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啸 正文 第 九 十 四 章 无耻编造

zwj3993261 收藏 15 1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510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2.html


克里萨接过话头道:“美国人都是英国的后裔,当然要说英语了。”

多吉的战友也插话道:“我们是中国人当然要说国语了,特别是对你们这些外国佬。”

针锋相对,多吉已占上风。他微笑道:“鲍勃先生,我说藏语你听的懂吗?”说着,他用藏语骂道:“该死的美国佬。”然后笑问:“鲍勃,我说的是什么?”

鲍勃直摇头,NO、NO,你还是说汉语好了。

“哈哈,你看听不懂吧,用藏语骂你你都不知道。”

鲍勃耸耸肩,尴尬地笑了。

到了多吉的家,看到了漂亮的两层藏式小楼和院子里两台大货车,鲍勃一脸怀疑,直到一个几岁的小孩跑出来抱住多吉的腿叫爸爸,鲍勃这才相信。

在得到多吉的同意后,鲍勃让克里萨把多吉的家从里到外拍了个遍。他和多吉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喝起了女主人沏好的酥油茶,有目的的聊了起来。

按照美国人的标准,多吉的家只能算是个低收入家庭。但却亲情浓郁,妻贤子孝,热情好客,那份浓浓的和睦之情让鲍勃羡慕不已。相比之下美国家庭就像个临时组合,相聚时陌生冷淡,没有关爱,只有义务。

多吉的家让鲍勃感到困惑,对美国媒体的宣传产生了疑问……。

为了获得多吉的好感,鲍勃和克里萨讨好的称赞女主人漂亮,孩子可爱,是个少有的幸福美满的家庭。

不料,多吉并不领情,冷冷地道:“中国家庭重亲情你们美国人是不会理解的,你用不着唱赞歌,想问什么就问吧。”

鲍勃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讨好,喝这绝对不喜欢喝的酥油茶。于是他尴尬的笑了笑,直接切入了主题:

“多吉先生,哦,请允许我这样称呼您,在阿坝县城里,你的同胞正为自由与独立而战,你为什么不去?”

“哼哼。”多吉嘴角抽搐了几下,双目盯着他冷冷地反击道:“鲍勃先生,你喜欢自由与民主是吗?”

“对对,我喜欢,我们美国人天生就是民主的斗士。”鲍勃狂热地道:

“那好,鲍勃,你的同胞,阿拉斯加的居民们正在为自由与独立而奋斗,需要支持,你为什么不去?”

“NO、NO,你不能这么说。”鲍勃暗暗心惊,阿拉斯加闹独立的事儿早已被镇压住了,他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怎么会知道。

“多吉,我们美国政府是真的想帮你们西藏人摆脱中国的独裁统治。你们西藏人应该接受美国的善意。你们行动起来,加上美国的支持一定会成功。”说到这儿,鲍勃拿出一打儿钱道:“嗯,这是一万美元,如果你带人去的话就是你的了,如果你能令我们满意的话,酬劳是这个数的十倍。”

“哼哼,”多吉冷哼了一声,随手拿出一个硬币道:“鲍勃先生,这是一元人民币,如果你支持阿拉斯加的独立,这一元就是你的了。”说罢抛了过去。

鲍勃下意识接在手中看了一下,这才感到是受了莫大的侮辱。“你、你,”鲍勃气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

哼叽了半天,鲍勃才道:“多吉,看来你不是个真正的西藏人,你被彻底的洗脑了。”

没等多吉回答,多吉的战友巴桑冲口就道:“告诉你,我们是真正的西藏人,更是中国人。鲍勃,你知道我们中国人最恨最烦的是哪两个国家吗?”

“不、不知道,肯定没有我们美国吧。”

“哼哼,别自作多情了,我们中国人最恨的是日本人,早晚有一天会算总帐的。最烦的就是你们美国人,到处伸手、多管闲事。早晚……哼哼。”

听得鲍勃一愣,巴桑的话倒是很新鲜,还是头一次听中国人这么说,啊不,还是头一回和中国人探讨这个题目。可惜的是,结论实在是太糟了,显然,美国的所作所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不受欢迎。

“这,你……。”巴桑的话呛得鲍勃一时说不上话来。

一直没有说话的克里萨自找台阶道:“鲍勃,看来我们采访错了对象,我们还是走吧。去办我们该办的事儿。”他的英语说是又快又急。

克里萨是有双重身份的记者,在美国专门用来颠覆他国政权的组织“国家民主基金会”登记在案。此次来中国的目的昭然若揭。他已肯定,眼前这个西藏人是利用不上了。

鲍勃难舍这个机会,再次试探道:“多吉,你承诺过,要用车送我们去县城,你不想兑现了?”他想用这个理由把多吉骗到骚乱现场,说不定多吉也就参加了。

多吉刚要再讥讽两句,突然他的儿子拿着他最心爱的藏刀蹦跳着跑到他跟前,童音朗朗地道:“爸爸、爸爸,他们不是好人,用你的藏刀砍他们,放下藏刀一边跑去一边唱道:“朋友来了青稞酒,恶魔来了有藏刀。”

多吉拿起藏刀横在胸前道:“三尺刀锋藏正气,如果佛祖允许的话,我想用它送你们去地狱。”抽出的藏刀寒光闪闪。

鲍勃与克里萨狼面色大变,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他俩以为眼前这个西藏人疯了。

多吉一收刀锋讥刺道:“别害怕,我不会像你们美国那样滥杀无辜。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藏族人的刀是锋利的。”

克里萨是真害怕了,耀眼的刀锋告诉他,那刀要是砍在他的脖子上,还没感觉到疼脑袋就掉了。

可鲍勃断定多吉是不会那么冲动的,他还有些不甘心道:“多吉,我们可以走,但做人是要讲究承诺的,你言而无信,这不好。”

多吉面色一寒道:“鲍勃,我们藏族人的承诺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如果你们是善意的,你就是想上喜马拉雅山,我也会把你送到的,可你刚才的话像是恶魔的咒语,我是不会把恶魔送往同胞那里的,你走吧,否则,我会把你送到公安部门,把你的话重复一遍,结果如何你比我清楚。”

鲍勃一听,冷汗刷的一下冒了出来,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要是到了公安部门绝不会有好果子吃。他只好低声道:“多吉,谢谢。”转身与克里萨走出了院落。

多吉在背后道:“鲍勃,你们记住,如果昧着良心编造谎言,上帝也不会饶恕你们的。”

看着鲍勃他俩远去,多吉急忙让战友回放偷拍的手机录像,一看效果还可以,他的嘴角露出了笑意。哼,必要的话我就把它公布到网上。

鲍勃与克里萨狼狈地走在村外的山路上,他们没有去阿坝县城,鲍勃认为,有了拉萨事件的预警,政府会很快平息阿坝骚乱的,去了也是自讨没趣儿,还有,多吉的警告让他心里直打鼓,便决定返回北京。

可双重身份的克里萨坚持要去阿坝,他可不想放弃这个好机会。但刚才的经历使鲍勃心情低沉,他急躁的回了句:“我没心情了,要去你自己去吧。”

克里萨无奈,也只好放弃打算,他可不想独身去冒险,这个国度太可怕了。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尖利的石头把上千美元的鞋子划出了一道道口子,鲍勃咒骂道:“可怕的中国,可怕的康巴人,一点不识教化,不识好歹。”

克里萨接了一句道:“应该说是可怕的中国人,上帝的弃儿。”

“唉,一个孩童都说我们是坏人,我们到底坏在哪儿了?”鲍勃想不通。

“哼,你还不明白,这都是共产党那可怕的宣传结果。他们被洗脑洗到了骨髓共产党也太残酷了,连孩子也不放过。”克里萨道:

鲍勃道:“我不这样认为,小孩子懂得什么宣传。那孩童是从多吉的口气和表情中辨别是非的。克里萨,不知你发现没有,我们美国到处围堵中国,和平演变中国也有几十年,可结果呢?越堵中国越强大。中国简直拿我们的围堵当成了动力,还有所谓的和平演变,结果是中国的青年人一代比一代反美仇美,唉,中国真是个神秘的国度。你越挤压它,它的爆发力越大。中国是我们美国最可怕的对手,这一天好像不远了。”

克里萨没有回答,只顾低头走路,不知是有同感还是鲍勃的话让他不屑一顾。

鲍勃的采访计划没有实现,干脆他跑回美国休假去了,而他与多吉的精彩对言录像,出现在他所在的CNN新闻电视台编辑部,CCN如获至宝、大喜过望,于是一段精心剪裁,编辑和煞费苦心配音的录像在新闻《西藏:自由与独立的呐喊》的栏目中播出了,当然署名是鲍勃。

一直引领着新闻导向的 CCN出大了风头,各大媒体纷纷转载重播,赞誉吹捧之声铺天盖地。十几天的功夫鲍勃与克里萨就名扬西方世界,自由的传教士,魔窟双雄等等褒奖的头衔压得鲍勃喘不过气来。

本来鲍勃对被彻底篡改了的录像,不,是对话录音持反对态度,可在众压之下他还是默认了。丰厚的物质奖励与荣誉头衔让鲍勃沾沾自喜,既然是民主的斗士了就不应呆在家里,那里需要民主那里才是他奋斗的地方,于是他又来到了中国。他要看看在他这位民主斗士的感召下,中国西藏的变化是否像西方所希望的那样。很不幸的是,正如多吉所诅咒的,他最信仰之神上帝都没有饶恕他,让他再次遇到了多吉,于是他成了第一个在中国遭到民事诉讼的西方媒体记者。

阿坝的骚乱被迅速平息了,幕后策划人已被绳之以法,人们的生活秩序一切照常。多吉接到几批活儿,他的小车队要开工了。

明天就要去拉萨,吃完晚饭,多吉刚要上网查看一下拉萨方面的信息,好心中有数。突然,他的一个战友也是网友打来电话急促地道:“多吉,快上网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多吉大吃一惊,急忙上网查看,很快就查到了他与美国 CCN记者鲍勃在一起喝茶、交谈的截图,不用说,交谈的内容被彻底的篡改了,他竟然成了制造阿坝骚乱的领军人物,还被CCN称为“勇敢的自由斗士”。

CCN真是下了苦功,把美国最先进的声音模拟器都用上了,配音与多吉的口音模拟得惟妙惟肖。多吉警告鲍勃不要编造谎言的话,被改成了“连上帝都希望西藏独立”;多吉拿藏刀横在胸前那句三尺刀锋藏正气的话,被改成了“有朝一日要杀光汉人”。为了增加可信度还公示了多吉的身份证。

多吉被气成了什么样难以形容,连喝了三大杯酥油茶后才冷静下来。愤怒之余他想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更深知国内网民们的厉害,不知真相的国人是不会饶恕他的,更何况还有公安部门也将介入。

他立即找来了那位同村的战友巴桑,两人下载了 CCN篡改的视频,并把那天暗拍的手机录像进行了备份,然后商量了一下,多吉推掉了揽到的活儿,与战友来到县城,找到了一位认识的律师咨询了起来。

律师看完了两份截然不同的录像后大吃一惊,感到很棘手。又在网上查阅了一下后道:“还好,你们有自己的录像,否则可就麻烦了。嗯,首先,我们得去公安部门说明情况,征得同意,再发布你们的录像进行反击。”

在公安局很快就说明了情况,摘除了责任。多吉甚至还受到了赞扬。

下一步怎么办?律师道:“你们先在网上发布你们拍的录像,公布事实真相,这样可以动员网民对 CCN进行讨伐,反击西方媒体的编造的谎言。至于能否诉讼于法律,我也得查询一下。

几天以后,那位律师来电话告诉多吉,可以通过民事诉讼进入法律程序,对美国 CCN电视台记者鲍勃进行起诉,但前提是必须在国内找到鲍勃。只要找到鲍勃,打赢这场官司就不可逆转,否则你只能放弃这场官司,因为一场国际官司你是打不起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