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到1937年的南京 正文 第九章,野兽的感觉

西西河小米 收藏 11 19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size][/URL] 米强疲惫的跑到了下第二个路口,感觉跑不动了,一边跑一边考虑问题,奶奶的狗是通过嗅觉跟踪的。自己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根据后世喜欢看侦探小说的米强,瞬间想出好几套方案,权衡之后,米强掏出辣椒面,往地面撒了很多。然后倒着往后走了二十来米,找了一颗大树,双手抱住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4.html


米强疲惫的跑到了下第二个路口,感觉跑不动了,一边跑一边考虑问题,奶奶的狗是通过嗅觉跟踪的。自己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根据后世喜欢看侦探小说的米强,瞬间想出好几套方案,权衡之后,米强掏出辣椒面,往地面撒了很多。然后倒着往后走了二十来米,找了一颗大树,双手抱住大树,两腿夹紧。爬上了树。

找了个树杈,米强一边慢慢的喘气,一边检查自己的伤口,会不会有血迹留下。还好只是贯穿伤害,血出的少,及时包扎没有血液流在外面的情况。

这时一队日本兵牵着一条狼青犬从树下跑过,米强在树上闭住呼吸,看见日本兵跑到前面的岔路口,一直气势汹汹的狼青犬,低头嗅了一下,就开始呜呜的哀鸣了。

领头的日本军官,弯下腰查看了一下地面,用手一摸,随即一声:“八格牙路。”指挥手下士兵兵分两路进行追击。

米强在树上喘着气心想:“姥姥的,这群小鬼子跑半天怎么没事,老子才跑几百米就气喘嘘嘘,看体格我比这群武大郎要好的多呀。”

米强没有想到,虽然自己短跑和爆发力可能强于这时的日本士兵,但是没有日本兵这样的疯狂的体能训练。长久的耐力还是不如日本兵。

米强看着下面的日军部队,一个小队、一个小队赶来从米强的树下通过,米强自己计算了一下日军反应时间,暗叹这次是命大,自己体力不行没跑多远,就想办法隐藏了,如果在不及时隐藏,肯定被闻警而动的日军格杀了。自己虽然不怕死但是这样死有些不值。

米强在考虑现在虽然是冬天,天亮的晚,但是光秃秃的树上天一亮自己铁定被当猴子一样射杀。真盘算怎么脱身呢,听见不远处出,日本77式野鸡脖子重机枪的突突声,和有人大喊日本人杀人了。不时还有有人哀号:“太君人不是我们杀的,太君冤枉呀。”

树上如猴子一样的米强,哀叹:“把自己的命,交给别人,还能说什么?”接着枪声大作,米强从树上下来,也不敢走大路,顺着街道两边的院墙,在院墙上面猫着腰小心行走。

一路避开大路,从几户民居穿院而过,穿民居,翻院墙,沿着一条直线,一路归心似箭。即使在这种心惊胆颤情况下,米强也不忘纨绔子弟的本色,随手牵羊从废弃的民居里面,找到几坛绍兴女儿红。

快到自己藏身之处,由于失血、伤痛加惊恐米强已经马上崩溃了,想看见光明的耗子,恨不得马上钻进地窖里面。但是理智强烈克制自己的恐惧,没有直接跑去地窖,而是在周围转了一圈,一是观察环境,但是最主要的是后世经常外出打猎的米强,知道狐狸为了避免猎狗跟踪,不会直接进入自己的洞穴,而是在周围绕一圈,以迷惑猎狗。

在乱世,为了活命米强发现自己现在思考问题,越来越像丛林里面的野兽了。等确认周围没有危险,而且自己的踪迹绝对能迷惑军犬的时候,米强才小心翼翼的回到地窖。

一进地窖,高玲就关切的问:“外面一直不停的响枪,担心你会会不来。”说完扭过头俏丽的脸上留下两行清泪。高玲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担心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

米强解下身上的书包,一头栽倒在高玲新铺的地铺上。半天没有接高玲的话,长长出了口气说:“妈的,杀了几个日本兵,结果被人家像兔子一样到处追杀,满城搜捕。米强发现自己开始出口就是粗话,以前自己基本不说粗话,特别在女生面前绝对没有说过粗话,米强发现自己在变。内心的另一边在慢慢释放,躁动、狂热、嗜血的一面都要出来了。

米强想让自己静下来,但是静不下下来。于是米强做起来,毛躁的打开绍兴女儿红的坛子,用坛子上面的盖子到了半下酒。问傍边的高玲你喝酒不喝,高玲扭过头说:“我不喝酒,你也别喝了,这里有些饼干,你吃点东西吧。”

米强没有说什么,只是看见高玲旗袍领口的那一节脖子很白,目光停留了一整子,米强一扬脖子,半碗酒下肚了。嗓子一辣,肚子里面升起一团火,顿时舒服了许多。焦躁不安的情绪也下去了。

米强略带醉意的用挑衅的目光看着高玲说:“酒能解愁、酒能压惊,酒能乱。”米强看见高玲抵着头给米强打开一铁罐饼干,米强忍住没说最后一个字。

烈度的酒终于使米强狂跳的心脏平静下来,满腔被追杀的惊恐情绪也得到了舒缓。米强才感到了右肩膀上丝丝钻心的疼痛,小心脱下西装,米强看见伤口,轻声对高玲说:“背包里面有些盐,你帮我弄点盐水。”

但是看着伤口,一想养伤所需要的时间,米强就心乱如麻。这时酒气有些上涌。米强冲动的个性又开始蠢蠢欲动。一咬牙米强,摸出一粒子弹,从搬来的工具当中找出尖嘴钳子,夹住子弹的弹头,上下旋转,拔出弹头。把火药倒在自己的伤口上。

这时高玲,发现了响动看着米强,一双丹凤眼,吃惊的看着米强,米强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碗酒,一口喝完。拿一块毛巾,塞进自己嘴里。在高玲的注视下,划着一根火柴。然后米强闭上眼睛,把火柴慢慢放到自己的伤口上。

一团火光闪过,米强像虾米一样痛苦在铺盖上抽搐。满头大汗的米强抽搐过后像死人一样仰面躺在棉被上。看米强安静下来,吃惊的高玲用湿毛巾给米强细心的擦去脸上的汗水。看着高玲的手,玉指修长,皮肤白皙。

米强拿出堵在嘴里的毛巾,闻见崭新的棉被上面仿佛还有少女的体香。米强起身做起来,一下子离高玲近了。可以看见高玲雪白的脖子,似有似无的少女的体香不断刺激着米强的嗅觉。

米强努力喘着粗气,高玲关怀的问米强:“伤口还疼吗?”酒气慢慢涌上头,米强注视着高玲的小嘴,里面的牙齿如珍珠一般洁白亮泽。

“自己现在是过了今天没明天,活在乱世当中不知道能活多久,何必在意所谓的其他东西。”米强喘着气看着高玲想着自己的处境,而高玲丝毫没有觉察到米强的眼神开始炙热,还以为米强有事,一边拿毛巾给米强搽汗,一边责怪米强怎么这样鲁莽。

酒气上涌,米强的双目变得血红,高玲觉得米强不说话,还以为米强疼傻了,赶紧用手摸米强的额头。柔滑的小手摸上米强的额头。

米强彻底控制不住自己了。

左手,闪电般的抓住高玲的手,高玲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米钱双目赤红,一把抱住自己,把自己扑到在铺盖上。高玲闭上眼睛,要紧牙关,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

米强把高玲压在身下,吻高玲的小嘴,感觉对方牙关紧咬,就开始亲吻对方脖子。慢慢的亲吻到脸上,这时米强感觉到一丝咸咸的苦涩。

米钱抬起头看见高玲闭目,躺在铺盖上,紧咬嘴唇、身体僵硬。“自己这是干什么?”米强拷问自己。“自己难道要靠这种手段得到女人?这样和日本禽兽有什么区别?不,绝不,自己才不做这种事情,对方投怀送抱,自己还要挑,这才是自己的作风。”

想完这些,米强强迫自己坐起来,看见高玲给自己准备的盐水,一口气喝完,慢慢吃起饼干来。看见高玲的眼睛已经睁开,米强冷笑道:“你的枪呢?我不是告诉你遇到这种情况要自己保护自己,给对方一枪吗?你怎么忘了?”

高玲听见这些话,脸一下通红,丹凤眼充满了愤怒,一下子做起来擦干眼泪,一手指着米强说:“米强,你记住你欠我一颗子弹。我会还的。”

米强一下愕然,心想:“真是个带刺的玫瑰。只不过她发起怒挺好看的。”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