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不对称战略<原>

全维战论者 收藏 1 252
导读:我们总体实力是不如西方强国的,但在军事这个单项上,我们是有让任何敌方闻风丧胆的“撒手锏”,乃至让任何来侵者都不敢小视,且曰这种不对称之法,是我们的镇国之宝,从而又避免了去与那些霸权国家们搞所谓的穷兵黩武之竞技争夺赛。 坦率地说,我们生活在既和平又很危险的世界里,那么和平的因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手中的能制敌于死命的利器,而所存在的危险又是什么呢?则是面对美帝兵临城下之威,是面对分裂主义之种种的图谋不轨,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些丧性病狂的恶徒,正因为他们有如此斗敢的嚣张和放肆,其背后一直是有一股股强大的西方之势

我们总体实力是不如西方强国的,但在军事这个单项上,我们是有让任何敌方闻风丧胆的“撒手锏”,乃至让任何来侵者都不敢小视,且曰这种不对称之法,是我们的镇国之宝,从而又避免了去与那些霸权国家们搞所谓的穷兵黩武之竞技争夺赛。


坦率地说,我们生活在既和平又很危险的世界里,那么和平的因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手中的能制敌于死命的利器,而所存在的危险又是什么呢?则是面对美帝兵临城下之威,是面对分裂主义之种种的图谋不轨,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些丧性病狂的恶徒,正因为他们有如此斗敢的嚣张和放肆,其背后一直是有一股股强大的西方之势力在支撑着他们苟延残喘的活动,这种所形成的内外交加的隐患,愚认为我国家对其之打击的手段不如实施“擒贼先擒王”之策略,以其人之道来还制其人之身,也就是说,你明我也明,你暗我也暗。


贼是什么?当然是指台独、藏独与**了。


王是什么?是西方资本主义之列强们,和这些人没有什么之道义可讲。


首先需要阐明的是:分裂主义之意图就是想要把祖国的部分领土从我们中华民族的这个大家庭中分离出去,别的什么都不要再谈下去了,我们就把这个问题永恒地定位成我国家的核心问题,其意义没有什么再可解释的,我们必须向任何一个与我们有邦交关系的国家公开明确此我国的严正之立场,也就是说任何国家包括其任何组织和个人之言行都不得涉及到我国家之核心主权问题,当然我们对此问题光有“言而告之”还是不够的,国家还必须要有相关的研究机构和组织,专门来研究和制订相关的对付来犯者的侵略,也就是辅加和配备好制夷之举措和方案,而使我们每逢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发生,都不会陷于被动之境。


关键句:即我国家要在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等众领域中,要备有和设置好与敌方犬牙交错的攻防战略,以达有备无患或把患减小到一个最低的限度,最好是化险为夷,不使损我之事态蔓延或膨胀,我们准备好了,他们也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这个犬牙交错,实际上就是不对称之战法,说白了,就是要达到你攻我一池,我则必须要有十全的把握去掠你一城,要掠得对手痛不欲生,让对手把吃掉我的东西都全部地再吐出来,笔者之意就是设想把军事上的不对称之战法理论延续和嫁接到政治、经济或文化等之领域中来,再加之变量实施,只要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倘若人一定要犯我,则我就必须要犯人,以革命的一手来对待反革命的另一手,要达到来软的我也行,来硬的我也有的绝招境界,届时把我们一系列的小马蜂一一地放飞出去,他们不是想来捣我们这个安宁的马蜂窝吗?让小马蜂们去蛰死他个没商量。


如小日本这次接受热比娅过境,成功地效仿了前法德等国之恶习,那么我们的“马蜂理论”就可以派上用场了。


西方国家很讨厌,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讨厌之处,那就是政府无法干涉基层与民间组织的小自由者们,但这些口是心非的政府恰恰又是那些小自由者们的大代表者,他们虽然不敢公开向我国承认其的错误之行径,总是借口推辞其是该国家什么法律之允许,不代表其政府的的立场和心意,但我们不要忘记了,西方国家的政府或总统,是建立在“自由民主”之民意支持者的基础上的,他们背后的诡计是一致的,一旦那些小自由者们或者暂时还属于非主流的范畴内的活动,被纵容、蔓延和膨胀成该国家的政府主流之意愿,尤其是渗入到他们的财团组织内,且是那个政府与总统也是无法撼动的了,就必须要当着我们的面去做一些违心的事情来,否则他们就会失去他们的民心,如法国总统萨克奇前次接见达赖一事,就是一个倾向于民意或被民意所左右的一个典型的例子,所以我们不能忽视这个问题或可能会形成的链锁反应,其结果对我国之利益有着极大的危害性,相反则会给那些分裂分子们提供和一个孳生孽长的温床和机会。


笔者认为,我国家要学会跨国制夷法,那么跨国制夷又制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些国家的政府首领们,让那些国家政府的首领想办法去压制自己的人,他们不是老是找借口来忽悠我国吗?那么我们就取出反借口与反忽悠的家伙来,那么那些蠢蛋再聪明,总得不会不顾利益吧,好,我们就在利益上下功夫和做文章,给他们来个四两拨千斤,当然有人会说,这种做法也会同时伤及我们本身的,笔者在前面已经讲到了,在我国家之核心利益是高于一切之问题上,是不能有任何得失可讲的,这种辨证法,且还要搞清楚另一个问题,那就是大失与小失,大得与小得或长失与短失,长得与短得之问题。


那么制夷的手段要有的矢放,只针对问题,只针对要害,要形成等量代换或大于对方之关系,只要对方罢手,我则点到为止,假如对方不罢手,且一定要一意孤行地不顾我国家之感受,则立即按原计划毫不客气地拉弓放箭,用非军事化之手段来对付之,谁怕谁呀?三十河东转河西,谁将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所以笔者认为,我国家对外之合作,要懂得和准备好,东方亮了燃西方,吹灭东方再燃南方,西方不亮了,点北方,在这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我们的出路是四通八达的,但绝对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而贪得财富的利益者,又总是为施舍财富的利益者下跪的,何愁无人上门来?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