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校招生腐败已呈产业化之势--教育忧思录3

飞得更远 收藏 30 711

几天前笔者发了《中国,你有名校吗?--教育忧思录1》、《高考加分,“明错”何以盛行?--教育忧思录2》的小文。几位笔友发来贴子,言此二文言之有物,切中要害,要多写几篇。可怜的版主也错爱,两文都加了精,还将《忧思录2》拉到铁血的主页。笔者再写一篇,权作续貂之作。

纵观国内高校招生腐败愈演愈烈,大有形成产业化之势。这并非笔者耸言:从时间上,腐败覆盖高考招生的全过程;从空间上,已形成高校、地方联合腐败军团

一、招前腐败---家长为加分而奔走

高考加分制度,为权者、财者大开方便之门。家长都知道,给孩子搞个“少数民族”或弄个“三好”、“优秀”、“体育尖子人才”证书,一般就可以加10到20分,这对于多一分超几千人、竞争激烈的今天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

某区长为让儿子进广东某重点高校,先是在本地区动用关系资源,花重金给儿子办了个“假华侨”身份。然后不惜动用公款、公车,三下广东,请客送礼,终于心想事成。人还没入校,研究生导师都已经确定。

许多考生在考前去向已经明确,这就是高校中的毒胎---条子生。所谓条子生,就是凭领导批条、凭特殊关系招进来的学生。可以说,条子生每个学校都有。校方招条子生,一方面是出于无奈,学生的家长以高干为主,打电话、批条子来,学校惹不起。另一方面可以拉关系。如招个某报社领导的孩子进来,这家报社可以帮学校做宣传,关键时候也可化解危机。如某大集团老总的孩子进来,学校可以在那里给学生找实习基地,也有利于毕业生找工作。

还有因为地区间加分制度、录取分数线的不同,造成大批伪造学籍的“高考移民”;还有屡有曝光、触目惊心的高考考场作弊。这些腐败现象,早在高考开始之前就已经乌烟瘴气、四处弥漫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招中腐败---高校“卖分” 成为公开的秘密

招中腐败集中体现在高校特殊招生上。目前,国内高校特招分艺术特长生、高水平运动员、自主招生和保送生四个大类,四类中自主招生报考的考生最多。

我们就晒一晒所谓的自主招生。自主招生作为教育改革的一个新举措,可以说从一开始就广受争议。争议在哪?就是运行过程中不够透明。用纸牌打过百分的朋友都知道何为底牌,只有庄家掌握并使用,别人不知道。其实,自主招生的底牌只有校方和少数招生大员知道。这样,不少大学,包括名牌大学为了创收,把招生作为生意来做,将考生当成一本万利、年复一年、可持续开发的“经济增长点”,公然或变相地出卖考分。“花钱就可以上大学”,出大价钱可以上名牌大学”,这一切已不是什么潜规则,而是成为公开的秘密。

近年来,自主招生的“黑幕”屡见报端,在公众眼中自主招生已经与“走后门”、“托关系”、“暗箱操作”画上等号。随着 “钱学交易”愈演愈烈,原本公平竞争的高考招生制度遭到严重破坏,加剧了公民受教育机会的不平等。自主招生备后质疑原因何在?调查显示,76.6%的公众认为,原因在于部分高校自主招生过程不透明;68.6%的人认为原因是存在权势者的“暗箱操作”;66.1%的人认为原因是自主招生政策本身存在漏洞。

高校曾是我们心中的“圣洁之地”,以高考分数论英雄,平民的孩子,高官的子女,富商的子弟,都一视同仁,可摆脱以许多社会上的瘴气。但随着校园社会化倾向日益加剧,高校不仅不再是“真空地带”,而成为腐败的重灾区。 高校招生应当引入外部监督制约机制,做到真正意义上的“阳光操作”,同时还要加大打击力度,对那些仍敢胆大枉为者决不姑息手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招后腐败---稳住神痛下杀手

招生后的腐败,主要表现在学生入学后的“乱收费”上。高校乱收费对学生和家长而言是没有选择余地的,要么乖乖交费,要么放弃接受高等教育机会,正所谓“高校为刀俎,学生为鱼肉”。

据报道,实行收费制的高校,学费上涨十分迅猛,其它收费名目繁多。一些高校打着军训的旗号,统一购置“军服”、“迷彩服”,学生花了好多钱,训上个十天八天,这些高价服装就没用处;一些高校,打着“公寓制”旗号,在新生入学之初统一购置价高质劣的被褥、制服、洗漱用品,随意加价,赚取学生的钱;一些高校借口改善学生生活,发卫生卡收费,发用餐卡收费,室内摆个彩电收费,加个壁橱收费,挂个窗帘也要收费。这些名目繁多的收费累计起来,少则几千元,多则过万元,新生苦不堪言,家长忍气吞声。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想上学就得交钱,不想交钱就别上。

可以说,高校乱收费已经成为我国高等教育的一大顽症。尽管中纪委和教育部也加大了对高校乱收费的查处力度,但高校乱收费并没有得到根本遏止,禁而不止,顶风而上,甚至一些高校在收费手法上变得更隐蔽和诡秘。

笔者认为,高校乱收费禁而不止的原因有二:

一是对高校乱收费的性质认识不足,只把乱收费当作一般的“不正之风”进行处理,只以党纪政纪处分了事,处罚不上法律,触及不到要害,助长了乱收费的嚣张气焰,打击了群众检举、抵制乱收费的积极性。现代行政法理论认为,公办高校接受国家的授权和委托从事高等教育,拥有的一些重要权力(如招生权、授予学位权等)具有公权力性质。高校在招生过程中的乱收费从本质上讲,是另一种形式的“权力寻租”,是公权力的滥用。国家对这种行为的处罚完全可以“法律化”,甚至“犯罪化”。

二是缺乏能够与高校抗衡的力量对其进行制约。在没有制衡的条件下,任何权力都会行使到极至,这是真理,高校也不能例外。我国目前能够对高校进行监督和制约的力量只有上级教育行政管理机关。然而,各级教育主管部门对高校的乱收费理解、庇护有加,不可能指望通过教育部门来彻底遏止高校的乱收费。因此,需要“第三方”来制约高校的权力。最恰当的方式就是司法介入。要赋予学生起诉高校的权利,允许学生在认为高校招生和收费问题上不公正、不合法,侵犯自己合法权益时,向法院提起诉讼(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考生对高校的招生和收费行为是不能向法院提起诉讼的。这样一来,学生在高等教育关系中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没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本文内容于 2009-8-4 19:15:20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