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四部:蜕变 第二百五十章: 白银战役(十六)

mamimima 收藏 8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第二百五十章: 白银战役(十六) 西元1935年大年十六刚过,卫富贵在美里哥首都就召开了一次年度会议,列席的有股东马麟、王宝林、戴维、倪余诀,叶紫仪和嘉丽丝也参加了会议。 会议汇报总结去年一年的丰硕成果,并对西元1935年针对白银市场的行动,作出展望和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二百五十章: 白银战役(十六)


西元1935年大年十六刚过,卫富贵在美里哥首都就召开了一次年度会议,列席的有股东马麟、王宝林、戴维、倪余诀,叶紫仪和嘉丽丝也参加了会议。


会议汇报总结去年一年的丰硕成果,并对西元1935年针对白银市场的行动,作出展望和计划。


对于去年大致的经营结果的汇报主要是戴维在说,经过统计,致今年年初,仅美里哥国内持有的实务资产的总值就已经是两倍的投入金额。加上出手了近三成之前囤积的白银,以及戴维专门雇佣了一个操盘团队,参与短线炒卖白银,整个利润就已经几乎三倍与投资额。


随即马麟汇报了在华夏国内的市场进展,由于这一块,没有给戴维股份,因此马麟说的比较简略,总之一句话:在国内,卫富贵和国府以及日本安田财团的合作都很顺利。通过掌握安田从北方运来的白银,以及和南京政府暗中配合在政府控制区内掌握了大批白银,卫富贵如今已经是华夏国内市场最大的白银炒家。控制近四成以上的市场。

同时卫富贵更在去年年底接到孔部长的密令,将一大批收集下来的白银秘密转运到美里哥国,戴维控制的仓库里。

马麟发完言,叶紫仪提交了其慈善基金会去年的报告,较为详细的报告了一共从几家公司接受了多少慈善捐款,其中多少资金完成了慈善捐助,为这几家关联公司规避了大约多少税款。


而王宝林也在之后,将通过美里哥几大银行的借贷情况做了汇报。



几人挨个发言,一系列让人惊叹的数字让众人不断兴奋不已。但是此刻坐在主位的卫富贵,却一点也没有过度高兴和兴奋的意思。

反而趁着众人发言的当口,一下走起神来,思绪一下就回到前天那个让人讨厌的日子中


————之前跟自己曾经一同西游的张同学,前天——大年十五这天突然找到自己,向自己求办了一件事情。

此刻,前天那件事的每个细节,卫富贵都宛如刚刚经历过,在脑海中不停的回放——如历历在目般使卫富贵一下进入沉思中————


当时卫富贵听门口警卫说有人找自己,忙出得门去,就见自己在美里哥认识的那个那个老朋友,青年张姓学生正在门口等着自己。

卫富贵上前去不由笑着拉着他的胳膊,准备领他进使馆里谈,被张同学拒绝了。

“卫将军,不必进去了,咱们就在门口随便说说把。”

“哦?!好吧”看张同学神色有异,卫富贵就没有再勉强

“今天下午,我就要乘火车,赶到金山坐船回国了!”


“好啊!张老弟你学成回国,要报效国家了!”

张同学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学成到没有,但是回去报效国家却是应该的”

“好!张老弟,不知你对那个方面有兴趣,我在国内还是认识一些的人的,需不需要我帮你引荐一下?”

张同学沉吟一阵“不瞒卫将军你说,今天我找你,的确需要你帮忙找人疏通一下。”

“哦?是何事需要我帮忙,尽管说来”卫富贵本以为自己一句客气话,没想到这张同学竟然当真了,但话已出口,自己也无法食言,只能硬接下这活。


“卫将军,不瞒您说,我是华夏布克党党员!”


张同学话音一落,卫富贵心里咯噔一下,抬眼盯了这年轻人半天,但是强压住满腹疑惑没有说话。


“卫将军您也知道,去年国内对我们布克党武装的围剿达到了最疯狂的阶段,去年年底我党中央所属武装因反围剿失利不得已撤出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如今我党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境地,我在外留学已经数年,不能再如此坐视下去了,所以我必须回去。”


卫富贵虽然跟国内布克党交往不多,对其虽无恶感,亦无多少好感。但是自己早前认识的张同学竟然也是布克党员,这还是让卫富贵吃了一惊,“张老弟,我是个无党派背景的人,无论民党也好,布克党也好,在我看来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张老弟,你自己也说,如今国内你们布克党武装连吃败仗,以被迫流窜。你这个时候回去,哎,你个人不仅无法挽救贵党最终的命运,说不定把自己也搭了进去。我劝你不如在这美里哥国静待一段时间,等局势明朗再说吧。”


张同学听罢不由一笑“贪生怕死之徒可是卫将军欣赏的人?有好处就上,见祸就避,遇到困难和挫折就背叛自己的信念,可是卫先生能认同的人?如果我是这般货色,还值得卫将军您结交么?”


听张同学如此说,卫富贵不由摸着脑袋呵呵笑了两声,“张老弟,尽管你如此信任我,可你别忘了,我还是南京国民政府的一名中将军人,是南京政府委派的驻美里哥公使馆陆军武官。如今国家将你们布克党认定为反贼,认定你们布克党武装视为叛匪。你今天如此明目张胆地来找我,还公开自己的身份,你不怕我一封电报发回国内,让你一回国就身陷囹圄?”


张同学略微一笑“据我了解卫将军的为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即便卫将军要这样做,我今天也要来。之前将军几次说,如果我有事可来找您帮忙。这次我来找卫将军您,就是来求您帮个忙的。”


听张同学以来就坦白自己的身份,此刻又如此说,卫富贵就知道,这事情不是什么小事,也不是什么好事。

略一思量,既来之则安之,且听他说些什么,随即点了点头“你说!”


“您也知道,国内如今局势,姓蒋的不顾北面国土沦丧,一心内斗,要将我布克党斩尽杀绝。即便兄弟相争,也不能让外人得利。但如今,日本人利用我们内斗,不断侵犯华夏根本利益。占据东北热河华北一部,再这样下去,华夏安危堪忧。如今我们布克党中央所属部队被迫转进,已到华夏西南地区,有可能路过八蜀地界。我知道,卫将军您是八蜀籍将领。如今西南各地军阀派系武装,受姓蒋的命令四处围剿我军。据我了解国内情况,那些行动得力的军阀武装,往往被姓蒋的推到前面做了炮灰,行动畏缩不前的军阀,则被借机夺了兵权。姓蒋的借我们布克党部队的刀一路在清剿异己。如今眼看要到八蜀地界上,将军作为八蜀将领,自然不会看到家乡人民、乡党卷入无谓的战乱杀戮中吧。因此今天我来找将军您,就是请您出面,能不能给八蜀本地将领进行疏通疏通,让我们布克党部队路过时,彼此少些摩擦?”


卫富贵一听张同学这话,就知道是件大麻烦事,不由苦笑了一下“张老弟,你们布克党人也太高看我了,我是从八蜀出来的。但是我出来可七八年了,如今物是人非,一些新崛起的将领,我根本就不熟。而当年我出来,手下基本都跟我一起出蜀,留下的老人没有多少。即便一些熟人在,如今你也看到我被发配万里,手下无兵无权,我现在说话能管什么用?还怎是不定的。况且,你可知道,你让我这样做,轻点说叫徇私枉法,重点说就是背叛政府。”


“将军,兄弟逾墙,百姓遭殃。即便站在乡党立场上,您为八蜀百姓消减兵灾,无论站在那个角度上说,都是功德一件。今天我请您出手,并不求效果。国内我们已经请孙夫人等人帮忙一同疏通。我们尽人事听天命。”


“将军,我们如今在国外这么多年,旁观者清,您也应该非常清楚,日本人的意图和策略。如今国家形式已经危机四伏。但是国内还是如此这般。作为一个中国人,你我没有立场的不同。站在此立场上,将军您还认为我的请求不可接受,您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就行了。”



卫富贵不由沉默了半天,最后,才断然地说道“好,我就应承你,帮你去说项。不过我可不能保证一定会有什么结果。”


张同学听完,面露欢跃之情,对卫富贵深施一礼表示谢意。卫富贵顺手就拖住了张同学的胳膊。淡淡地说,“这个面子,我是作为朋友给你的,而不是给你们布克党的。不过我也有个条件,请你转我口信给你们布克党,礼尚往来,也请你们的队伍路过我们八蜀时,没有必要,还恳请他们不要大开杀戒。”


张同学应了下来,再冲卫富贵施了一礼。就告辞离开。

卫富贵知道他要赶下午的火车,也不好挽留他吃个欢送宴。此时又知道他尽然是民党的死敌布克党份子,想着这几年和这个朋友相处的点点滴滴,看着他毅然远去离开的身影。想他这一走,今生还能否见面?!这两个月国内军部连续传来得胜战报,云布克党中央一系武装,在委员长亲自指挥下,撤出根据地后四处游窜,已行将崩溃。此刻,张老弟毅然回国,不免是飞蛾扑火。但是此子仍旧如此毅然决然——哎!中华一好男儿啊!

忽然心有感慨的卫富贵冲着已经走出很远张同学挥着手大喊着“一路保重!”

听到身后远处模糊的喊声,张同学回国头来,就见阳光下,很远的街口,卫富贵在那里使劲地挥着手,喊着什么听不太清楚。

张同学也不禁向卫富贵使劲挥起手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