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踪谍影有情天 正文 二 铜鞭钢枪力毙狗恶奴

梅戈 收藏 3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size][/URL] 眼看一条巨犬嗷地一声向自己扑来,走在前面的黑影就是一惊,但他毕竟是久经战阵,立刻就镇静了下来,手中的钢刀一举,照着黑子当头就劈了一刀。 黑子看钢刀劈来,又是一声叫,身子一转,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 与此同时,石板房的屋门咣当一声响,张德光手里挥着九节鞭冲了出来,只见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3.html




眼看一条巨犬嗷地一声向自己扑来,走在前面的黑影就是一惊,但他毕竟是久经战阵,立刻就镇静了下来,手中的钢刀一举,照着黑子当头就劈了一刀。

黑子看钢刀劈来,又是一声叫,身子一转,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刀。

与此同时,石板房的屋门咣当一声响,张德光手里挥着九节鞭冲了出来,只见他手中的九节鞭鞭花一舞,冲着黑衣人就砸了过去,黑衣人见状不敢怠慢,知道张德光的九节鞭遇硬就卷,自己如果拿刀去磕去碰张德光的兵器,那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所以他看着张德光的九节鞭打来,黑衣人刷地就向后蹦了一步,躲开了张德光的这雷霆一击。

看师父舞着九节鞭从石板房里杀了出来,李重九猛地一起身,脚下陡地一用力,刷的就跃上了石板房的房顶,随即手中的纯钢抢啪地一横,监视住了四周围上来的敌人。

黑子见主人们已经发觉危险冲了出来,就一声不吭地退回到石板房前,瞪着眼睛盯着这些不速之客。那领头的黑衣人看张德光师徒亮了相,就嘿嘿笑道:“张老爷子,您这地方可真不坏,难怪我们东家派人找了你们很多次都找不到,这地方真是比王母娘娘的瑶池还难找!”另外四个黑衣人见他发了话,就纷纷站住了脚步,挺着兵刃瞧着张德光师徒。

张德光一听来人开了腔,人就向前走了两步朗声道:“俺道来的是谁,原来是李元荣大人府上的狗腿子头儿——祁云鹤祁大人,不知你们这么多位深夜来到俺这破屋有何指教?”

对张德光的讽刺,被称作祁云鹤祁大人的黑衣人丝毫不在意,他又嘿嘿笑了两声接着道:“张老爷子,你带着你徒弟屡次三番地到李大人府上寻衅报仇,让我们这些当下人,端别人饭碗的人面子上很不好看啊!你是去一次,我们就被骂一次,这次你们更是伤了我们六七个兄弟,李大人这回是发了狠话,不除了你,我们也就别回北京城了!”

张德光呵呵一阵冷笑:“你们这些人,什么饭不好吃?偏给汉奸当走狗?俺看全杀了你们也不为多,告诉你们,为了那些死去的义和团兄弟,俺们师徒不杀光你们是誓不为人!”

祁云鹤挺着手里的钢刀狠狠道:“张老爷子,这话跟你说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李大人,跟桂侗桂大人,还有前几年被你杀了的崔福禄崔大人,那都是奉了大清朝朝廷的旨意才跟那些洋人打交道的,杀义和团的事,要算帐,你得找洋人、找爱新觉罗家去!”

张德光瞅着祁云鹤道:“你不要张口就巧言狡辩,那李元荣这些年跟俄国人、跟日本人干的那些事你以为俺们不知道吗?不要以为你们行事秘密,俺们就不知道你们结成了一个宗社党!这天上有玉皇大帝,这地下有阎罗阎君,要想人不知,除非己不为!”

“呵呵,看来张老爷子知道的事儿还真不少,那你就别怪兄弟们手下不留情了!”祁云鹤说着,就要招呼其余四个人一齐动手,黑子眼见他肩膀一动,嗷嗷就叫了两声。

祁云鹤一笑:“我倒忘了这孽畜了!”说完,他左手食指一弯,塞进嘴里就打了一个唿哨,哨音才落,一条凶猛恶犬就悄无声息的从他们身后扑了上来。

张德光一见,眉毛一竖:“怪不得你们能找到这里,原来有这么个孽障!”

祁云鹤得意地笑了笑:“这是俄罗斯帝国巴维洛夫先生才送给我们李大人的,纯种德国狼狗!我们就是靠着它一路追你们下来的,不然这五六天的路程,说什么也不好找到你们!”

张德光不听这话便罢,一听这话更是火往上撞::“你们这些败类,洋鬼子给你们什么都是香的,今天俺告诉你们,今天不但是你们的死期,这条外国狗也休想再回去!”

跟着祁云鹤一起来的一个叫段天谷的保镖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把手里的宝剑一挥,向祁云鹤叫道:“祁大哥,跟他费什么话?!咱们先并肩子上宰了这老东西再说!”

祁云鹤手一挥,同时吹了一声口哨,五个人冲着张德光就扑了上去。

那条德国恶犬听到祁云鹤的口哨,昂头呲牙就向张德光扑去。守在石板房前的黑子看德国恶犬扑向张德光,也嗷的一声冲了过去,两条狗顿时撕咬在了一起。

站在房顶上的李重九见李府的保镖嗷嗷叫着向师父扑来,身子一纵飞身就跃下了房顶,钢枪啪的一抖,迎面就截住了段天谷和另一名李府的保镖。

张德光见徒弟挡住了段天谷两个人,自己九节鞭一抡,一招鞭打四方登时也逼住了祁云鹤三个人。祁云鹤叫道:“兄弟们,咱们这回毙不了这老东西,也就没脸儿再回李大人那里了,这碗饭咱们也就甭想再吃了!”说着话,祁云鹤舞着钢刀就想突入张德光的鞭圈,好和张德光进行贴身近搏,让张德光的九节鞭发挥不了威力。

但张德光的这九节铜鞭是打小就开始练,六十余年的浸润,功力那是非同小可,岂是谁想破就能破的?他一见祁云鹤带头向上冲,身子领先另外两个人足有三四步,鞭招马上就是一变,一招拦腰斩蛇,九节鞭向着祁云鹤的腰间就打了过去,如果这一鞭打中缠上祁云鹤,张德光上去一掌就足以把祁云鹤打个半死,剩下的那两名保镖再收拾就不在话下了。

祁云鹤看着九节鞭挂动风声向自己拦腰打来,本能地就想用刀向外磕这九节鞭,可电闪雷击间他猛然又醒悟过来:“这鞭磕不得,这一磕,九节鞭遇硬则软,非把自己连人带鞭都卷在一起不可,那时这张老头儿一较力,就得把自己卷起来摔死!”念头一闪,祁云鹤就向后猛退,那两名跟着他的保镖一个使双护手钩,一个使双手短戟,都是可以锁拿对方兵器的兵刃,这两个人看张德光一招就逼退了祁云鹤,两个人挥着兵刃就扑了上来。

张德光喊了一声:“来的好!”九节鞭立刻来了一招秋风扫落叶,铜鞭贴着地面就扫了过去,目标直指对方的四条腿。那两名保镖急忙向上一跃,张德光马上又收招变招,朝着那使双护手钩的保镖来了一个金鸡三点头,登时把这使双护手钩的保镖也逼退到了圈外。

另一边,李重九舞动钢枪也和段天谷两个人打了一个难解难分。

这段天谷使的是宝剑,另一名叫牛虎的保镖却是空手,原来他练的是铁砂掌。

这次来追杀张德光师徒的李府保镖全是李元荣家里一等一的武林好手,他们本想趁半夜时分打张德光师徒一个冷不防,没想到却被机警的黑子给发现了。

等双方这一打起来,这些没带长兵刃的李府保镖虽然在人数上占有优势,可在兵器上就有点儿吃亏,而张德光师徒凭借着兵刃上的优势,一直是把祁云鹤等人逼在圈外。这些李府的恶奴是竭力想冲进张德光的鞭圈、李重九的枪圈,却是一时总不能得逞。

眼看着李重九抖的枪花如碗口大,而且上下翻飞也不知它最终扎向哪里,不使兵器的牛虎气的是哇哇直叫,他几次想徒手夺过李重九使的大枪,可不但没能得逞,还险些被李重九扎了两枪。他瞧着同样想冲进李重九枪圈而不能得手的段天谷骂道:“段天谷,你他妈的怎么这么笨?我在前面引着他,你就不能绕到他后面去吗?”

段天谷还骂道:“你他妈的说的倒是轻松,我一闪他这枪就往我身上扎,我怎么去?”

牛虎跃身躲开李重九刺来的一枪,对段天谷嚷道:“那你就用宝剑招呼住这小兔崽子,我绕到他身后去,我就不信咱们俩收拾不下这一个小兔崽子!”

段天谷喊了声好,欺身上前就想用宝剑粘住李重九的大枪,李重九微微一笑,大枪使开了,看见段天谷上前就扎段天谷,瞅见牛虎想走就扎牛虎,是始终不让这两个人错开,而且李重九知道段天谷的功力比较深厚,大枪一直就不往段天谷的宝剑上碰。他看段天谷的上中路攻守的都比较好,手里的枪就专往段天谷的下三路攻。

段天谷瞅着李重九骂道:“小兔崽子,你真他妈的是比猴还精,看我哪里弱你就往哪里扎,今天我要是不废了你,说什么我也不回北京城了!”

李重九笑道:“俺师父刚不是说了吗?连你们五个奴才再加上那条狗,一个都别想走!”

段天谷挥剑挡了李重九一枪:“你个小崽子,今天我是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李重九嘿嘿一笑,看牛虎想往圈外退,照着牛虎的前心就是一枪,牛虎一看急忙就用胳膊来格李重九的大枪,脚下脚步一乱,人就又回到了大枪的圈边。李重九看他随着自己的心思听话地又回来了,大枪一收,一招怪蟒出洞又扎向了段天谷,段天谷这下可急了,骂道:“你个小兔崽子,三枪有两枪你都是招呼我,我非给你点儿厉害尝尝不可!”

他这一发狠,就想死命向上冲,就在这时,和祁云鹤几个人对阵的张德光寻了一个破绽,一招仙人指路,啪的一声,一鞭就抽在了使护手钩的恶奴的前胸上,这一鞭,张德光是使了十二分力,登时就把那恶奴打的是口喷鲜血,肋骨断了好几根。

恶奴被打中后痛的是啊的一声惨叫,手里的双钩一丢,扑通一声就摔到了地上,但见他身子一蜷,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随后腿又一蹬,眼见得是不能活了。

听见同伴的这一声惨叫,段天谷心里不禁就是一慌,他这才一愣神的工夫,李重九的大枪见空嗖的就扎了过来。段天谷开始是想闪躲,可又一想手里还拿着宝剑,就想用宝剑去磕开大枪,就这么一犹豫,李重九的大枪就扎到了他的面前,段天谷慌忙一闪,李重九的大枪立刻在他的左胳膊上划开了一道半尺多长血口子,段天谷疼的一叫,嗷地就退了开去。

牛虎见状,忙上前拦住李重九,段天谷咬着牙退到了一旁去裹伤。


张德光、李重九师徒跟李元荣府上的保镖从过半夜直打到天将黎明,李府的保镖是一死两伤,尤其是他们带来的那条德国恶犬也被黑子咬破了喉咙,浑身抽搐了几下死在了一棵大树旁。这下李府的保镖们心里开始有点儿发虚了。

瞅着死在大树旁的德国恶犬,黑子虽然身上也被那条恶犬咬破了好几处,可它战胜了对手后马上挺直了身子冲着天就汪汪的叫了几声,以示自己取得了胜利。

听着黑子胜利的叫声,受了伤的段天谷心里开始发虚,他望着越打越精神的李重九,脑子里就开始琢磨怎么能顺利跑掉,可他这一走神,手里的剑招就有些慢了,李重九瞅准这个机会,大枪砰地抖了一个枪花,照着段天谷的面门就扎了过去。

瞅着枪花,段天谷忙用宝剑去拦,李重九的虚招马上就变成了实招,只见大枪的枪头向下一低,由刺面门改刺胸口,段天谷这时再想躲想变招已经来不及,就听得又是啊的一声惨叫,李重九的大枪深深地扎进了段天谷的胸口,鲜血嗖地就喷了出来。

看着又死了一名手下,祁云鹤知道今天再打下去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急切间他冲着两名没死的保镖大喊了一声:“扯呼,快闪!风硬!”然后扭头就向山下跑去。

那牛虎二人看祁云鹤带头跑了,也明白今天有命丧荒山的可能,马上也是虚晃一招,脚下使劲,跟着祁云鹤就向山下跑。张德光喝道:“这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吗?!”九节鞭哗的一挥,照着使双手短戟的保镖就砸了过去。那保镖听着脑后风响,也不遮挡,径直不要命的向山下猛跑。李重九大枪一摆,衔着他们的影子就追了下去。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