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55.html


契科夫随着第二批部队渡河来到了黑河码头,截止到8时已经聚集了1100名第57师173团的官兵和10辆MC-1坦克装甲车和30门火炮。先前渡河的第一批部队正在清理码头附近废墟之中躲藏的中国士兵,加固外围工事以防止中国军队反扑。

在警卫的簇拥下来到了阵地的最前沿观察敌情,通过望远镜契科夫看到对面的废墟中人头闪动,显然是华军步兵在炮击后往预设的阵地运动。观察了一会儿,契科夫发现所有的华军都戴着钢盔。据契科夫所知,现任黑河督军秦汉的黑龙江保安第三旅是一支地方武装,怎么会给所有士兵装备钢盔,要知道红军战士现在戴的还全是布帽子呢!

契科夫很快就断定眼前的敌人肯定是华军的精锐,看来秦汉将他的主力部队都放在黑河了,毕竟作为黑河的最高军政长官,这失土之责可不是秦汉能承担的起的。虽然眼前这股华军精锐可能会使红军在进攻上会有所困难,但只要歼灭这股中国军队,那么黑龙江中部就没有任何能对阿穆尔州和海兰泡产生威胁的军事力量的存在,正是毕其功于一役的最好时机。

黑河码头位于黑河市北面,正对着江北的海兰泡,是俄军的重点登陆区域,也是郑锡联旅的重点防守区域。由于俄军炮兵和空军太过强大,而且部署在海兰泡的俄军重炮兵可以直接轰击这一地区,郑锡联主动放弃了离河岸约800米的第一道防线,将部队后撤到以海关大楼为中心的第二道防线。

黑河和海兰泡作为中俄边境最大的两个城市,边境贸易相当的活跃,故这里的海关大楼也十分高大和豪华。大楼的设计和建设都出自俄国人之手,质量那是没的说,当周围的房屋都变成残转断瓦的时候,四层的海关大楼依旧挺立在那里——尽管被炸塌了一角。

“司令员同志!”57师173团团长尼柳申科上校带着几个警卫来到了契科夫身边,“这里非常危险,您还是回到师指挥部去,这里有什么情况我会立刻向您汇报。”

“尼柳申科同志,看到前面那栋海关大楼了么?”契科夫指着前方600米处的海关大楼,“那里是方圆千米之内的唯一制高点,敌人肯定在那里布置重兵防守。”

“看到了,司令员同志。”尼柳申科举着望远镜向海关大楼望去,“听说这栋大楼还是我们国家的设计师负责设计和建设的,挨了这么多的炮弹依旧屹立不倒,真实奇迹啊!”但现在显然不是赞叹俄罗斯建筑宏伟和坚固的时候,尼柳申科改口道:“司令员同志请放心,171团一定会完成攻占海关大楼的任务,肃清里面的中国军队。”

俄军的重炮兵火力覆盖开始向后延伸,第一批试探攻击的俄军1个连大约100余人在3辆MC-1坦克的掩护下来到阵地的最前沿。随着尼柳申科一声令下,这个100余人的步兵连跟在铁甲车后面,开始小心翼翼地向海关大楼推进。

面对俄军阵地的海关大楼上建筑物上有五六个碗口大小的洞,洞口后面端着加装瞄准镜的美式M1903狙击步枪的战士正趴在那里瞄准着跟在装甲车后面向前推进的俄军官兵。

随着俄军官兵越来越靠近海关大楼,尼柳申科的心跳越来越快,爬在地上举着望远镜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华军阵地上的东京。

“砰!”前方废墟某处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举着镰刀铁锤旗帜的俄军旗手身子向后一仰突然栽倒在地,跟在坦克后面的俄军士兵条件反射般立刻趴在地上,坦克也缓缓转动炮塔指向中国枪手所在的位置射击。废墟中的枪声不紧不慢地响着,每一声枪响之后总有一个俄军士兵受伤倒地。海关大楼前中国人挖了两条壕沟,使得坦克不能继续前进,只能停在壕沟前提供火力支援。

随着红军离海关大楼越来越近,中国军队在废墟之中暗藏的火力相继被吸引出来。虽然这些火力不能对坦克造成实质性伤害,但却压得跟在坦克后面的俄军抬不起头来。俄军的血肉之躯终究抵挡不住猛烈的火力,观战的尼柳申科对中国军队的防守有了相当的了解,见到己方部队伤亡过大,于是下达了撤退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