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父亲木到这个程度,连死神的脚步都没有感觉得到,真不可思议。那天凌晨四点,父亲睡不着觉,就起床坐到大门口的一张竹椅子上,呆呆地出神。这个姿势是年过八旬的父亲一惯的资势,是一块木雕的姿势。母亲也起来了,准备到镇上卖菜。八十岁的母亲已经挑不动担子了,就用手挎一只篮,重十斤左右。母亲挎上篮子,准备走了,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蓦然回头,看了一眼父亲,觉得父亲跟平时的坐姿有一点不同,有点瘫软的感觉。母亲就放下篮子,临近了看父亲,突然发现他的脸色在渐渐发黄。母亲一惊,知道不好,便急急忙忙地喊人,打电话。等我从两里外的镇上赶到的时候,母亲已经将父亲扶上了藤椅,让父亲以比较舒服的姿势躺着,一边大哭着喊父亲。父亲双眼紧闭,没有任何反应。我上去摸摸父亲的手,还是温的。又联想到狼外婆去世前三天,手已经冰凉了,便觉得父亲应该还没有真正的死去,应该还有知觉的,只是表达不出来而已。母亲却慌忙地要给父亲换上老衣,她让我跪在地上烧纸,一边又叫我上前帮忙给父亲换衣。换好了,又把父亲搬到木椅上端坐着,一只手扶着父亲生前从来就不屑于一用的拐杖(记得我从黄山买回来的时候父亲不大高兴,一是心疼钱,二是不服老吧),另一只手母亲塞了一把钱。我这时才想起来,老人临死时是要捏一把上路钱的,可惜当时走得慌张,腰里一分钱也没有。当时一接到电话,便急匆匆的往家里赶,极希望见父亲最后一面,看有什么遗言留下来。可惜父亲一句话也没有说,也许是因为死神太迫不及待,它等的太久了。母亲想起来,那天凌晨,父亲确实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就急匆匆的去了另一个世界,留给他的子女一个很大的省略号。

我们总觉得父亲应该是有话交待下来的,他的六个子女,虽然各自成家,有一碗饭吃,可也都在人生的路上磕磕碰碰的,从来没有舒服的过一天。他老人家怎么就那么放心,安安静静地走了呢?我们这个地方,说老人临过世之前,阎王要答应他三件事的,他满意了,也要在遗言中交待下来,好让他的后代有一个奋斗的方向。我的父亲一直很清醒,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回光返照,好象是一种不大正常的死法。正常的死法是老人去世前,胡言乱语数天后,陷入弥留状态,忽然有一天清醒过来,吩咐后事,对家中主要成员作个交待,这才死去。这样让后代有一个准备的时间,有一个接受的时间。哪像我的父亲,一句话也不说,说走就走了。

母亲说父亲生前,看到母亲胃胀气越来越严重,一口接不上一口的哎气,就叫母亲别挂吊水了,说人生来就是要死的,我们也活这么大年纪了,够了,何必浪费那个钱呢。父亲去世前几天,母亲实在忍不住挂了一次吊水,父亲很是生气,跟母亲狠狠的吵了一架。我老婆听说了这件事,说老年人吵死吵死,一吵就死,两个老人今年肯定有一个要走。当时我一想,就让正在准备高考的女儿请了半天假,一家三口一道去看望了父母。老婆说,你两位老人要是有一个三长两短的,一定要等着你家大孙女考大学之后,也就只有一个月时间了,一定要等着啊。父母亲当时都笑呵呵的,一口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