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由于此前突厥与突骑施相继败亡,吐蕃便成了大唐最大的威协,在皇甫惟明被贬后,唐玄宗决定让最杰出的将领王忠嗣出任陇右节度使兼河西节度使。


王忠嗣生于705年,原名王训,太原祁县人,祁县王氏是历史上的名门望族,从东汉时期的王允到金朝的文学家王郁,王氏家族在中国历史上兴盛达一千多年之久。其中身为武将的就有南朝宋大将军王玄谟、征北大将军王懿、南朝齐年北将军王玄载、南朝梁车骑大将车王僧辩、北朝周太原郡公王思政、北朝周郯国公王轨等。到隋唐时期,祁县王氏更加贵显。除王忠嗣外,还有高宗时期的名将王方翼、文学家王维等名人。可谓是名门当中的名门,望族当中的望族。王忠嗣的父亲王海宾亦曾官至太子右卫率、丰安军使、太谷男,死于吐蕃攻唐的武街之战。


王忠嗣曾任代州别驾和兵马使。有一次率精兵数百去袭击吐蕃。时吐蕃赞普正在郁标川阅兵,部下便劝王忠嗣回军。但王忠嗣不从,指挥军队向吐蕃冲杀过去。吐蕃未料到唐军会来突袭,大惊不已。王忠嗣趁机猛攻,斩数千人,获羊马万计而归。此后王忠嗣累迁左领军卫郎将、河西讨击副使、左威卫将军、赐紫金鱼袋、清源男,兼检校代州都督等职。但由于与皇甫惟明不和,被其陷害,贬东阳府左果毅。


王忠嗣曾在河西节度使、鄯州都督杜希望手下任职,在陇右会战当中表现突出。


此后,王忠嗣的官职扶摇直上,先兼左羽林军上将军、河东节度副使,兼大同军使。开元二十八年(740年),又以本官兼代州都督,摄御史大夫,兼充河东节度使,又加云麾将军。开元二十九年(741年),又代韦光乘为朔方节度使,仍加权知河东节度使。同月,朝廷以田仁琬充河东节度使,王忠嗣依旧朔方节度。天宝元年(742年),再兼灵州都督。


王忠嗣在北疆战功累累,数破突厥,导至突厥汗国的灭亡。


天宝四年(745年)二月二十一日,王忠嗣加摄御史大夫,兼河东节度使。同年五月,进封清源县公。


到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离任,唐玄宗第一个想到的继任人就是王忠嗣。至此,王忠嗣已身兼河西、陇右、朔方、河东四镇节度使,佩四将之印,控制万里边疆,天下劲兵重镇,皆在其掌握。王忠嗣手握近二十七万大军,超过了所有蕃镇兵力一半有多,其受宠的程度,实及前所未有,可以说当时天下安危,均系王忠嗣一人之身。可见此时唐玄宗对王忠嗣信任到了极至!


而王忠嗣亦用丰厚的更大的功绩回报了唐玄宗的信任。


陇右道刚遭遇石堡城大败,不但阵亡了一万多人,伤者也有一万多人。王忠嗣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厚恤了死者的家属,并凭自己身兼数个节度使的便利调动了河西、朔方和河东的军医前来陇右道治疗伤者,一连串的措施迅速稳定的陇右道的军心。


其后王忠嗣招募了很多新兵,补充了原来各军的空缺。随着受伤老兵的陆续归队,陇右道在兵力方面慢慢恢复了元气。


除兵员外,王忠嗣对马匹亦恨恨下了一番苦功。在洪济城一役中,陇右道损失了五千多争马。领陇右道骑兵数量锐减。王忠嗣此前多在北疆作战,对骑兵情有独钟。此前陇右道骑兵与步兵的配置大概是一比七,王忠嗣到陇右道任职后,大大提高了马匹的价格,使马贩把适合作战马的马匹都卖给了王忠嗣。加上王忠嗣奏请朔方、河东镇的战马九千匹以充实河西、陇右,使王忠嗣得以把陇右道的骑兵数量从战前的一万人提高到二万人。


如此在王忠嗣上任陇右节度使才半年时间,陇右军便恢复了元气。一切备战工作就绪,王忠嗣遂集中优势兵力,连续与吐蕃军在西海、积石等地激战,大破吐蕃军。随后又击破臣附于吐蕃的吐谷浑于墨离军虏其全部而归,频传捷报。


正当王忠嗣雄心勃勃,操练好兵马,准备按自己拟定的计划循序渐进解决吐蕃这个大唐的心腹大患时,一直所向无敌的王忠嗣却在石堡城上触了霉头。


能令王忠嗣触霉头的,自然而然是那位好大喜功的唐玄宗。


石堡城屡攻不克,早就成了唐玄宗心中的一根刺,不拔了它,唐玄宗简直是寝食不安。这时见到王忠嗣青海频传捷报,便又想王忠嗣收复石堡城。于是,唐玄宗下了一道诏书给王忠嗣,命王忠嗣趁势收复石堡城。


王忠嗣自到任陇右节度使,便仔细研究了石堡城和在石堡城进行的几次攻防战,结论是纵使尽陇右、河西十五万全军之力,也最少人死亡几万人甚至更多才能攻下石堡城。而石堡城的战略位置虽然重要,但是石堡城并非惟一进出青海的道路。因而王忠嗣认为花大唐数万甚至更多的精锐去夺取石堡城甚为不值。于是便上言::“石堡城凭借天险与坚固的城防,极难在短时间内被攻克,而吐蕃在青海屯驻十万大军,如石堡城受到攻击,势必派兵增援。如果我们兵临城下强攻,就算能阻截吐蕃的援军,也要伤亡数万人不能攻克石堡城。臣以为以如此高昂的代价得到此城,得不偿失,不如操练兵马,静观吐蕃局势的变化,一旦吐蕃内部有变,臣马上西进攻取吐蕃。”这本是一个非常好的计划,但玄宗陷入穷兵黩武的境地而不能自拔,所以王忠嗣这个奏书不但没打消他的念头,还引起了对王忠嗣的反感。


而这个世界上是永远都缺少不了阿谀奉承之辈的。董延光见唐玄宗因王忠嗣拒绝攻打石堡城脸色不愉,自请带兵攻打石堡城。玄宗立即批准,并诏令王忠嗣分兵相助。王忠嗣不得已出军,但因担心军队伤亡过大对董延光未免就有些阳奉阴违,董延光这样去攻打城防甚为坚固的石堡城,其结果就可想而知。丢下了几千具士兵的尸体后得不到一点的进展,连城头都攻不上去,不得已只有退兵。董延光退兵时兀论样郭乘势挥军追击,幸亏得到王忠嗣率军接应才没有受到大亏,但董延光反而不领王忠嗣的情,心下对王忠嗣怨愤不已。


董延光未能攻克石堡城,回到长安后便把责任推到王忠嗣身上,说他“沮挠军计”。宰相李林甫乘机让济阳别驾魏林上告说王忠嗣曾深居宫中,与太子感情很深,想持重兵扶持太子登基。


李林甫是太了解唐玄宗了,他知道作为权力顶峰的唐玄宗最忌畏的就是自己的位置受到威协,最容易受到蛊惑,之前早在737年他已经用过这一招弄倒了当时的太子瑛和鄂王瑶、光王琚,现在重施顾技,果然又被他轻易得手。


玄宗闻讯大怒,不问青红皂白,便将王忠嗣征入朝中,交付御史台、中书省与门下省共同审问。由于朝中都是李林甫的同党,所以三司会审后,王忠嗣被判死刑。后经接替王忠嗣就任陇右节度使的哥舒翰入朝求情,加上唐玄宗也感到王忠嗣是冤枉的。这才免除了王忠嗣的死罪。贬王忠嗣为汉阳太守。


天宝七年(748年),王忠嗣迁汉东郡太守。天宝八年(749年),王忠嗣病逝,终年四十五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