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薛玉山和史登高等人躲在客厅里,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的达官显贵们此刻全都一脸的惊慌,只有警察局长庞少宏多少保持着一丝镇定,指挥着几个手下子弹上膛严密把住大门,却再也想不出良策。

薛玉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说今天这事真是选错了日子,这么多县衙要员都聚集在这里,万一有个闪失,自己多少个脑袋也担当不起呀。想到这里,心里愈发焦急万分。

史登高擦着满头的汗水,口气颇有抱怨的说:“我说玉山呀,早知道会这样我就多带点人手来了。这里离县城这么远,现在该怎么办呀?唉,我怎么就忘了你们薛家树大招风呢。”

“史县长,这……”薛玉山不知该怎样回答史登高。

管家薛三来报,薛景梅和薛景熙带着十几个家丁往薛家陵去了。薛玉山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跺着脚破口大骂薛景梅这个不知死活的混账吃了豹子胆了,请求庞少宏组织手下和薛家家丁接应薛景梅。庞少宏望了望史登高,没有接话。薛玉山看出庞少宏的意思,史登高才是他需要保护的。薛玉山心里不悦却也无法发作,只得吩咐薛三马上安排人照顾好家人,尤其要照顾好儿媳妇,不能出现任何闪失。正说着,却见刘雅欣走了进来,薛玉山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小翠急忙奔到刘雅欣的身边依偎着她,刘雅欣安抚似的抚摸着她的头。

刘雅欣落落大方地说:“爹,你不要埋怨景梅了,他这样做是对的。”

“媳妇呀,你是在北平念书久了,不知道山东地界响马的厉害呀。早年间……”薛玉山不无紧张地欲言又止,他担心吓着儿媳妇。

“玉山,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头,这里的响马从来没有大白天赶场子的呀?”史登高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再说了,咱们沂水县地面上好几年没闹响马了,谁这么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冲着我们来?”

薛玉山觉得史登高说的有道理,可又说不出道理究竟在哪里。刘雅欣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表情复杂地张了张口却又没说出来,拉着小翠转身往外面走。薛玉山大声叫她们回来,可她们已经走了出去。

刘雅欣走到门口,大声呼喊刘亚忠。



薛景梅和薛景熙带着十几个持枪家丁冲到薛家陵附近,远远看见两拨人隔着薛家陵中间的一片桃树林,趴在地上互相射击。子弹打得满树桃花纷纷扬扬的飘落,在地上形成了一条粉红色的彩练。

薛景梅感到很奇怪,示意大家趴下,抬头扫了一眼前方,对薛景熙说好像是两股响马在火拼。薛景熙抬头扫了一眼前方的阵势,也觉得这不是冲着薛家来的,气恼地大骂这些响马怎么大白天跑到这里开战来了。

薛景梅等人的位置处在下风,枪弹的火药味陆续飘了过来,待枪声变得稀疏时,薛景梅抬起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突然有些兴奋地说:“景熙你看,左边是国军的弟兄,右边的好像是红军。”

薛景熙抬头看了一会儿,感到迷惑不解:“大哥,这是哪来的红军?又是哪来的国军?好像还有个大官,就是那个拿望远镜的。你看,他身后的坡地里还有不少马。”

薛景梅将手枪子弹顶上膛,说:“不管那么多,咱们现在从后面包抄红军,协助国军干掉他们。”

“就凭咱们这几条破枪?”薛景熙有些迟疑。

“你听不出来吗,红军的枪更破,最多有几杆汉阳造。再说,前面还有那么多国军,加上咱们,收拾掉他们没问题。”薛景梅自信地说。

薛景熙还是有些犹豫,拿出江湖规矩来劝说薛景梅:“大哥,这样做好像不合江湖规矩呀?要我说呀,这种事咱们最好别参与,听说红军比响马厉害,万一和咱们结了仇,薛家可就麻烦了。”

“我是国军,我有责任帮助国军。”

薛景梅说完,径自摸了过去。薛景熙只得带人跟上。

一行人悄悄地往红军的背后绕行,没走多远,就被红军潜伏在后面的一个观察哨兵发现了,立即开枪射击,双方随即开始互射。左边的国军见有人增援,立即摆开了进攻的架势。

这时,刘亚忠骑着马奔向薛家陵。毕竟是家养的马,没见过这种阵势,被激烈地枪声吓得受惊了,惊恐地嘶叫着奔着双方对峙的桃树林中间直冲过来。刘亚忠吓得哇哇大叫,双手拼命拉着马缰绳。双方的人被这个小插曲弄得楞住了。

刘亚龙举起望远镜查看,突然看清楚了来人竟然是五弟刘亚忠,急得不顾危险地站起身大喊:“五弟,五弟,快停下马……”

“五弟,危险……”刘亚伟也站起身焦急地对着刘亚忠大喊。

对方听到刘亚龙和刘亚伟的呼喊,立即停止了射击,一个人摇着手高喊着跑了过来,似乎要拦住这匹受了惊的马。这个举动把身经百战的刘亚龙给搞迷糊了。

刘亚忠的马依旧直冲过来,在双方中间带被一个树杈绊倒。刘亚忠落马,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刘亚伟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对方的人竟然也冲了过来,刘亚龙刚要指挥射击,只听见对方有人高声喊道:“大哥,不要开枪,我是三弟……大哥,二哥也在这里……”

双方迅速合拢在一起,又迅速警惕地分开。刘亚忠躺在双方的中间疼得呲牙咧嘴的一时还爬不起来,刘亚伟搀扶他站了起来。

薛景梅和薛景熙完全被这一幕惊呆了,楞了一会才大叫着跑了过去。他俩身后跟着的一伙青皮打扮的家丁使三方互相怀疑地站成了犄角之势,场面无法言说。薛景熙突然发现他们双方的枪不知不觉的都指向了自己一方,不由自主地往后退,被薛景梅一把拉住。

“大哥,二哥,你们都把枪放下。” 刘亚忠一看这架势,赶紧打破僵局,向他们介绍薛景梅,“这个就是妹夫薛景梅。”又转向薛景梅指着其他人介绍:“——景梅,这是大哥刘亚龙,这是二哥刘亚虎,这是三哥刘亚峰……”

随着刘亚忠的介绍,三方人马才知道今天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一个个尴尬地干笑着收起了武器。刘亚伟亲热地和刘亚虎、刘亚峰握手言欢。

刘亚虎向刘亚龙伸出手,刘亚龙看了一眼刘亚虎,随意地和他握了下手,转身向薛景梅伸出右手。薛景梅见状,赶紧握住刘亚龙的手,可一看刘亚龙肩上的军衔,又慌得立即松开手,双脚跟一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长官好!国军新四师二团一营少校营长薛景梅觐见长官。”

“好了好了,既然是自家人,就不必客气啦。”刘亚龙开怀大笑,”哈哈,我真不明白,我那老爹不知为何在信中什么也没和我细说,真没想到你还是我们国军的人,不错不错。”

“我才觉得奇怪。”刘亚峰插话道。

“是我给你们写的信,爹不让我告诉你们景梅是国军。爹说……”刘亚忠说到这儿,看了一眼刘亚虎和刘亚峰,小声说,“他希望你们都能回来。”

“哈哈,国军好,国军好啊!”刘亚龙再次爽朗的大笑。

刘亚龙把“国军好”三个字咬得很重,刘亚虎表情显得有点不悦,在和薛景梅握手时没有显示出特别的热情。薛景梅感觉不到这么多,赶紧请大家回去入席,并叫薛景熙和他的手下先回去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