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铁壁(2)

山鹰2007 收藏 1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骤然间8支RPO火箭筒轰然齐作,8条93mm火箭在墨色的夜空中划出一条条曼妙的绚烂,撕破空气的尖啸与敌人愤吼顿化作恐惧嚣叫顿时惊悸四野。陨星坠地,红光暴现,轰隆一声,无形的空气顿如狂涛一般愤怒嘶吼起来;凌厉的罡风裹起滚滚的灼流,烧得人肺部生痛;朵朵米色的蘑菇云在幽暗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骤然间8支RPO火箭筒轰然齐作,8条93mm火箭在墨色的夜空中划出一条条曼妙的绚烂,撕破空气的尖啸与敌人愤吼顿化作恐惧嚣叫顿时惊悸四野。陨星坠地,红光暴现,轰隆一声,无形的空气顿如狂涛一般愤怒嘶吼起来;凌厉的罡风裹起滚滚的灼流,烧得人肺部生痛;朵朵米色的蘑菇云在幽暗的夜色,滔天的烈焰中,缓缓腾升起来;以炸点为中心,周匝狂暴肆虐的气流顿似在急流中撞上了漩涡一样,剧烈翻滚着向每处炸点回卷过去。又不知多少生命被卷死亡的空气漩涡中,没有惨叫,没有哀号,云爆弹的爆炸,瞬间抽光了炸点周边的空气,残酷的抽光了杀伤半径内每个敌人肺里的每一丝氧气。让近数十敌人一声不吭,干净利落的倒毙躺尸。终让小鬼子自己尝了他家主子皮鞭赫赫威风。

就这一出率先发难,不足1分钟内,敌人对我威胁巨大的第一层2、30条短壕即被我三排霸道蛮横的三板斧砍杀得血肉淋漓,横尸遍地。就在敌人后三层火力再度准备开火,对我狂轰滥炸之时;又一波我配属火箭炮兵的122mm、130mm火箭炮弹即如狂风骤雨席卷而来。吓得敌人无奈再度缩回了头……

“轰……”又一浪骤雨惊雷似的火箭炮弹,覆盖在整个无名高地山岭之上。火光冲天,硝烟弥漫里,吃了一亏的敌人再不敢轻易飞快抬起武器同我们叫劲。第一层火力阵地上的敌人,要紧压关静待后三层的重火力响作起来,才敢行动。与此同时,匐在交通壕里正狗刨的敌敢死队怒喝一声,抄起枪就向我上山坡道疾冲过来!百余人!?正举起M16的我飞快扫眼,便明确了自己先头的判断。

“打!”随之我一声暴喝。趁人病要人命的我们自然没放过敌人重火力再度浮出地面的短短十数秒时间。一发M260枪榴牵着6枚40火、63火,如7把铁榔头狠狠向着敌人一层火力阵地的短壕砸落下去。砸得下面火星四溅,飞土满天;砸得敌人横尸遍地,血肉淋漓。与此同时,老甘和邱平一声声狙步脆响响作起来,并瞬间得到了我M16簇簇短点的轻快回应。其他三排战友们也不甘落后的迅速操起备好的79式火箭手雷,一簇一簇向各自的目标砸了过去。一时哀鸿遍野,在枪声与爆炸声的伴奏下,后面敌人出离愤怒的嗥叫与前面的敌人痛苦的惨号汇成了一曲悲怆的交响曲,在我们的心底里感到格外悦耳动听。

9.20,0:35分,611北坡,无名高地山岭敌先头火力阵地一弹未发,即遭我致命打击。人员、装备十不存一,近百敌人伤亡殆尽。敌紧急调动BM21对我火箭炮兵进行压制攻击,敌人的敢死队在敌后三层重火力的掩护下,向我冲杀来;我无名高地山顶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高平机枪、重火箭筒、高射机枪、直射榴弹炮、无后坐力炮、迫击炮……一切我想见的敌人武器好像似乎尽都响作起来。飘泼似的子弹如倾盆的暴雨惊声尖叫着在我的头顶流泻;耸人听闻的炮弹掠空声,爆炸声持续在作响,几乎将塞上耳塞我的双耳震聋。子弹、弹片、冲击波敲得斜罩在我身侧的‘王八壳’噌噌涩响。子弹与弹片在空中乱窜,火花激起的火花在‘王八壳’上崩跳;憋足一股气,蹲在短壕拐角中的我死死顶着赖以为继的王八壳动弹不得。一股触电似的麻痛窜遍全身,连续被不只是弹片还是冲击波冲撞上王八壳令我虎口迸裂,血流不止,但依然难以遏止护在身前的王八壳被一浪猛过一浪的冲击波,像抡开的铁锤一样,一锤一锤狠狠敲击在王八壳上,将我一寸一寸嵌入壕沟壁的事实。

“轰……”骤然间,无名高地顶上坡口顿然在剧烈震颤中爆发了大地震;4条炸点顿时由高到低分阶有序的剧烈爆炸开来,蓬蓬土块飞石应着一级级紧着一级的猛烈爆炸声坠落下滚。豁然,由高到低,两竖4、50多度,大约天梯一样的级级崩土滚落陡坡,倏地在无名高地宽约4、500米的东西两端骤然形成。撒开步子猛冲中的敌人百余敢死队员兴奋的嗥叫着,毫无迟阻借助精确定点爆破产生的两道缓坡,向我无名高地山顶猛冲过来!

M1943直榴炮,DKZ 85mm无后坐力炮,AM82mm自动迫击炮随之延伸火力,向我无名高地与611山凹轰击过去;霍霍如暴雨倾盆的重机枪、高射机枪瞬间发出最强的音量,交汇出一张张密不透风的死亡幕布,直冲无名高地前端的一线防御阵地纵横荡漾开来。火色的曳光弹幕,几乎在深黑的夜色下把整个611北坡照了个透亮。当然敌人重炮兵也绝没有放过对其攻坚部队带来致命威胁的我5排的SU43。

敌人通过定向爆破炸开两条缓坡的瞬间,Д30 152mm,Д54 122mm牵引式榴弹炮;M1948 120mm重迫炮,DKZ 100mm无后坐力炮,刮起暴虐的烁红钢流飓风似的在不过1000余平米的611高地核心阵地中心徘徊涤荡,砸得飞石如冰雹一般轰然坠落,崔嵬雄峻的611山体似中风似的急剧抽搐起来。用气焰滔天的轰击压制,死死将我5排的SU43捂在永备工事300mm厚的防御壁里动弹不得。自让我意图半道将敌人敢死队劫击的计划落了空。

与此同时,挂在东西两面悬崖死角里的2组敌人尖兵在一片地动山摇,土石横飞的情况下,凶悍的从距离我顶端边缘不足50米的潜伏处奋力攀爬上来;在东坡抄便道向我无名高地与611山坳发起突袭的敌人也在自己炮兵带来的极度危险中成功突破的便道最险恶处,顶着滚滚下落的石块,发疯似的向我猛扑过来。一时我无名高地山顶陷入敌人威胁巨大的围攻之中!

负责暗中监视西面山崖敌人的6班战士魏鸿飞一见敌人行动,猛向上爬;立马拉响了蓄谋已久的一管爆破筒,随着一声轰然炸响,炸开敌人头顶土石堆,纷飞的大块土方和鹅卵石瞬间即将6个敌人掀进深不见底的深渊里。空剩下一声声细不可闻的惊呼惨叫声余音渺渺,飞快吞没进下方滚滚激流的清水河里,了无声息。瞬间化解了敌人妄图意偷袭我迫炮阵地,并伺隙向我发动偷袭的危机。

魏鸿飞顶着敌人一发紧着一发的炮火压制,嘴角间不由得露出一丝阴损的笑意。飞快滚进了就近的短壕中,冲对侧近的5班战友吼了声:“兄弟们,开练了!”

瞬间,魏鸿飞抄起短壕里的40火冲一处我布置好炸点的炮位轰了过去。伴着一声冲天爆炸,5班兄弟们立时发出一声惊天的怒吼与几声惨烈的嗥叫声。随之枪声大作,爆炸长鸣,硝烟弥漫了大半个U形山坳。魏鸿飞与5班兄弟们扯破爆发出一声声兽性似的嗥叫,和着稠密的枪声与爆炸声乱作一团。

“排长,东悬崖敌人上来了!”暗中监视着敌人的6班代顾东雷,迅速向老梁报告道。

“放上来!注意安全!”老梁立刻命令道。

“明白!”顾东雷迅速回道。

不过少顷,东面挂在悬崖上的从我们视角的盲点偷偷摸了上来。他们正见得2、300外的山坳里,硝烟弥漫中隐约见得魏鸿飞同5班6个兄弟们真兵实弹,打得一团火热。自以为偷袭成功的他们,迅速寻到了一处斜对东坡便道,空无一人短壕。迅速在地动山摇中顶着石雨和炮弹,匍匐了过去。

正在敌人滚进短壕,先头个敌人刚一着地,迅即压发了我暗布在壕沟里的跳雷;“铮!”串联布放的69式反步兵跳雷瞬息间从蓬松的泥土中蹦跳出2枚高尔夫球大小的装药来,整好跳出不过1.5米深的堑壕;刹那在紧贴地面,匍匐在地的敌人惊愕的目光中猝然爆炸。

“轰!轰!”迅即次第两声,凌厉的罡风裹挟着密集横飞的弹片、钢珠瞬间即将最先落在战壕里的敌人和紧随其后匍匐在短壕边的两个敌人淹没进两蓬吞噬生命的钢雨里。没有惊叫、也没有惨嚎,三颗被两钢雨穿成了马蜂窝似的脑颅和上半身任蕴含生命精华的红汁裹着白浆,四溢流淌一地,昭示着又三条生命的极乐永生。

“敌袭!”骤然间早暗中窥视着敌人的顾东雷这才故作惊恐的高声示警。飞快在被炸得半塌的A形工事中,抄起在射击空早架好的56式班用机枪,毫无间歇的向地面上的残敌点射过去。毫无掩体的敌人即刻再度倒毙一人,于此同时两处扼守便道口的A形工事瞬间爆发出4条弹链在一片地动山摇,火星乱窜中,持续向着剩下两个侥幸存还的敌人簇簇点射起来。明知九死一生的两个敌人同时不甘示弱的暴发出两声凶兽似的愤怒狂嚣,以高超的军事动作闪转腾挪,迅如猎豹一般顶着滔天弹雨、满天飞石、横飞弹片,悍勇无畏的再度向近不过20米短壕连滚带爬猛冲过去。迅即,又一人躲闪不及,立扑倒毙。但终放脱一个敌人成功滚落进相对安全的短壕里,心有余悸的大口喘着粗气,飞快操起RPG-18。

“轰!”骤然间,我一发40火毫无迟疑的砸在了敌人短壕侧近。轰然爆炸里,那敌人发出一声惊天怒喝,趁着硝烟弥漫,扬尘满天,我工事机枪火力短暂停歇,等待观察攻击效果的瞬间。举起手里RPG-18一次用便携式火箭筒,一发火箭弹迅即就向我工事干去。红光一闪,轰然爆炸间,我据守便道口两处A形工事倒塌一处。随之敌我暴发出一阵兽性似的喊杀声,那侥幸仅存的敌人尖兵超人的英雄气概,以寡凌众,以一支PПK74,同我展开惨烈对射。精准的枪法持续一度压得我仅存据守东坡的7号A型工事一时发不了言。终在敌人其他‘两路’敌人的有效牵制和短壕的有效掩蔽下,以寡凌众,坚持奋战10分钟,终期盼来了敌人沿便道从东坡偷袭过来的敌特攻队。但激战之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自己视野的盲点,刚被他一发火箭弹轰塌的我工事后,蓬松的掩土下迅速破开了个大洞。6班3名战友正在代班长顾东雷率领下,顶着炮火,摸进了交通壕,迅即向我无名高地缓坡顶一处环形阵地潜进……

一感敌人火力延伸,我猛然一把掀开了护在身前的王八壳子,顶着敌人密如飞蝗般的火力攒射,趁着稍纵即逝的火力间歇,迅速抬头飞快扫了眼。就见敌人炸开的缓坡之上,4个排左右的敌人分走2条炸开的缓坡,以班为建制,人与人间距10-15米的间距;班与班相距20-30米的松散阵形,血红着眼睛,像一群群疯狗似的向我冲来。不时一簇簇点射,一发发枪榴弹抛射在我阵地上,发是惊悚恐怖的尖锐与轰鸣声。而我三排却被敌人疾风骤雨似的密集弹幕来回扫荡,子弹像暴雨打在雨篷上似的噗噗作响,惊起漫天的扬尘迷乱了我们的眼。这么在堑壕里一露头,别说是射击,就是多看两眼都会有生命危险。顶着敌人火力对射是勇敢,顶着敌人这疯狂的火力对射是找死。必须想个办法……来吧,狗日的。老子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心中早有定计的我,迅即矮下身子,扑腾着拖着一箱77手雷,沿着交通壕冲东面敌人破开的上破口奋力靠了上去。与之同时,老甘也拖着箱77手雷,冲西面敌人破开的上坡口奋力靠上去。邱平旁若无人似,蹲在堑壕里哼着小曲儿为我们的退却作好最后准备;长不大的娃娃脸上洋溢着的却是轻松的笑意……

在敌人两路先头1个排飞快冲过炸开的缓坡,抵近距我100米上下的6、70度土质松软陡壁下,后大半部举起了手里武器和着敌人几近疯狂的火力掩射推波助澜;更前部尖刀班,借助的一条条索道和被轰得支离破碎的便道,迅猛向我扑来!

随着一浪尖声再度袭来。就在敌人满心以为能顺利控制我无名高地顶上坡口,压制我无名高地顶,再接再厉向我611核心阵地发起攻击的时候。火箭炮弹凌空的尖声怒喝,瞬即间无情的惊破了敌人的美妙妄想。

火箭炮?是的,但不是杀伤弹,是烟幕弹!

“唰……”迎着敌人BM21在墨色的长空划出条道道灼流间隙,暗中蛰伏的81式122mm火箭炮见缝插针不甘其后的愤怒嘶吼。如虎啸,似龙吟,凌厉似罡风,稠密如暴雨。流星飞坠,赤霞红霓,通通闷雷炸响之际,凝重的烟尘像厚厚的幕布一般重压在整个无名高地山岭之上,被我火箭炮砸得已成了惊弓之鸟的敌人重火力,待重新爬出阵地之时,已如迷途羔羊,只听得杀声震天,却再见不得隐蔽在厚重浓黑烟幕后的无名高地山顶与611山体了。敌众我寡,生怕误击了自己攻坚部队的敌人,疯狂的火力不甘停歇。

已经发动决死突击的敌人攻坚部队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向我无名高地冲来。无奈中的他们惟有加大了自身的火力密度,枪声持续响作,一发发枪榴弹、火箭弹漫无目的冲头顶看不清情况的无名高地顶抛射过来。这在已经从枪林弹雨、尸山血海中踏出来的我们眼中,不过是毛毛细雨。此时正是我发动反击好最好时机!

虽然伴着呼呼夜风,浓密的硝烟正向我无名高地山顶迷漫,缺乏夜视仪装备的三排大多战友们根本看不清夜色中百米上下正疯狂向我冲来的敌人。但已有了先前战斗经验已经无关要经。

“不许动枪,看手雷!”我大吼一声提醒大家注意,早已拔出了77手雷的我拉响了火环就冲微光夜视仪里幢幢人影飞快准确砸了过去;随之是第二枚,第三枚……

一坨坨拉着青烟的物什霎时即在了无生息间,悬崖上奋勇向我冲来尖刀班头顶砸落下去。由于烟幕覆盖,纵然已经配上了微光夜视仪,但当敌人猛然惊觉之时,已经太晚了!

“轰隆!”伴着第一枚手榴弹在敌人头顶响破一声惊雷,霍然间即拉开了敌人竞赴死亡盛筵的序曲。纵然敌人的散兵线拉得很开,但在悬崖旁我仍然可以毫不费力的准确把一枚枚手雷准确抛到敌人的头顶。随着轰然爆炸声将1个或2个同时波及的弹片波及的敌人砸下山崖,下了饺子。借着我和老甘一枚枚手雷爆炸,震开的薄烟和顿起的光焰指引,窥准机会的三排战友们即将一枚枚手雷向着敌人砸了下,登时密集的手雷如沥沥雨下,声声猝然的炸响恍若道道春雷,火红的霹雳连绵不绝的向愤怒叫嚣着,勇悍向我无名高地奋勇爬来的敌人头顶狠劈下去。凌厉的罡风裹着呼啸的弹片,像一把把轮下敌人头顶的钢斧,轰然爆炸间,令脑浆迸裂,令血肉四射,敌人的怒喝叫嚣,瞬间化作了哀鸿遍野。猛爬向我的敌人两尖刀班,眨眼即被我三排一轮手榴弹攻势下了饺子。腾腾弥散的烟幕中,空留下几声惊悚的惨号飘荡在一片纷繁的群山之间,瞬间被周围枪炮齐鸣的巨大音浪吞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