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长春倒卖人体胎盘黑幕

交易篇

医院流出人体胎盘

记者花250元购得

胎盘包装袋上有产妇姓名,而该产妇是在长春市妇产医院生产的

一块本该属于产妇所有的胎盘,竟从医院里流出被人秘密倒卖。

交易在长春市妇产医院大厅内完成,交易过程中医院人员并没有现身,神秘中间人独自到医院楼上取货。记者拿到的胎盘包装袋上有“胡** 产三”字样的标签,而记者调查证实胡**就是在长春市妇产医院生产的。

7月下旬,记者通过调查,揭开了长春倒卖人体胎盘的黑幕。

接头十分神秘

中间人“帮忙”

医护人员不露面

整个交易链条被胎盘贩子布置得很严谨,在见面前,中间人曾几次发问:“哥们,你不是记者吧?”

“得预定 还得批条子”

7月25日11时许,一个网名为“危险”的男子(以下直接简称“危险”)进入记者视线,他是主动搭讪要帮记者找胎盘的。这也是记者在前期调查胎盘线索3天期间,第一回跟长春贩卖胎盘的贩子接轨。此前的几个胎盘贩子,虽然在电话中或者网络里声称手里“有货”,但是贩子都不是本地人,称只能在外地往长春发“干货”(烘干后的胎盘)。至于质量能否保证或者是否是骗局,记者不得而知。

“危险”告诉记者他曾帮人弄到过胎盘,“现在没有熟人医院根本不敢卖,所以得找人疏通关系。我在那买过,要找人,新鲜的和粉的都是200元一个。”“危险”说之所以有人买胎盘粉,是因为对吃新鲜胎盘打怵。

“他们好像都是预定,说还得批条子。”“危险”告诉记者,“这个不让卖......提前2-3天预定。不信你问问哪个医院敢公开卖胎盘?”

200一个 ,没提中介费

“危险”还告诉记者,因为买卖胎盘违法,所以必须小心谨慎,而为了保证医护人员的安全,绝对不能让买家跟医院的人见面。“你给他(医护人员)钱吧,200一个,我不要(中介费)。”

两次接触后,“危险”渐渐放松了警惕,他跟记者约定争取在三天内给记者找到“鲜货”(就都是刚生产下来的胎盘)。

三问“你不是记者吧”

在与“危险”达成交易细节后,“危险”在网络上消失一天。而此时,记者也开始排查与他说话的细节,因为此前他已经两次质问记者:“你不是记者吧?”

26日15时许,记者的QQ收到一个离线消息,显示的是“危险”当日上午10时多给记者发来的数条消息,但都是一个意思:需要记者马上联系他交易。当日15时40分许,记者电话联系了“危险”,他电话里再次发问:“哥们,你真不是记者吧?”

在电话里他说已经和医院的人联系好了,刚刚下来一个男孩胎盘。“东西那边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要是取的话,就不放冰箱里了。”“危险”突然提出交易让记者措手不及。

交货一波三折

两次更改交易时间

不断反侦察记者

两次跟“危险”接触后,他承诺可以在7月28日前给记者弄到胎盘,后来事实验证,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反侦察记者,交易时间被“危险”故意两次更改......

中间人露面了

按照事先约定,本报报道组成员将兵分两路赶到现场,一组直接接触“危险”,与他在医院大厅内交易;另一组暗中跟踪“危险”与医护人员交易。

就在记者电话联系“危险”告诉他有人去跟他接头时,他突然改变交易时间,称要19时后交易,并以电话没电为由,索要交易记者的电话号码。记者将接头记者的电话告诉“危险”后,他又告诉记者电话没问题了,并改回原来的交易时间,告诉记者18时在长春市妇产医院门诊等他。

17时30分许,两组记者提前到达门诊。此时,门诊内患者寥寥无几,两组记者同时发现一个“黑衣眼镜男”在大厅内若无其事地徘徊(事后证实他就是“危险”,也是第一个出现在记者视线中的胎盘贩卖网络可疑人之一)。而他为什么提前半小时就出现在大厅内呢?

事实证明,当时确是记者和胎盘贩子互相监视对方。记者一共四人在现场,而根据观察判断,胎盘贩子也至少有三人在现场。

对50元中介费表示不满

17时53分前后,“黑衣眼镜男”给记者打来电话,说已经到了门诊的电梯旁,希望接头人与他见面。

双方在电梯口见面后,“黑衣眼镜男”独自去取货。大约10分钟后,“黑衣眼镜男”回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手提的塑料袋离身体很远,好像很怕沾到身上。

“黑衣眼镜男”称:“东西在这呢。”接头记者之后用手摸了一下,发现东西软软的,凉凉的。

然后接头记者拿出了250元钱,告诉他200元是货钱,50元作为酬谢金。“黑衣眼镜男”认为应该是200元中介费,但随后又说:“50就50吧,为了这点钱犯不上。”

胎盘贩子网络

至少有3个人

从进入医院到离开,两组记者经历整个交易过程约25分钟左右,共发现胎盘贩子网络至少3个可疑人物。

人物1:“黑衣眼镜男”——“危险”

事实上只有他出面完成交易过程。

人物2:“白背心短裤男”

17时41分,一穿白背心短裤的中年男子,年龄大概45岁-50岁之间,在门口附近的椅子上坐着,偷偷注视着进入医院大厅的每一个人。17时46分,他又转到接头记者的斜后方。 18时左右,在“黑衣眼镜男”取货时,他再次来到接头记者身前,停留片刻后自东向西走过。后来另一组暗中记者也发现“白背心短裤男”,他正好出现在“黑衣眼镜男”上楼等电梯的位置,不停张望,像是放风。

人物3:“蓝裙女”

接头记者等“黑衣眼镜男”时,电梯下出现一名年轻女子,穿蓝色裙子,一手拿饮料瓶,一手拿纸兜。正好坐在了接头记者所在长椅的右侧长椅上,她一直偷偷注视着记者,并用手机发信息。直到交易结束她才离开。

真从这家医院

流出来的吗?

交易完成后,记者打开黑色塑料袋,一个胎盘血淋淋地摆在面前,令人不寒而栗。虽然记者没能看到中间人和医院人员的交易过程,但这个胎盘的外包装暴露了重要线索......

包装袋上有产妇姓名

之前在与“危险”谈判时,他告诉记者医院的管理流程很规范,卖出胎盘要领导签字,还要用一天时间做12项检查。

但当记者打开黑色塑料袋后,并没有发现检查报告。只有一个“麻醉包装袋”里面包着一个裸露的胎盘,“麻醉包装袋”上有产妇身份:胡**,产三。

护士证实该产妇确在该院住院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这意味着这个从医院内流出的胎盘,很可能就是该医院产三疗区胡**的,事实会是这样吗?

当晚20时10分许,记者在长春市妇产医院产三疗区发现了胡**的信息。一名护士证实胡**确实在该医院产三疗区902病房。

产妇家属称当时没要胎盘

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胡**的家属告诉记者,因为听别的产妇说生产后要花钱买回自己的胎盘,所以放弃了胎盘,至于去向也没做了解。

记者:你家的(产妇)贵姓?

胡家属:姓胡

记者:是胡**吗?

胡家属:对。

记者:咋没要胎盘呢?

胡家属:别人说要那玩意得花钱。

记者注意到,胡**档案显示她22日在医院生产,为何“危险”说成是“刚下来特意留的”,而且记者第一次联系他时就已经是24日,中间人为何当时没直接给记者胎盘,反倒拖延两天,意图不言自明。

秘密倒卖胎盘已成网络链条

“黑市”潜规则触目惊心

2005年3月31日国家卫生部曾发文(卫政法发〔2005〕123号)《关于产妇分娩后胎盘处理问题的批复》,明确要求产妇分娩后胎盘应当归产妇所有。

产妇放弃或者捐献胎盘的,可以由医疗机构进行处置。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胎盘。如果胎盘可能造成传染病传播的,医疗机构应当及时告知产妇,按照《传染病防治法》、《医疗废物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进行消毒处理,并按照医疗废物进行处置。

此文已抄送: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局。

但记者调查中发现,贩卖人体胎盘整个网络链条最重要的一端医院人员一直躲在幕后,规避风险,只有掮客在前台交易,给医院“挡事儿”。

在深入调查胎盘倒卖网络时,一些“黑市”的潜规则更是触目惊心:中间人把生男孩下来的胎盘叫出高价,有的产妇条件好甚至是头胎男孩的,价格要高于生女孩下来胎盘的一倍;本是胎盘归产妇个人所有,竟有医院人员要收费才还产妇胎盘;怕买家恐惧鲜胎盘不好下口,医护人员竟自制焙干胎盘粉灌胶囊出售......

内幕披露

怕买家恐惧鲜胎盘不好下口

医护人员自制焙干胎盘粉灌胶囊

“焙粉也是新鲜的,磨成粉灌胶囊,我朋友说,你要是用药的话,不建议你用新鲜的,用他们的焙粉。”胎盘贩子“危险”在最初向推荐记者胎盘时,不建议给记者找新鲜的胎盘,一方面有风险,可能会“露馅”,另一方面也麻烦,焙粉灌胶囊直接吃方便,用他的话说还实用。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