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风景,一个身影

教皇恨得心神俱裂,瞪着萧秋风,有着喝其血,食其肉的狂动,眸染上红火,身形如电,一下子从甲板上飞起,踏步在指挥的望塔上,气势凌然,杀气毕现。


“我教派一脉,皆毁你手,萧秋风,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面对着教皇的愤慨,萧秋风并没有太多的情,只是抬头,看着站得老高的教皇,不屑冷声的问道:“莫名你们教皇都有一个习惯,喜欢站在高处俯视众生,真当众生都是你们的教徒,需要对你们恭敬么?”


“让你死,真的,并不困难。”


而另一头,黑夜的帮徒攻上来,被神兵战队迫退,而夜鹰也挡住了黑手党的枪手,一个一个的斩杀,只有醉鬼与庞兵权,却是俩俩相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似乎在蓄备着生死一击的能量。


“万能的上帝,你的子民,用生命向你祈祷,赐于我力量吧,拯救世界上所有的信徒,我愿献出我的鲜血,弥补无边的杀戮,阿门------”


教皇一副很是虔诚的模样,向上旁乞求,却不知道,上帝此刻,也帮不了他了。


“上帝帮不了你,我来帮你吧!”萧秋风身形腾空,凌然的幻化,形成了虚影,他不想为这些无聊的人浪费太多的精力,一次又一次的打扰他与众女相聚,实在可恨。特别是黑手党地人,窥视香港,实在太狂妄自大了。


昨夜的一场杀戮,怕是他们还没有接受教训,不趁机退出香港,竟然与黑夜联合。想卷土重来,怕是太小看东方世界的守护力量了。


象征着教皇的权力之杖已经抬起,如果十大战将此刻还活着,或者都会敬意的跪下来,但是可惜,他们都死了,没有人对教皇这种好像很神圣的手势称赞,萧秋风地手已经挥到,形成了拳,拳势凌然滔涌。如浪万丈起。


手杖拒敌,形成了三尺融合的气劲防域,但是萧秋风的拳一到,神劲的力量,就已经把一切的防域击溃得粉碎,教皇心惊一退,身形已经飞起,随着萧秋风的进逼,他步步后退。


“相比教皇三世,阁下的力量。实在太弱了,你实在不该踏入东方的土地。更不应该带着杀戮之意前来,这与自寻死路并没有什么差别。”


教皇双腿在船体上一凝,反弹之力,已经形成,挥动着结实的手杖,已经劈到,萧秋风一手抬起。竖在身上。形成了手臂之刀,两力相碰。手杖击在了手臂上,只听“当当”几声。任凭火花四溅,萧秋风也没有退却分毫。


但是这种反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萧秋风发出又一轮刀气,瞬间而至,手杖脱手,在半空中被刀气,斩成了三截,象征着教派皇权的手杖,这一次,已经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这是他们自找的,事不过三,都已经三次杀戮,手下留情了,却没有想到,这个新任的教皇,如此的不自量力,自动的送上门来,还真是以为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没有人可以杀死他么?


“粉身碎骨------”到了这一刻,教皇也知道,他绝对没有全身而退的可能,意念狂动,把一切都抛却了脑后,不要命的使用了涅盘心术,对他来说,还完全使用不出那种力量,但是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萧秋风没有阻击,只是冷冷的道:“果然是穷途未路了,连这种两败俱伤的功法,也敢使用,可惜,你地力量实在太弱了,对我并没有作用。”


身形如风般的卷起,几乎就在功法劲涌地那一刻,萧秋风神劲的外次空间已经形成,把教皇的身体扯了进去,不管在这里有着如何的力量,到了次空间,都会化成虚无,对没有神劲的人来说,次空间,就是像是不会游泳者的大海,随时可能被淹灭。


进去的时候,是活生生地教皇,但是出来地时候,却是一只落汤鸡,而且是进气多,出气少的落汤鸡,一只手,已经化成了肉沫,飞散四溅,只有一只手地教皇,或者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杀了我,杀了我-------”教皇披头散发,惨不忍睹,这一刻,他只求速死,但是萧秋风却连看也没有看他一眼,功夫全失,全身经脉尽断,他已经用不着出手了,如果不想跳海,等下游轮沉没地时候,他自然会成为鱼腹之餐。


看着萧秋风向他走来,庞兵权不知道为何,有种很惊然的恐惧,一拳强击之后,身形飞退,连想都没有想,抛弃了船上所有的盟友,所有的属下,只顾自己跃入大海,私自逃亡,性格实在很是无耻。


看到警长的动作,船上死亡无数的黑夜与黑手党成员,更是无心应战,而不远处,拉布与狼犬的汽艇已经飞快的驶来,他们心里知道,此刻不逃,就没有机会了。


不需要任何人命令,所有的成员,都趁空离船跃海,希望可以找到一条生路,但是萧秋风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


星日诀、武之魄、龙变融功,所有的力量,已经让他的身体生出了柔和的白芒溢动,萧秋风像所有逃走的人一样,已经从刚才庞兵权逃走的地方,跃入了大海之中,一种如地震般的声音,已经在海里传来,游轮左摇右晃,如遇到了巨浪的侵袭。


“砰砰砰-------”一连串的爆炸,从水里激起,冲天的水柱,超过了百米之高,远处驶来的近海卫队,看着这种奇景,又一次下令停止前进,这种强大的爆炸力,就算是上前,也阻挡不了。


随着水注而起的,是惨叫的死亡哀嚎,是鲜血的涌现,那些想遁水而逃的黑夜与黑手党帮众们,被萧秋风用力绞成了泥,这种力量,非人力可以抗拒,他早就已经说过,在水中,他是龙,龙戏水,哪个又可以从他的眼皮底下逃走。


而游轮之上,三大龙组高手,齐攻巴谱一人,神兵战队与赶到的狼组,清理着船上所有的帮众,所有的人,都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看着水里涌现的尸体,船上的人,都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是可惜,杀戮并没有因为放弃抵抗而停止,对付黑夜与黑手党,不需要俘虏。


就算是拥有一身魔功,到了水里,庞兵权却如被缚了手脚,如果知道,萧秋风在水里更是凶残,也许宁愿死,也不会跳水逃走的。


龙飞身为龙将,就算是被人当成了一棋子,也是有着让人祟拜的一面,但是他的儿子龙千行,却成了一个无恶不作,杀人如麻的魔将,狂妄自大,最后也落得身死异乡的下场。


而此刻庞兵权,重走父亲的老路,留给他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当他的尸体,随着涌冒的海水出现的时候,萧秋风已经停止了海里的绞杀,飞身露出了水面,厉声的喝道:“都离开,我要这艘黑夜之轮,彻底的沉入海底,永世湮灭。”


虚幻的刀,从三丈,变成了三十丈,就算是几里外的近海卫队,也看得一清二楚,就像是一道凌然的惊雷,从那船体划过,半边游轮,已经慢慢的分了家,缓缓的在海里打着漂儿,接着进水下沉。


一块,二块,整艘游轮,已经被劈成了数块,如被分割的蛋糕,切口整整齐齐,就算是藏身在军舱里的帮徒,此刻也无法再藏身,哀叫嚎叫着,拼命的挣扎,但是这里没有救助,只有死亡的沉沦。


龙组三大高手,飞身后退,狼犬与拉布更是心惊胆跳,他们也没有想到,萧秋风如此的狠手,如此戾气之下,把一艘巨大的游轮劈成了数块,眼看着就要沉没,成百上千的人,都将葬身深海之中。


巴普受伤了,便是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这么多,脚踏海上的浮物,飞身而逃,他知道这个男人,在海水里根本无人可及,只是希望能逃远一些,从海水里遁走,这已经是他唯一的机会。


他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却没有办法做到,萧秋风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得他还没有踏完所有的浮物,就已经被萧秋风从后脖子提了起来。


“你身为头领,实在不能这般的不负责任,放纵自己的兄弟给人欺负,陪他们一起吧,你放心,很快,会有更多的人陪你。”身体被抛起,还来不及运劲反抗,却已经发现,一杆标抢,已经把他串了起来。


这是游轮挂旗的杆子,此刻唯一还留在水面的物件,而这就成了他的坟墓。


夕阳西下,彩霞满天,这是一天最美丽的时刻,但是巴普知道,这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欣赏,轻轻的,他静静的闭上眼睛,就算是到死那一刻,他仍没有弄明白,这个杀死自己的男人,究竟是如何的强大。


所有的人,都呆立在汽艇之上,看着那平静海面上,飘浮伫立的身影,就如一道夕阳下,最神圣的风景,看到他的人,这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个男人,这抹神般的存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