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荒淫残暴的皇帝,史上绝对不乏其人。而三国时吴国的末帝孙皓,干脆把皇宫变成自己的“淫乐窝”和“屠宰场”,将二者同时发挥到“极致”,更是无人出其左右。他在皇宫内每天交替进行着两件事:淫乱和屠杀,行径近乎变态狂魔。




孙皓是吴大帝孙权孙子,因为他的前任,也就是他的叔叔孙休死前未立太子,他便被权臣张布等人迎立。《三国志》上说其“粗暴骄盈,多忌讳,好酒色”,凶残、荒淫到了令人咂舌的地步。这是张布等人始料不及的,以至于朝中上下“大小失望”而“布窃悔之”。后悔也晚了,孙皓为了防止有人图谋篡立,对皇族大开杀戒,还将拥立他的张布诛灭三族,张布算是自食苦果。孙皓对臣僚从不当人看,他宴请群臣,不但让宫女戏弄众人,还让他们醉酒之后相互揭发,有不利于他的言辞,便即处死,“或剥人之面,或凿人之眼”,弄得朝中上下惶惶不安。




孙皓的淫虐也是很出格的,所谓“后宫数千,而采择无已”。这还不够,他还下诏,凡是皇亲国戚以及朝中大臣的女儿,到了15岁都要让他过目,他看不中才能出嫁,否则就是欺君。“年十五六一简阅,简阅不中,乃得出嫁”。张布的女儿便被他封为美人,十分宠幸。他诛杀张布之后,还故意问她,你父亲到哪里去了?“汝父所在?”答曰:“贼以杀之”,被贼人杀了,孙皓大怒,乱棒将她打死。事后孙皓又想念张美人,还令人刻了她的木像,每天看着。如果说这还算稍稍有点良心发现的话,接下来的举动又叫人大跌眼镜。他问左右侍从张布还有女儿不?当得知还有一个已出嫁的姐姐时,便“夺其入宫”,昼夜淫乐。




更为残忍的是,他在宫里开了一条河,如果哪个宫女被他玩腻了,或者犯了什么错,便杀掉扔进河中让水冲走,“又激水入宫,宫人有不合意者,辄杀流之”。这样的事几乎天天发生,于是皇宫成了令人恐怖的“屠宰场”。




其实没当皇帝之前的孙皓并非就是淫虐嗜杀成瘾的。《三国志》记载,在他当乌程侯时,有人给他看相,说他“当大贵”,孙皓“阴喜而不敢泄”,心里高兴却并不表露出来,足见其性格沉稳内敛。当时的他不过20来岁,已是相当的成熟老练。左典军万彧也称其为“才识明断”,想来也并非全是逢迎之语。孙皓刚即位时,甚至被百姓“翕然称为明主”,看看他“发优诏,恤士民,开仓禀,振贫乏”的种种举措,也确实是明君所为。对宫女也很体恤,让过剩的宫女出宫许配人家,甚至宫里豢养的野兽也都放归山林。这与前文所述,其性情前后简直是判若两人。如此大的反差,究其原因,在路卫兵看来,这与他当上皇帝不无关系。




往好里说,帝王内心都是孤独的。他们贵为天子,有着无尚的权力,然而也正因为有着超常的权利,他们的内心才更加孤独。宫廷的特殊氛围造成了亲情关系的淡薄冷漠,对权力欲望的无休止膨胀,更让他们的内心变得脆弱和焦虑。他们只能将这种紧张的情绪释放在床地之间,或者用虐杀掩饰内心的惶恐。孙皓的这种孤独,从其夫人死后,他“治丧于内,半年不出”,便可看得一清二楚。正是这种地处高位的孤独,渐渐扭曲了他的心灵,从而使他在不断寻求刺激中,演绎出一幕幕近乎变态的丑剧;




当然还有来自朝政的压力。权力是谁都想要的,但未必谁都能做到驾轻就熟。开国皇帝大多都有经天纬地之才,那是靠打拼靠真本事争得的江山。然而后继者未必都是当皇帝的料,众多的皇子皇孙争权夺势,看的只是皇帝的权杖,却在尔虞我诈形成了险恶的政治环境。孙皓因为其前两任都是被拥立者控权而成为傀儡,所以他疑心很重而“多忌讳”,逐渐变得冷血无情;猜忌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孙皓的皇位细究起来,得的并不是特别的名正言顺,因为孙休没有立太子,孙皓才钻了空子,这多少会有“心虚”的表现,所以他要用残忍来维系他的权利,用荒淫来感受他的权利;




最重要的一点,在路卫兵看来,孙皓是在演绎王者的最后疯狂。孙皓即位之时,正是魏灭蜀的第二年,末世的焦虑让他这个皇帝如芒在背,这种岌岌可危之感让他逐渐迷失本性,巨大的压力也使他的心理发生扭曲。他用残暴来掩饰恐惧,用放纵来宣泄压力,用末世来临前的狂欢来掩饰内心的苍白。然而这种荒唐的行径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加速了王朝的灭亡。公元280年,晋国军队势如破竹,直捣京都。孙皓众叛亲离只得投降,4年之后病死于洛阳,结束了荒淫罪孽的余生。(文/路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