了刘亚龙一眼,微微一笑,继续默默地喝酒。刘亚虎不屑一顾的态度深深地刺激了刘亚龙,他越说越激动,拍着桌子训斥说如果不是看在兄弟情分上,今天势必将你们全部拿下。叫刘亚虎不要执迷不悟,给脸不要脸!

刘亚虎终于压不住火,和刘亚龙争吵起来。刘亚峰和刘亚伟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双方的随行人员也停止吃饭互相敌视着,不由自主地伸手摸枪,空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刘亚虎据理力争,情绪也越来越激动,说出的话更加使刘亚龙接受不了。刘亚龙恨恨地骂刘亚虎不识好歹,太放肆了,被赤匪洗了脑,反过来给他灌输共产主义思想。刘亚虎毫不示弱、据理力争。刘亚龙在暴怒中掏出手枪拍在桌子上。两拨人马随即迅速站起身抄起了家伙,却又不知道该把枪口对准谁。毕竟,他们这是兄弟之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