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梁晴曾经所痛的恋爱

王大三 收藏 0 3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亨特辞去了学校的教师工作,依然回国报名参加了海军,投入到战斗中去了。

临走的时候,他在宿舍约见了梁晴,正式的向她表白了自己的爱慕。

“梁晴,你嫁给我吧,我爱你爱的发疯。我会一生一世都对你好,就象***徒的婚礼上牧师说的那样,不管是贫穷还是富贵,我都会对你不离不弃的。”


梁晴一下羞红了脸。

她说:“该死的战争让我现在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亨特,我也要奔赴苏北参加新四军去了。我是学医的,战场上用得上我。我会想你的,让我们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再见吧。”

亨特说:“梁晴,可是我要知道你对我的心是如何的,你愿意做我的未婚妻吗?”


梁晴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害羞的说:“我愿意。”

“啊,我太高兴了,因为我今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亲爱的,我要吻你一下。”

亨特.哈里斯一把搂住了梁晴的腰,就把自己的嘴贴了上去…..。


当亨特还要采取更进一步的亲热举动时,梁晴断然拒绝了。

“亨特,我也爱你,但现在不行,万一有了身孕,我无法再参加打击日本法西斯的战斗了。你也会因为惦记而分心为国效力的。”

梁晴推开了亨特解她裙子上布腰带的手。


但今天的亨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他突然发力,把梁晴按到在了他的床上,然后迅速抽掉了梁晴学生裙上的布腰带,反拧过梁晴的双手,把她的手腕紧紧的反绑了起来。

梁晴惊恐万状,她知道亨特要强奸自己了。

“亨特,亨特,你这是干什么,快住手啊!不能这样!”


亨特.哈里斯没有理会梁晴的哀求。


“梁晴,我知道你是个古典型的美人儿,家庭有良好的传统教育,因此心里上非常保守,可我爱你爱的控制不住自己了。所以我今天只能不怕你恨我,采取强奸的手段来得到你了。”

亨特说着反过梁晴的身体,撕开了她的衣服。

不管梁晴是如何的说好话哀求他不要这样,亨特总是道歉式的不肯放手,梁晴终于被她脱的一丝不挂了,神圣的身体肉体在发抖。

亨特脱掉了自己的衣裤,压上了梁晴的身体。


梁晴由于被他反绑住了双手,怎么挣扎,怎么哀求都无济于事,他抓住了梁晴发育才成熟的两只向上翘起的乳房…….。

亨特终于成功的强奸了梁晴。并且连续的在梁晴的阴道里射出了所有积蓄着的精液。


这个秘密只有梁晴一个人知道。

她有时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有些颤抖。

亨特强奸完毕后,把梁晴搂在了怀里。

他愧疚万分的对梁晴说:“梁晴,我知道我没按您的要求做,这是恋人之间的不忠,但是请你相信我,只有这一次我违背了你的意愿,因为作为生理上我实在太想得到你了。我发誓我要好好的对你,永远不会背叛你的!”


梁晴流着眼泪说:“可你太过分了,是你对我不够了解和信任。我答应别人的事绝不会更改,你却不了解这一点。”

亨特羞愧的给梁晴跪了下来。

“梁晴,你处罚我吧,任何处罚我都无话可说。的确全是我的无知和兽性导致的对你无可挽回的罪过。”

梁晴见亨特的确认识了自己的过失,并且是真心对待自己的,也就没再追究。


等她去洗手间洗干净了阴道里被亨特强奸时射进的精液后,见亨特在还规矩的跪在卧室里一动不动。

梁晴动了恻隐之心,她让亨特赶紧起来。

因为梁晴虽说对亨特把自己捆绑起来进行了强行占有很是愤怒,但是她也同时注意到他某些地方的温和。


亨特在进入梁晴身体时,只要梁晴疼了,他都是放慢了插入速度以缓解梁晴的疼痛感。

并且在亨特紧接着第二次强奸梁晴的时候,梁晴请他不要射在她的体内,他也照办了。梁晴感觉这也许是爱的潜意识在作怪,所以看在亨特的确的爱自己爱的发疯的基础上,梁晴最终还是决定原谅了亨特。


“亨特,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我的身体,那我希望你能真心的爱我,象你说的那样,永远的不离不弃。”

亨特给梁晴披上了衣裳,把她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几年下来,梁晴始终没对任何人说起自己曾经被人成功强奸过的事儿,这也就是大家都认为梁晴还是处女的原因。

不过梁晴没有恨亨特,她知道自己这一生虽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和什么地点,但却肯定将多次被人强奸,甚至是多人次的轮奸。因此,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自己也爱的人她还是觉得没什么值得特别遗憾的地方。


梁晴也曾经为欧阳佳慧和于洁悲惨的被敌人夺去了第一次感到了由衷的痛心。

她还特别赞成顾燕去年为许军和杨乐乐操办了特殊婚礼,一对恋人从此不会再有过多的遗憾了。


亨特回国参加海军后,屡立战功,很快就被提升到了海军少校,成为一艘护卫舰的舰长。

他几乎每天都给梁晴写信,但由于战争的特殊情况,邮路不通,绝到多数的信件都没能到梁晴的手中来。


抗战胜利后,亨特成了美军顾问团的一名成员,在青岛为国民党军训练海军。但是他无时不刻的都在挂念了心上人梁晴。

只是梁晴所在的新四军处于和蒋军敌对的状态,想见梁晴一面的确非常困难。


谢长林现在提到了美国,不能不说是勾起了梁晴对亨特的思念,也同时提醒了梁晴,自己手中还有“王牌”。

她对谢长林说:“我想我和我父母都不会习惯在美国的生活,还是不劳谢特派员的大架了吧。你劝我参加你们国军,可你们国军又是什么德行那,竟然绑架妇女强行组织劳军慰问,还强暴了我军被俘的女战士,简直是荒淫无道!”


谢长林呵呵一笑说:“难道你们共军方面就纯洁的一尘不染了吗?你在野司医院干的好好的,为何要主动的去了江南大队这样危险的地方那,并且放弃了外科主任的身份宁愿做一名卫生员,这又说明了什么那?”

梁晴想,谢长林可谓是为自己费尽了心机啊,的确了解的很深入细致。

她想,个别人的不端行为的确是会给一个政党当来很不好的影响。


她对谢长林说:“那只是个别的现象,好象和你无关吧,想想你们国军里的那些女军人,有几个没被长官占有过的!”

“个别现象?”

谢长林说:“不对吧,江南大队后来的美女军医戴晓萌,过来的原因好象也和你一样吧。”


梁晴的确知道部队里有些不大正常的现象,比如通过组织硬把一些年轻的女战士介绍给岁数上都能做父亲了的首长,那些首长都是在战争中失去了配偶或者是长时间没有机会谈对象的人。

但是对组织上言称嫁给首长就是就是革命工作这一说,梁晴始终保留着自己意见,并且非常反感。


她没想到谢长林此刻却把这些拿出来做文章。


想了想后,梁晴说:“呵呵,谢特派员,难道你能保证我在国军里就不会遭受性侵害吗?”

梁晴干脆单刀直入,不给谢长林留有余地。

谢长林知道想哄骗梁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只好如实的说了实话。

“那很难做到,你肯定会遭到轮奸,但我保证这样的事不会发生很多,这也是因为你这匹大洋马长的太诱惑人了,所以今后你遭到此类事情也不奇怪的。但是我能保证不会亏待你,这是有把握的承诺。”


梁晴为了先稳住谢长林,争取对完成“美人鱼行动”有一个好的外界环境,所以暂时不必和大特务头子弄僵了。

她说:“那好吧,我再考虑考虑,现在不做答复。”

“好,我一定给你一段时间去考虑,希望你能良禽择木而栖,回到大路上来。”


“好的,谢谢特派员的咖啡。对了,谢特派员,你能和美国军事顾问团联系上吗?”

梁晴决定将计就计的利用够了自以为是的谢长林。


“恩,当然。怎么,梁教导员小姐和美军顾问团也有往来?”

谢长林有点惊诧不已了。

“对,我有个好朋友是顾问团的成员,我想见见他。”

梁晴不客气的说。

“那好啊,我保证帮你联系上,他叫什么名字?”

“亨特.哈里斯。美军海军中校。”


“哎呀,梁小姐说的是亨特中校啊,昨天我还和他及顾问团的朋友一起喝酒来着那。”

谢长林觉得这下把梁晴争取过来是希望大增了。

“他不是在青岛吗?”

“对原来是在青岛,最近一段时间调到上海来了,海军司令桂永清上将和他商量海军布防的事儿那。”

“哦,这样啊,那帮我联系一下吧,就说我要找他。”


梁晴知道亨特找她找的肯定是天翻地覆的,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心上的人此刻也在上海那。


谢长林第二天便找到了亨特.哈里斯中校。

“什么?!梁晴也在上海,我的上帝啊!感谢主对我的无限恩赐,我要为梁晴疯了,真的,她是我的全部世界和能让我活着的支撑!谢将军,我得马上见到她,连一秒钟都不能耽误!”

原来亨特.哈里斯给梁晴写了不下几百封的信,都没能到梁晴的手里,他以为梁晴恨他而不理他那。因此本来战后他可以回国有份非常好的工作,但他毅然的放弃了,主动要求到中国来参加军事顾问团,就是为的寻找到心上人梁晴。


看到亨特那欣喜欲狂的样子,谢长林这才明白,原来亨特和梁晴是一对异国情侣的关系。

不过谢长林更觉得有了争取梁晴的机会了,毕竟美国方面是支持蒋介石政府的,他要亨特也一道来做梁晴的工作。

亨特太了解自己的爱人了,他知道梁晴看准的事儿一定不会改变,但他还是敷衍谢长林道:“没问题,我会劝说我的未婚妻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