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托遗孀结束30载软禁 重获身份证[图]

tjzqb2008 收藏 3 29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托遗孀结束30载软禁 重获身份证[图]

重新拿到身份证和塞尔维亚国籍的护照


铁托遗孀结束30载软禁


望着手中的护照,85岁的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的遗孀约万卡·布罗兹激动地连声感谢,她说:“我现在可以出去旅游了。”塞尔维亚内务部长达契奇说:“不用感谢,这是每个公民应有的权利。”约万卡却掩饰不住高兴的心情:“对我来说就是特别的啊。”


约万卡在经历了近30年的软禁后,近日重新获得了自由,从塞尔维亚内务部长达契奇和劳动及社会政策部长利亚伊奇手中接过个人身份证和塞尔维亚国籍的护照。


自从铁托逝世后,约万卡便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即便有记者想采访她,也会被她断然拒绝。虽然孤独地度过了近30个春秋,约万卡仍然保持着从前的优雅风度:一袭黑色服装,披着鲜艳的大花披肩。虽然没有过去与铁托总统在一起时招待客人的阔绰,但桌上仍然摆着杏仁、花生、核桃等干果以及果汁招待来探望她的客人。她头脑清醒,举止灵活,口齿清楚,脸上带着开朗的微笑。


住在白宫马路对面 房间冬天没暖气


约万卡目前住在贝尔格莱德老城的和平大街75号,马路对面就是塞尔维亚皇室家族曾经工作和居住的地方——白宫。自前南斯拉夫总统铁托1980年5月4日去世后,约万卡便被命令搬到这里。当时说是临时住所,可一住就是29年。


如今,院子的铁门已完全锈蚀,房子内外的墙皮多处脱落,屋内的天花板因漏雨发了霉,家具显得很陈旧。约万卡说,她曾经半夜被房子里的水管跑水声惊醒,只好自己穿着胶鞋向外淘水。更难熬的是冬天,空荡荡的房子里没有暖气,她只能穿上所有衣服,戴着手套过冬。


从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到南联盟、到塞尔维亚和黑山、再到塞尔维亚,国家名称多次改变、政府多次更迭,也有几个人号称代表政府来看房子,并许诺维修,改造热水和供暖设备,但都不了了之。


约万卡说,她曾经问过为什么许诺不能兑现,得到的回答不是说法律里没有关于保证她住房的条文,就是说没有足够的资金。尽管后来约万卡居住的小区铺设了集中供暖的管道,但她仍然没能享受到暖气。


有一次,执勤的警察交给她一封不知道谁从门缝里塞进来的信。信封上印有“军事秘密”几个字。信中,一位署名某将军的人写道:“不能给你供暖,因为我们没有燃油。”


约万卡说:“在现任塞劳动和社会政策部长利亚伊奇的关照下,去年冬天才通了暖气,我总算度过了29年来第一个舒服的冬天。”


据约万卡讲,1945年她就看过这所房子,当时这里是贝尔格莱德卫戍区司令部所在地。房子里有3间卧室和3个浴室,浴室是那种固定喷头站着淋浴的老设施。约万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后半生的命运会与这所房子联系在一起。这所房子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是一个塞尔维亚商人的私宅,战后卖给了国家。


几十年没有身份证 也没有丈夫退休金


铁托去世后1个月,约万卡就被从与铁托共同生活的乌日策大街15号赶了出来。当时的解释是:约万卡和铁托的一切都是国家的。离开时不被允许带走任何东西,连与铁托一起照的照片、信件、书籍不许带出来。


约万卡说,这几十年里,她没有身份证、护照,没有退休金,也不能得到丈夫的退休金(塞尔维亚法律规定,丈夫去世后,如果丈夫的退休金比自己的高,可以放弃自己的,领丈夫的退休金),更没有自己的住房。她说,在这样的临时住所里,随时都会有人命令你搬走。约万卡认为,她被剥夺了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2001年2月9日,塞尔维亚国家电视台公布了一条简短的消息,称政府恢复了约万卡·布罗兹的行动自由。


许久未去铁托墓地 称自己很需要车


铁托去世后,每逢铁托生日或逝世的日子,怀念铁托和前南斯拉夫国家的人,特别是参加过反法西斯战争的老战士、老共产党员们,都会有组织地从前南斯拉夫各共和国来到位于贝尔格莱德的铁托墓地——“花房”进行吊唁。


约万卡本来也是每年都去给丈夫吊唁的,但后来停止了。她解释说,除了想远离公众,不想让媒体再拿自己的照片进行炒作外,更实际的问题是,她没有交通工具。原先给她使用的是一辆1980年生产的“奔驰-230”汽车,配有专职司机,实际上她也就是偶尔用一下车,因为她是不能随便走动的。1990年,该司机被调走给联合国维和部队开车去了,后来说是车坏了送去修理,这一修就再也没有回来。后来,约万卡得知这辆车在2000年6月被卖掉了。


约万卡说,她平时极少出门,因为即使请亲戚用车送自己出门或者给丈夫吊唁,都要向有关部门提前申请,得到批准后才能去。年迈的约万卡确实很需要车,她说:“我要生活,我要出去买面包、牛奶等食物,我也想去走走亲戚和拜访朋友。”


早年参加游击队 并获中校军衔


约万卡出生在克罗地亚南部达尔马提亚地区的“佩奇人”村。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意大利军队占领了她的家乡。她家的房子成了意大利军队的司令部,意军撤走时一把火把房子烧了。


约万卡说,他的祖先是科索沃人,早在1389年塞尔维亚王国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军队在科索沃决战之前,他们就从科索沃西部的佩奇古城迁居到达尔马提亚地区。


1482年,他们定居在今天的戈斯皮奇市附近,后来又因战乱搬到了不远处的农村,并在那里建立了“佩奇人”村。约万卡小时候,村里住着150户左右人家,现在只剩几户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意大利和德国法西斯占领了巴尔干地区。当时的南斯拉夫已经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名叫南斯拉夫王国。约万卡于1941年参加了第一批反抗侵略者的游击队。战后,她获得了中校军衔,是“战争纪念章”获得者。


1945年,约万卡与当时的南斯拉夫国家领导人铁托结婚,并从那时开始住在贝尔格莱德乌日策大街15号,直到铁托逝世。约万卡与铁托共同生活了35年。


世界新闻报驻塞尔维亚记者


王智敏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