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一章 私人军火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欢迎再次光临!”前台小姐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为韩振办理退房手续。

韩振点点头,目光却看着服务台边上的电视机。这会儿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

“三天前比斯特警署发生的暴力袭击海岸警卫队队员事件至今仍无任何进展,袭击者就是之前警卫队拘捕的非法入侵者,截至目前已造成超过十名警卫队员受伤,其中包括中队长迈克尔上尉,另外见习队员亚当斯失踪,而先前在海上抓捕嫌犯过程中落海失踪的队员尸体已于昨天被找到。据目击的幸存者回忆,嫌犯是一名中国籍男子,大约二十五岁左右,短发,瘦高身材……”

先是一个漂亮的女记者在镜头上飞快地解说着,然后电视画面切换到一个穿着海岸警卫队制服的胖子身上,“我们已经掌握了确切证据,将会在近日破获此案,维护比斯特的安全,捍卫我们的国家自由……”

韩振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地随口问道,“连海岸警卫队都有人敢袭击?这里的治安似乎不太好啊!”

“只要这个混蛋待在比斯特一天,治安就永远不会好起来,他除了会浪费纳税人的金钱之外,就会在电视上厚颜无耻地吹嘘!”前台小姐抬头看了一眼电视,手不耽搁嘴也快。

“你说的是这个胖子吗?”韩振指着电视上唾沫星乱飞的胖子笑了笑,“看来他非常不讨你喜欢!”

“他叫罗伯斯,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的头儿,一个十足的恶棍!——好了!这是你的信用卡,请在这里……”前台小姐猛地呆住了,接着又回头看了看电视。

韩振呵呵一笑,俯下身凑到前台小姐脸前,“我是中国人。怎么?我是不是很像电视里说的那个嫌犯?”

“呃……当然不是!就算是,我也不会举报你的。”前台小姐也笑了。

“为什么?”韩振一脸好奇。

前台小姐很放肆地贴在韩振耳边,“因为你看起来很顺眼……”

“谢谢!”低头看看她胸前那条深深的沟壑,韩振从她手里抽出信用卡,然后拿过笔,在账单上龙飞凤舞地画上一个名字:亚当斯。

“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喜欢这个国家的自由!”韩振自言自语着拎起脚边的大旅行箱,走出了酒店。

站在酒店门口,点上一支烟,韩振望了望远处街角,十字路口的两侧街口各有一辆防爆车,周围黑压压一批军警严阵以待,一群身穿马甲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正在盘查着来往的车辆,马甲上写着醒目的FBI字样。

不光是前台小姐,包括FBI,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费尽心机想要找的人,就在距离他们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悠闲地朝这边张望。两次全城大搜索,FBI和警察甚至连这个酒店的门都没进。俗话说地真好,灯下黑!

一辆警车呼啸着从酒店门口飞驰而过,韩振装作丢烟蒂,侧过身避了一下。就在这时,韩振脚边的大旅行箱忽然动了动。

“怎么?警笛声是不是听起来很熟悉,可是已经走远了。”韩振拍拍旅行箱,轻声说道。

没费什么手脚,韩振在停车场很轻松地弄开一辆车,然后将旅行箱塞进了车子的后备箱。在车里换上海岸警卫队的制服,压低帽檐,韩振心里盘算着,看来非常有必要在拜访罗伯斯之前先弄点装备。

全城范围的大搜捕虽然已经结束,但比斯特进出城的两条州际公路以及各个交通要道路口仍然被FBI和警察封锁着,想顺利从这只铁桶里脱身,就得费点工夫。不管FBI的办案能力和效率有多么不堪,比起那些海岸警卫队员来说,多少也能算地上一堆硬骨头,想啃他们首先要有副好牙口。一个人,两把枪,对付几十个FBI探员和防爆装甲车,韩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避开FBI的关卡,二十分钟后,韩振到达了海边。这是一个只有十几个小型泊位的码头,破破烂烂的已经废弃。确定了位置之后,韩振将车子开进了十三号泊位旁边的仓库。

打开旅行箱的卡扣,韩振一脚把箱子踢倒,说道,“伙计,出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吧。”

翻倒的旅行箱里滚出来一个人,正是比斯特海岸警卫见习队员亚当斯。

“你说的军火库是在这里吗?”

亚当斯连连点头。

仓库不大,三百来平米的样子。角落里停着一辆锈成了一堆废铁的皮卡,除此之外,里面空荡荡的,一眼就能扫个干净。

“入口在哪?”

“呜呜……”

韩振撕下亚当斯嘴上的胶贴。

“在那里!地板上有个铁环!”亚当斯蠕动着身子,向韩振示意道。

顺着亚当斯的视线望去,韩振的目光落在了仓库正中央地板上的一个铁环上。看起来铁环和地板上其他位置的一样,是用来在飓风来临时固定仓库里货物的,走近了韩振发现,铁环上的锈迹不均匀。很显然,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有人动过它。

韩振抓住铁环,试着提起,但铁环纹丝不动。

“向下用力!”亚当斯提醒道。

韩振转念一想,铁环就是用来固定东西的,本来就是向上受一股拉伸力,如果有机关,则开启方法肯定是向下用力。

果然,用力一踩,仓库的角落那辆破皮卡车在一阵咔咔的机械声中慢慢移动起来,原来的位置露出一个洞口。

拎起亚当斯,韩振沿着洞口后面的阶梯走了下去。大概十来米深的样子,阶梯尽头是一扇门。撬开门栓,拉开门的时候,韩振愣了一下。

地下室里堆着整箱整箱的军火。掀开一个木箱,里面是满满一箱子半旧的M16自动步枪,这样的箱子至少有五个。韩振粗略清点了一下,手雷三箱,AK47、AK74一箱,RPG火箭筒三具,SVD狙击步枪两把,M24狙击步枪五把,雷明顿700警用狙击步枪超过十把,甚至连凯芙拉防弹背心这里都有,各种型号制式的手枪更是多达十箱。

“这里是罗伯斯的私人军火库!那些M16步枪是他私吞警卫队的,M4正式装备军队之后,退役下来的大量M16步枪都转交给了预备役部队和海岸警卫队,罗伯斯侵吞了比斯特的一半,成为了他的私人军火。还有雷明顿和凯芙拉都是,其他的武器都是他走私的!他是整个南路易斯安那最大的军火和毒品走私商……”亚当斯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韩振若有所思地应道。

“除了我和迈克尔,整个比斯特警卫队里都是他的人,我们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是吗?原来你们俩是好人啊!”韩振取出一张照片,放在亚当斯面前,“认识上面的人吗?”

照片上有两个人,右边一个是秃顶的中年男人,穿着海蓝色海岸警卫队制服,亲密地抱着左边那个年轻人咧开嘴在笑。年轻人一身迷彩服,戴个大墨镜,微笑着束手而立。照片的背景是一个漂亮的花坛,花坛后面是一栋四层小楼,小楼外墙上“比斯特”的名字和海岸警卫队缩写字母清晰可见。这个地方韩振很熟悉,而亚当斯更熟悉,因为照片的拍摄地就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办公楼的正门前面。

“认识!上面的那个年纪大点的男人就是罗伯斯,旁边那个年轻人看起来很陌生,我没有见过。不过,他应该是SEAL(美国海豹突击队)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是SEAL的人?”

“他身上的不是三色沙漠迷彩,而是海豹突击队刚刚装备的数码沙漠迷彩。目前,也只有SEAL装备了这种新型迷彩。”

“是吗?!”韩振不禁对这个警卫队新兵蛋子刮目相看。这种新型迷彩知道的人多,但见过的人少,亚当斯居然能从照片上一眼认出来。

“海豹突击队……”摸出那个奇怪的金属牌子,韩振轻轻念叨了一声。

最初韩振和亚当斯一样,通过这种新型迷彩判断照片上的年轻人是SEAL成员,而且从以往的惯例来看,执行那种见不得光的任务也大都是SEAL,但是SEAL的队徽是由一只老鹰两脚各抓一支枪与鱼叉围绕着海锚所组成,可在照片上这个年轻人的尸体上找到的士兵牌,上面像是徽记的图案却不是SEAL的队徽,也没有标注其他信息。那种徽记是韩振第一次见到。

“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年轻人,我猜测他应该是罗伯斯的儿子。我一次听迈克尔说过,罗伯斯的儿子在SEAL服役。我到比斯特才半年,知道的东西不多。——但是,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你要的东西我也帮你找到了,你有足够的军火去对付罗伯斯,请你不要伤害迈克尔!”亚当斯挣扎着想起来,“我发誓,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了!不要伤害迈克尔!”

沉思了片刻,韩振依然没有头绪,亚当斯知道的他全都知道,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但亚当斯的话让他有了另外一个主意。

抓起身边的一把M16,插上弹匣,哗啦一声拉动了枪机,“别他妈给我提迈克尔,如果不是他碍事,老子现在也不会跟只老鼠似的被追地满街跑!你是我的人质,没资格跟我讲条件!我想你应该知道的,人质有利用价值才算是人质,我现在既没有任何危险,不需要你做我的挡箭牌,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你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价值,只能算是一个俘虏。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迈克尔就值得你冒这么大险?”

黑洞洞的枪口让亚当斯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身子,但随即又抬起了头,“迈克尔真的是个好人!”

“伙计,好人不一定有好报。要是我真杀了你,你不会后悔?”

恐惧在亚当斯的眼中慢慢消失,“会……我不想死。但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替迈克尔来当人质!”

能够让男孩瞬间成为男人的不是女人,而是血与火。此时的亚当斯和警署中那个被鲜血和枪声吓地失声痛哭的亚当斯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目光坚毅而无畏。

试探亚当斯的结果让韩振很满意,他和迈克尔绝对不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他们的感情深地更像父子,只不过肤色不一样而已。

收起枪,韩振解开了亚当斯身上的绳索,“你知道迈克尔昏迷中说了什么吗?亚当斯还是个孩子,请你不要伤害他!迈克尔现在在医院里,死不了了。”说这话的时候,韩振觉得自己很卑鄙。利用最无私真挚的队友之情去威逼利诱一个涉世不深的孩子,非常卑鄙。

“谢谢!”忽然恢复自由,亚当斯有点难以致信,他有点搞不清楚眼前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究竟想干什么了。

“不用谢我!我不杀你,不是我不敢杀你,而是我忽然想起来你对我还有用。”韩振为自己找了一个很勉强的开脱借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