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生:记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女兵

白色幽默 收藏 1 1081
导读:山边悠喜子是一位普通的日本女士,但她与中国、与中国军队、与中国人民之间却有着一种特殊而奇妙的关系,因为人们都说她是一位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老兵。 12岁漂洋过海来到中国 1941年,年仅12岁的悠喜子随母亲来到辽宁本溪市同父亲团聚。当时她的父亲在本溪的一家日本煤矿公司工作。在来中国之前,悠喜子对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抗日战争并不了解,因为她当时毕竟只有12岁,还只是个孩子。直到踏上中国的土地一段时间以后,在她身边发生的很多事情才让她感到了越来越好奇。 当时的东北仍处于伪满洲国的统治下

山边悠喜子是一位普通的日本女士,但她与中国、与中国军队、与中国人民之间却有着一种特殊而奇妙的关系,因为人们都说她是一位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老兵。




12岁漂洋过海来到中国


1941年,年仅12岁的悠喜子随母亲来到辽宁本溪市同父亲团聚。当时她的父亲在本溪的一家日本煤矿公司工作。在来中国之前,悠喜子对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抗日战争并不了解,因为她当时毕竟只有12岁,还只是个孩子。直到踏上中国的土地一段时间以后,在她身边发生的很多事情才让她感到了越来越好奇。


当时的东北仍处于伪满洲国的统治下,当地的报纸将中国共产党诬蔑为匪,报纸旁边经常会有一块地方记录着今天杀掉了几个共匪。年幼的悠喜子感到很不解:共匪到底是什么?红色的鬼子是什么?为什么每天都杀掉了那么多匪徒,却还有那么多共产党人前赴后继地与日本人作对?


而且,悠喜子经常会看到日本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骂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威风?中国劳动人民为什么这么贫苦?为什么日本人会对中国人随意打骂?悠喜子想不通这一连串的问题,就去向父亲讨答案,结果父亲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回答了她:因为他们是中国人。这个回答让悠喜子更加迷惑。在疑惑和不解中,时间就到了1945年8月15日。



参加中国军队是出于好奇


日本宣布投降了,日本彻底战败,在中国的日本人也一下子从统治者沦为社会的底层。苏联红军中国国民党的军队陆续来到了东北,他们对日本遗留侨民的态度都非常傲慢。而之后到来的八路军虽然衣衫褴褛,纪律却非常严明。


让悠喜子至今还印象深刻的是关于一个八路军小战士和一口锅的故事。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兵经常到悠喜子家借被褥、毛巾等生活用品,借去之后从来都没有归还过。有一天,悠喜子家来了一个八路军小战士想借一口锅,这个战士穿的衣服非常脏乱,看样子借去之后也不会还了。于是悠喜子的妈妈就把家里面最坏、最不好看的一口锅借给了他。没想到,十天之后,当悠喜子一家已经对这口锅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这个小战士却把锅干干净净的送回来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锅里竟然还有三个胡萝卜,在当时的条件下,胡萝卜已经是非常宝贵的食物了。那个小战士还说:太感谢你们了。说完,放下东西就跑出去了。悠喜子对这件小事非常感动,同时,也让她对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的好奇心进一步增大:“这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


1945年底,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军的前身之一,于1948年与其他解放区部队统称为解放军)在悠喜子家附近招募临时护士。悠喜子在学校曾学过简单的医护知识,便和几个伙伴商量着参加。她的父母对八路军素有好的印象,加上悠喜子对共产党的部队也非常好奇,就这样她成了中国部队中的一名卫生兵,但是,让她和家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只想去三个月(征兵宣传材料上写的是帮三个月的忙),而实际上这一走就是八年。


在部队一晃就是八年


初到部队,悠喜子并不适应,因为虽然之前学过一些简单的医疗卫生知识,但仅限于书本,毫无“临床”经验。为了在短时间内上手工作,她就向一个参加过长征的女护士长及身边有经验的医护人员讨教。她学会以后,还教给当地的妇女。这些妇女学会以后,就义务做起了农村的医护工作。




每当一场战役结束之后,就会出现很多的伤员,病床和医护人员都很紧缺,悠喜子她们就把伤员简单的包扎以后送到当地的农民家中。其实农民也不是很富有,家里也只有一个被子、一个炕,但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接治伤员。农民是部队的子弟兵,大家都互称兄弟姐妹。平日里,也经常会有农民到部队里来,帮助部队扫地、挑水,做饭……虽然很辛苦,但是这些农民却非常高兴。同样的,到了秋天收获的时候,部队又会反过来帮助农民,军人会走进田间,帮助农民一起做农活。


一开始,悠喜子对这种情况非常好奇,因为她对日本军队有一种恨的感情。他不明白中国军队和老百姓之前怎么能如此“打成一片”?直到有一天,她自己真正学习了“三项纪律 八项注意”后才焕然大悟。部队里的干部还经常告诫大家:我们的部队是小,没有群众的帮助什么也办不成,我们战争也不会胜利。如果你做了群众不愿意的事情,违背了三大纪律,会得到非常严厉的处分。至此,悠喜子才终于明白了,当初的那个小战士为什么能干干净净的把锅还回来。


悠喜子在解放战争开始后随部队移迁,她所在的部队从本溪一直打到广州,一路上,悠喜子亲眼目睹了以中国农民为首的老百姓多么地支持解放军,悠喜子随部队无论走到哪里总能受到热烈的欢迎。本来以为只是几个月就能回家,可是部队里吃得饱,生活也快乐,悠喜子觉得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直到中国解放后,上级决定让她们复员。1953年3月,已有八年中国军龄的悠喜子终于坐上了返回日本的渡轮。



回国后继续推动中日民间友好交流


回到日本后,悠喜子并没有把在中国的这段经历忘却,相反,她时常会想起这段不寻常经历中的点点滴滴。曾经,悠喜子亲眼见证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虽然日本已经战败,但是战争遗留问题在之后的很多年内都没能解决,而在日本国内,对这段历史的真面目了解的人并不多。于是悠喜子辞掉了工作,开始四处搜集资料,潜心研究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的战俘劳工问题、日本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问题、细菌战问题以及慰安妇问题。几十年来,她乐此不疲,奔走于日本的各个城市,向日本民众传递历史的真相。


后来,悠喜子与同伴一起成立了“731部队展览实行委员会”,到目前已在日本举行了几十次有关日军731部队罪行的展览。此外,她还翻译了《日本的中国侵略和毒气武器》等书,向日本人讲述了中国人的受害情况。尽管受到日本右翼分子的干扰,还是有60万日本人参观了山边他们办的展览。




目前,悠喜子在集中关注中国劳工起义而被杀害的“花冈事件”,对事件中心人物耿谆在日本的损害赔偿官司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并亲自到中国看望耿谆老人。


在向日本民众传递历史真相,促进中日民间友好交流方面悠喜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虽然今年已经81岁高龄了,但悠喜子仍然矢志不渝地在这条道路上努力着。


悠喜子说:“我忘不了参军时中国指导员讲的“不患贫,而患不均”那句话。不了解对方的心情,就没有友好基础。我们互相平等才有真正的了解和友好。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日本年轻一代人应该深知这个道理。” 山边悠喜子是一位普通的日本女士,但她与中国、与中国军队、与中国人民之间却有着一种特殊而奇妙的关系,因为人们都说她是一位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老兵。


传奇人生:记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女兵


12岁漂洋过海来到中国


1941年,年仅12岁的悠喜子随母亲来到辽宁本溪市同父亲团聚。当时她的父亲在本溪的一家日本煤矿公司工作。在来中国之前,悠喜子对中国当时正在进行的抗日战争并不了解,因为她当时毕竟只有12岁,还只是个孩子。直到踏上中国的土地一段时间以后,在她身边发生的很多事情才让她感到了越来越好奇。


当时的东北仍处于伪满洲国的统治下,当地的报纸将中国共产党诬蔑为匪,报纸旁边经常会有一块地方记录着今天杀掉了几个共匪。年幼的悠喜子感到很不解:共匪到底是什么?红色的鬼子是什么?为什么每天都杀掉了那么多匪徒,却还有那么多共产党人前赴后继地与日本人作对?


而且,悠喜子经常会看到日本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打骂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威风?中国劳动人民为什么这么贫苦?为什么日本人会对中国人随意打骂?悠喜子想不通这一连串的问题,就去向父亲讨答案,结果父亲只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回答了她:因为他们是中国人。这个回答让悠喜子更加迷惑。在疑惑和不解中,时间就到了1945年8月15日。


参加中国军队是出于好奇


日本宣布投降了,日本彻底战败,在中国的日本人也一下子从统治者沦为社会的底层。苏联红军中国国民党的军队陆续来到了东北,他们对日本遗留侨民的态度都非常傲慢。而之后到来的八路军虽然衣衫褴褛,纪律却非常严明。


让悠喜子至今还印象深刻的是关于一个八路军小战士和一口锅的故事。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兵经常到悠喜子家借被褥、毛巾等生活用品,借去之后从来都没有归还过。有一天,悠喜子家来了一个八路军小战士想借一口锅,这个战士穿的衣服非常脏乱,看样子借去之后也不会还了。于是悠喜子的妈妈就把家里面最坏、最不好看的一口锅借给了他。没想到,十天之后,当悠喜子一家已经对这口锅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这个小战士却把锅干干净净的送回来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锅里竟然还有三个胡萝卜,在当时的条件下,胡萝卜已经是非常宝贵的食物了。那个小战士还说:太感谢你们了。说完,放下东西就跑出去了。悠喜子对这件小事非常感动,同时,也让她对中国共产党及其军队的好奇心进一步增大:“这到底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啊?”


1945年底,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军的前身之一,于1948年与其他解放区部队统称为解放军)在悠喜子家附近招募临时护士。悠喜子在学校曾学过简单的医护知识,便和几个伙伴商量着参加。她的父母对八路军素有好的印象,加上悠喜子对共产党的部队也非常好奇,就这样她成了中国部队中的一名卫生兵,但是,让她和家人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只想去三个月(征兵宣传材料上写的是帮三个月的忙),而实际上这一走就是八年。


在部队一晃就是八年


初到部队,悠喜子并不适应,因为虽然之前学过一些简单的医疗卫生知识,但仅限于书本,毫无“临床”经验。为了在短时间内上手工作,她就向一个参加过长征的女护士长及身边有经验的医护人员讨教。她学会以后,还教给当地的妇女。这些妇女学会以后,就义务做起了农村的医护工作。


传奇人生:记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女兵


每当一场战役结束之后,就会出现很多的伤员,病床和医护人员都很紧缺,悠喜子她们就把伤员简单的包扎以后送到当地的农民家中。其实农民也不是很富有,家里也只有一个被子、一个炕,但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接治伤员。农民是部队的子弟兵,大家都互称兄弟姐妹。平日里,也经常会有农民到部队里来,帮助部队扫地、挑水,做饭……虽然很辛苦,但是这些农民却非常高兴。同样的,到了秋天收获的时候,部队又会反过来帮助农民,军人会走进田间,帮助农民一起做农活。


一开始,悠喜子对这种情况非常好奇,因为她对日本军队有一种恨的感情。他不明白中国军队和老百姓之前怎么能如此“打成一片”?直到有一天,她自己真正学习了“三项纪律 八项注意”后才焕然大悟。部队里的干部还经常告诫大家:我们的部队是小,没有群众的帮助什么也办不成,我们战争也不会胜利。如果你做了群众不愿意的事情,违背了三大纪律,会得到非常严厉的处分。至此,悠喜子才终于明白了,当初的那个小战士为什么能干干净净的把锅还回来。


悠喜子在解放战争开始后随部队移迁,她所在的部队从本溪一直打到广州,一路上,悠喜子亲眼目睹了以中国农民为首的老百姓多么地支持解放军,悠喜子随部队无论走到哪里总能受到热烈的欢迎。本来以为只是几个月就能回家,可是部队里吃得饱,生活也快乐,悠喜子觉得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直到中国解放后,上级决定让她们复员。1953年3月,已有八年中国军龄的悠喜子终于坐上了返回日本的渡轮。


回国后继续推动中日民间友好交流


回到日本后,悠喜子并没有把在中国的这段经历忘却,相反,她时常会想起这段不寻常经历中的点点滴滴。曾经,悠喜子亲眼见证了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虽然日本已经战败,但是战争遗留问题在之后的很多年内都没能解决,而在日本国内,对这段历史的真面目了解的人并不多。于是悠喜子辞掉了工作,开始四处搜集资料,潜心研究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的战俘劳工问题、日本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问题、细菌战问题以及慰安妇问题。几十年来,她乐此不疲,奔走于日本的各个城市,向日本民众传递历史的真相。


后来,悠喜子与同伴一起成立了“731部队展览实行委员会”,到目前已在日本举行了几十次有关日军731部队罪行的展览。此外,她还翻译了《日本的中国侵略和毒气武器》等书,向日本人讲述了中国人的受害情况。尽管受到日本右翼分子的干扰,还是有60万日本人参观了山边他们办的展览。


传奇人生:记参加过中国八路军的日本女兵


目前,悠喜子在集中关注中国劳工起义而被杀害的“花冈事件”,对事件中心人物耿谆在日本的损害赔偿官司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并亲自到中国看望耿谆老人。


在向日本民众传递历史真相,促进中日民间友好交流方面悠喜子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虽然今年已经81岁高龄了,但悠喜子仍然矢志不渝地在这条道路上努力着。


悠喜子说:“我忘不了参军时中国指导员讲的“不患贫,而患不均”那句话。不了解对方的心情,就没有友好基础。我们互相平等才有真正的了解和友好。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日本年轻一代人应该深知这个道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