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白川西游侠录 外传 第一章 不杀之剑 第一节

铉铁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size][/URL] 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 凌晨。有雾在尚昏暗又微明之中淡如纱,弥漫四野。 驿道古旧,路边湿漉漉的,青枯交融。 驿道从剑南道的剑阁延伸过来直到益州府,再延伸到无边无际。 由于天色还早,一路上只有踽踽一位独行客。一边还吟哦着,声情并茂,歌声妙曼而悠扬:青青圆中葵,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45.html


一年之际在于春,一日之际在于晨。

凌晨。有雾在尚昏暗又微明之中淡如纱,弥漫四野。

驿道古旧,路边湿漉漉的,青枯交融。

驿道从剑南道的剑阁延伸过来直到益州府,再延伸到无边无际。

由于天色还早,一路上只有踽踽一位独行客。一边还吟哦着,声情并茂,歌声妙曼而悠扬:青青圆中葵,朝露待日嘻,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昆黄华叶衰。百川到东海,何日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又有: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

穿过层层纱雾,天也渐亮开了。

原来是一远足的游子,布衣宽袖,草鞋朝上裹着短打的绑带,素面朝天而歌。

额头上的散发在微风里飘洒,不羁状与实际看上去的轻轻年纪太不相符。

“少爷,这远足真否能陶冶你的情操?这荒芜真否能成就你的事业?”僮子剑书早就发出这类似的牢骚不下二十次。远远地拖沓着缓行。

公子小白任凭雾气淋成水在脸颊上流过。

又一股小山脚深处的雾被风推着拂过公子小白的脸,清凉。

公子小白有些心血来潮。山岚的妙不可言,很容易让人产生莫名其妙的迷恋。

居在九霄外的神仙也不过穿梭在这样的霭中。

公子小白沿着通衢狂奔了一会,直到喘息起来,这样可以暖和一下身心,驱赶寒雾。并且有了种神仙的感觉,就是太累了点。

回头已经远没有了僮子剑书的影子。这家伙一会过来一定又是牢骚满腔了。

隐约有古琴的音律传过来,透过雾霭传过来的音律,真是别样的感觉。

公子小白兴奋地下坡,踩在卵石堆砌的溪水中央,张开双臂,愉悦在清澈山溪间。

“世间若是没有了水,不知会变成何等模样。”公子小白突发奇想。

音律越来越近,越发哀伤的曲调,与初春的勃勃生机格格不入。公子小白想了下,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这是什么曲调。

对面坡上的树已吐芽,嫩绿鹅黄的如美梦。

追雾!公子小白刹那间决定翻到对面的坡上看奏曲的是何等的世外闲人。说不定是神仙在雾里对鹤弹琴。山腰上的雾更浓了点,浮动的若散又聚,悠扬的让观者驻足心动。

有调弦声,很是清脆。三五下之后,丝丝入扣的弦乐再次奏起。对方可能感觉到了有人过来驻足观赏?

公子小白一时不知所措,止步,这样打扰对方是不是过于唐突了?

每个人都会在不经意间跟自己较劲。很多时候做事就在一念之差间:公子小白横竖把脚一跺,上了对面的山坡。

犹如人的生老病死一样。在万物重获新生命的春天里,枯草掩盖不了的新芽,这是昭示生机勃勃?

面对嘎然而止的音律,公子小白怔怔。

公子小白转身,身后已经被雾色淹没的什么也看不到。一阵轻风吹过,眼前雾色顿开,可是没有了雾色的遮掩,景致却是另一番惨淡:杂树的间隙中,一滩干涸了的血迹,一领青衫,一副泰然的安闲神态,嘴角甚至还有些微笑。满头黑白相间的花发,花须。老者躺在满是枯草的坡地上,地面有残枝碎叶,显然这里是曾经经历过厮杀后的现场。有了一声鸟儿的鸣叫,空旷格外响亮。

公子小白极力控制狂跳不止的方寸不乱:这里没有闲云野鹤的世外高人,只有谋杀!!

“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余兮思无穷。是知丝竹微妙兮均造化之功,哀乐各随人心兮有变则通。胡与汉兮异域殊风,天与地隔兮子西母东。苦我怨气兮浩于长空,六合虽广兮受之应不容!”透过雾气,传来甜美柔和的吟哦:配着妙曼的弦乐,一丝轻悦微妙的感觉。

“你奏的这曲叫什么?”公子小白了了应付了下。想开溜了。

“胡笳十八拍。”

“难怪如此哀婉。”公子小白恍然大悟。

“因为那曲调就是我这二十多年来的真实写照。”

“你从西域来?你感同身受?你很苍老吗?”公子小白一连三问。整个人看来想走也不能了。

“你认为呢?”对方故意调侃。

“我来这里是追仙的,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公子小白由于过于紧张,语无伦次起来,“你奏的既然不是什么和谐乐曲,我想神仙是不会来了。”

“神仙?”对方几分挑逗的反诘,“我若是仙女呢?”

“仙境该是遍野琼浆玉液、香径小轩,可这里,这里除了萧杀,还置具死尸,这里简直形如地狱。”

“公子觉得我是魔女不成,果然有胆有识有风趣。”

“你在故意等我?还是我无意间闯进了你的生活?”公子小白彻底慌了神。

“你知道吗,这地上睡去的老者,他生前已经是扬威立万的名人了。”

“那关我什么事呢?”公子小白四下打量满眼尽是山岚拂动,寻思着僮子剑书也该过来接应自己了,至少自己也要尽快逃离这里,撇清与死者的关系。

“公子别心不在焉,看不起地上睡去的老者,当今天下无数天涯浪子敬畏这逝者,仰慕你脚下横着的剑,那叫不杀之剑。”

“你说故事给我听,你杀人越货的事,我没看到,我只看到一个睡去的老者。如果有人问起,我就这样说,这也是我看到的。至于你说的不杀之剑,跟我也没干系。”公子小白很是执著自己的念头。

公子小白蹲下身子,这下才看清楚脚下一柄墨黑色,长长的铁铗。

“刻满了沧桑。”公子小白叹息:疤痕累累,伤迹斑斑。

“那铁铗就是他一生荣誉,你别轻窥它,你若拿起它,你也便是英雄了。”

“我也是名师门下学过剑术,我也有虽不是绝世宝剑,却足可以防身之用的利器。我不贪别人的虚荣。”

“你始终只是个无名小卒,嫩得就似这里熬了一冬,刚从树枝上冒出的绿芽。”

公子小白显然有些被讥讽地怒形于色,“我已经瞻仰了名人,你还为何鬼鬼祟祟不走出来。”公子小白说着,抓剑柄起身,弹指挥剑,疾刺向雾气里。

雾里一片迷茫,罘思一般堵了公子小白的视线。

“你真是太年轻,太气盛。”声音从公子小白耳边传出。“好俊秀的身手,好花哨的架势。”

公子小白一击不中目标,已是一身虚汗。

“公子已经拿起了这不杀之剑,就别指望丢下它。”带有命令地口气。

“为什么?”

“因为它关系到我的家族的怨仇,几百号人的清白。”

“我无德无能,我现在只关心我自己的清白。”公子小白终于明白对方的良苦用心。

“挟泰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声音柔中不失坚毅,“别失了大丈夫的气度,有些人你认识了几十年,也不会成为朋友,有些人不谋一面,只一次浅谈便可以生死相托。”

公子小白的精神几次被戏谑地几近崩溃,反感不言而喻,哪还想去为对方办事,被这翻话一说心又软了下来,“我也只是凡夫俗子,烘托出如此诡幻莫测的风景来吓唬我,大概我帮不了你。”

“这个睡去的老者叫金城所至,这柄不杀之剑里藏了个绝密。”

“你都知道了,哪还有什么绝密呀。”公子小白惨淡一笑。

“你不久就会知道,你这段拥有不杀之剑的日子,将会引出一段尘封已久的精彩故事。将使你的阅历资历提高几个档次。”

公子小白从对方口气知道对方铁了心让自己帮这个忙。只有沉默,想不出藉口推辞。

“经历了一遍这个尘封已久的精彩故事,公子一定会从中受益匪浅。”

“但愿如此,何况我还有自己的事也要做呀。”

“你依旧去进行你的壮游,继续你的仗剑去国,找寻神仙。”

“你真透彻了解我?”公子小白让对方点拨的一点疑惑也没有了,“你可否走出来让我见一面。”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我们碰过面,只是你没在意过我,我会在必要时候站出来。我还知道公子是性情中人,极守承诺。”

“我就试着帮你这一次。”公子小白点头,心里却很不痛快,不出来见面,定不会是什么好差事,更何况孰善孰恶还不得知,我凭什么尽力帮你。

“记住我也是性情中人,我不会用不可告人的坏事来害你,我希望这件事之后,我们能成知己,我希望我没有看走眼,我认识中的公子是个侠义之壮士。”

这套欲擒故纵的言语,也只有了解公子小白的人才可说得出。

“你姓甚名何?我下次遇见你总要称呼你。”

对方沉默了下,“英雄不问出身,你称呼我为仙人指路就可以了。”

公子小白想笑起来,这也算是指路?

公子小白不得不提着这黑不溜秋的铁铗,把它当做一个光荣的任务来完成,公子小白既想证实自己是个答应了人家的事就一定负责到底的人,又不免多了层疑虑,此人虽音似夜莺般顺耳又豪爽,也不定不是歹人,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为虎作伥的帮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