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堡礁看护工 每天工作都是旅游

bravesword 收藏 0 2522

专访汉密尔顿岛看护工本-绍索尔


7 月1 日,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得主、英国人本-绍索尔(Ben Southall)与女朋友抵达这里并开始了工作。34 岁的本5月份击败全球3.5 万名参选人,赢得这份可以悠游与探索大堡礁以及汉密尔顿岛海域,以推广当地旅游业的梦幻工作。近日,本-绍索尔接受了《外滩画报》的专访。



英国小伙子本。绍索尔现在不仅是世界上最有名的人,而且是世界上最忙碌的人。


自打他正式开始汉密尔顿岛的看护工作之后,就和“休假”二字彻底绝缘了。从2009 年7 月1 日至12 月31 日的这6 个月,将是他人生中最繁忙的一个月,几乎每天都被昆士兰旅游局安排得满满当当。他身上的那件蓝色护岛人T 恤,将很难有脱下来的机会。


看看本的日程安排就知道了:


7 月1 日,到达汉密尔顿岛,这个岛也是本的根据地所在,他和女友Bre的住所就是汉密尔顿岛上的一幢三层楼豪华别墅;


7月2 日起,出发拜访降灵岛的“白色天堂沙滩”;


7 月8 日,游览Tjapukai 土著文化公园,观看土著居民的表演,了解澳大利亚的土著文化;


7 月8 日至11 日,在蜥蜴岛度过,蜥蜴岛是本游历的大堡礁中最北端的一个岛屿,也是他在大堡礁潜水的第一站;


7 月11 日至13 日,拜访大堡礁中300 多个岛屿中唯一一个带有热带雨林的小岛——绿岛;


7 月14 日至16 日,划着皮划艇游览双岛;


7 月16 日至19 日,回汉密尔顿岛休整;


7 月20 日至22 日,再次出发前往海曼岛;


7 月23 日至25 日,前往休特港,之后回到汉密尔顿岛,结束第一个月的工作。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堡礁看护工 每天工作都是旅游

本和两只名为Sunny 和Starburks 的海豚在一起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堡礁看护工 每天工作都是旅游

本和女友Bre 在白色天堂沙滩上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大堡礁看护工 每天工作都是旅游

本在绿岛的“水下步行者”



和《外滩画报》记者通电话时,每隔几分钟,本就会被身边的事情打断一次,进行了一小半的采访也不得不暂时打住,剩下的问题由电话采访变成了邮件采访。但本似乎并不觉得累,他告诉《外滩画报》:“我有10 天的休假时间,但我根本不需要休假——因为每一个工作日都充满了乐趣。”


的确,与其说是工作,不如说本每天都在旅游。昆士兰旅游局为本策划了一场历时6 个月、每天都有新花样、遍及大堡礁各主要岛屿的免费旅游行程。其间,还为本和他的女友安排了豪华五星级酒店住宿、高度享受的SPA、刺激的直升机参观、循序渐进的潜水培训、地道的澳大利亚美食.....。也难怪这个英国小伙子不以为累、反以为乐了。


冒险家


飞机平稳飞行,坐在云端的本突然产生如临天堂的感觉。


两个月前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年轻人竞争同一份工作的场景还历历在目。甚至去年开着黄色吉普车穿过滚烫的沙漠和戈壁、游历非洲大陆国家留下的咸涩汗水还未彻底蒸发。


为了给三个慈善机构募集资金,本和几个朋友用了一年时间展开了一场汽车马拉松。他们从埃及出发,途经突尼斯埃塞俄比亚加纳刚果等31个非洲国家,共计6 万公里,看到了罕见的沙漠雪景、鸵鸟迁徙。还发生了许多让他泄气的事,“12 个月里一共爆了6 次胎,有两次爆胎发生在同一个下午。但如果出发前都做好充足的准备,就没什么问题。”


如今,本已经开始踏上了新的旅程,这段新的旅程比他以往所做的任何事都更有戏剧性。他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份万人仰慕的工作,从这天开始,每天都有人注视着他的行踪,而他的表现能不能让选中他的人满意?他并不知道。


但毕竟还有Bre。本好几次侧过头望望紧贴着自己的这个年轻女孩,棕色的头发,年轻的面孔永远洋溢着笑容,常常为一件小事就狂喜不已。两人在去年的非洲之旅时相识。本不忘帮Bre 也打响一点知名度:“我们都喜欢尝试新事物,探索户外世界,喜欢各种各样的体育项目,特别是飞盘。Bre 之前接受过一系列训练,她将来要做一个演员,一个拍摄特技时充当替身的演员。”


飞机从降灵岛上空飞过,掠过珊瑚礁和澄清的海面,到达汉密尔顿岛。本和Bre 的第一件事是把行李放到“蓝珍珠”别墅。这幢别墅共有三层,配有三个卧室和一个私人游泳池,还有一个可以两面都可以看到大海的露台。当本把“蓝珍珠”介绍给Bre 时, “她惊讶得差点下巴就掉下来了。”


20 天之后的一个早晨,他们透过别墅的窗户看到一头漂亮的鲸跃出海面。本把这件事情写在除护岛人官方博客之外的另一个私人博客上,还贴了一张跃起的鲸的照片,只不过“那不是当时真正的情景,我只是找了一张类似的图”。


跟随他们一起参观别墅的媒体离开之后,本和Bre 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把各自的物品摆放好,其中包括一张家人的合照——这是他重要的随身物品。本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同时,他的家庭意识很强。在出发前往汉密尔顿岛之前,他努力学习各种与媒体打交道的技巧、熟悉接下来的6 个月的工作流程,也尽量多花时间和家人待在一起。


“如果有人问我最怀念英国的什么?虽然我很怕英国和澳大利亚的小报再次扭曲我的意思,我还是要说,我怀念我的家,特别是我的侄子和侄女,一个3岁,一个才一岁半。等我再回家的时候,他们肯定比现在大多了。”


出发前一周,本和父母、弟弟、弟妹、侄子侄女一起度过了父亲节,地点是他最喜欢的一家餐馆The Trooper Inn。本的父母对他性格的形成影响很大, “他们对我的冒险行动总是很支持。几年前,他们退休之后,迫不及待地背起背包去世界各地旅行了一年。有其父必有其子!”


到达汉密尔顿岛的当天晚上,他们在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六星级酒店Qualia享用了欢迎晚宴,然后驾驶着一辆高尔夫车,呼吸着温暖的海边空气,最后回到“蓝珍珠”。当本爬上那张舒适的双人床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以后的每一天都像今天一样,我恐怕是全星球最快乐、最疲倦、最肥胖的人了。”


交通工具


第二天一早,本和Bre 就搭乘“航海者号”游艇向“白色天堂沙滩”进发。这是一片绵延7 公里的纯白硅砂海滩,赤脚走在上面完全没有刺脚的感觉。像水晶一样透明的海水随着海风拍打在洁白的沙滩上。


本的工作正式开始了。


和本以及Bre 一起下船的还有昆士兰公园和野生动物服务处的项目官员Nah Judd。Judd 的任务是帮助本了解昆士兰的一些重要地理特征。漫长曲折的海岸是如何形成的?哪些生物把这块地方看成天生的家园?本还学到了一个知识, “如果佩戴的银饰由于时间过长而失去了光泽,就可以抓起一把硅砂在银饰表面摩擦,因为硅砂带有的细小齿口具有磨蚀作用。”


他们换上泳衣,开始在海里游泳,直到耳边传来飞机引擎声。空中降灵岛公司派来的水上飞机载着他们驶向新的目的地。很快,飞机降落在沙滩边,这是一架有四个轮子的白色滑翔机。本和Bre 上了飞机。飞行员拉动操纵杆,后坐力让本的后背一下子撞到椅背上。很快,飞机开始加速,轮子从海滩上驶到海水里,打破了原本平静的水面,飞行的感觉也越来越平滑舒适.....。“就像海鸟起飞前要在水面上挣扎一下一样。这些小飞机真令人敬畏。它们可以降落在水面上,在水面上滑行;而需要降落在地面上时,它们就能迅速地伸出四个轮子,轻轻拉一下油门,就变成了陆上交通工具。”本这样总结他第一次乘坐水上飞机的经历。在未来的6 个月里,水上飞机将和高尔夫车一起,是他在大堡礁的主要交通工具,前者在岛与岛之间,后者在单个岛上。


大堡礁的另一个交通工具是直升机。在黄金海岸时,本和Bre 体验了一场“直升机之旅”。本告诉《外滩画报》: “如果我游历了所有的昆士兰岛屿,就可以给你一个更好的答案。可是现在,我只能说,黄金海岸值得一去。”黄金海岸因其拥有一段长32 公里的金黄色沙滩而得名。这里除了明媚的阳光、湛蓝的海水、茂盛的棕榈林,还有华纳兄弟电影世界、海洋世界及梦幻世界等景点。


他们搭乘的是Robinson 直升机公司在1992 年生产的一架Robinson 44直升机,机身小巧,共有四个座位。了解了一些乘坐直升机的安全注意事项之后,本和Bre 套上救生衣。望着停机坪上这个时髦而昂贵的东西,本开始幻想:“如果我幸运地弄到了第一张100万英镑的支票,一定也要买一架当玩具收藏。”


飞行员驾驶着直升机把他们送到了1000 英尺的高空。以前,他只知道澳大利亚的海岸线很美,可没想到,就连住宅楼构成的天际线也美得令人窒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Q1(昆士兰第一大厦),它让周围的建筑都相形见绌。这座大楼修建于2005 年,现在已经是全世界最高的住宅楼,高出海平面323 米。它的高还得感谢从楼顶伸向天空的48米高尖塔。”这座住宅楼颠覆了本以往的观念, “我是一个户外运动爱好者,从来不觉得人类的城市居住地有什么好的。但是我现在非常希望自己能站在Q1 的某一个房间,观看太阳从大西洋上升起的美景。”


土著生活


本的日程几乎全都由昆士兰旅游局安排好。每天出发之前,本都知道自己将去向哪里,会发生什么。可是生活中也会有些小意外,让他和Bre 都措手不及。


7 月8 日一早,他们只吃了很少的早餐,背上行李,锁上门就出发了。Bre走到垃圾桶旁,掀开盖子。“我从来没见过Bre 跳得这么高!”本眼看着Bre 在他面前高声尖叫起来,手忙脚乱地把垃圾扔了进去,边叫边往路边跑,那些开着高尔夫车经过的人都望着她。


等Bre 安静下来,本才看清楚,垃圾桶上有一只巨型蜘蛛,细长却很结实的脚夸张地在垃圾桶周围快速游移。本心里有些无奈又有些开心地想:“的确是个大家伙。我想我们在这里不得不学会适应。”


Bre 惊恐的心情直到到达Tjapukai土著文化公园才平静下来。Tjapukai 意为“雨林”,生活在其中的土著人就是“雨林之人”。这是位于Tjapukai 土著人聚集区内的一所文化公园。Tjapukai 人在自己的部落内生活,他们依靠和本部落或邻近部落的人交易获得生活物质。和澳大利亚的其他土著部落相比,Tjapukai人更加文明,他们把本部落的法律和当代社会的法律结合起来。


由于去年在非洲遇到了很多非洲人,本对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生活也充满了好奇。本对非洲人有着强烈的好感:“那里人并不需要来自别国的援助,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笑容是他们打破一切障碍的最好武器。”


文化公园的总裁大卫。哈德森和经理厄内斯特。哈德森掌管了Tjapukai 土著公园26 年之久。“他们在遵循土著人古老信仰的基础上,创造了一片艺术的绿洲,总结了一系列在丛林中谋生的知识和技能。土著舞蹈和迪吉里杜管(澳洲土著人的乐器) 表演精彩至极。大卫把土著人的音乐和舞蹈录制成音响制品传播到世界各地。”


来Tjapukai 土著文化公园就不能不试一试这里独有的一道菜品——绿蚂蚁“。我可不想把绿蚂蚁当成一道开胃菜,可是在大卫幽默的怂恿之下,我还是决定试一试。我抓起一只不停摇头晃脑的小蚂蚁,避开它不断挣扎的钳子,找准了绿色的圆滚滚的肚子,放进嘴里,一口咬进绿色肉体里.....。一股浓郁的酸橙味,比我想象的好得多。”


吃完以后,大卫告诉本,绿蚂蚁在澳大利亚北部很常见,绿蚂蚁还有一个浪漫的名字“柠檬蚂蚁”,因为它们的全身其他部位都是黄色,惟有腹部是透明的绿色,看上去像饱含汁水的样子。由于绿蚂蚁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因而被很多远离城镇的地方居民当成重要的营养补给品。甚至一些白人也喜欢吃绿蚂蚁,它们常常被当作一种特殊的味道加入其他食物中。


水下浮潜


在大堡礁浮潜这件事,本期盼了好久。


7 月9 日早上6 点,本和Bre 就在闹铃声中爬起来,看完了日出,填饱了肚子, “一定要多吃点,因为在水下几个小时需要很强的体力和能量”,之后,他们就朝着浮潜地——蜥蜴岛周围的珊瑚海进发。


蜥蜴岛是大堡礁群岛最北端的一个小岛,距库克敦100 公里。这个小岛之所以有名是由于库克船长。1770 年,库克船长和他的船员们登上蜥蜴岛,成为第一批登上这个岛屿的非原住民。人们之所以称它为蜥蜴岛,是因为岛上有一种与印尼蜥蜴同种的蜥蜴。


蜥蜴岛的沙滩绵长,海水晶莹透澈,装点着白色的沙滩。站在山上就可观赏到摇曳的珊瑚。由于小岛就位于珊瑚礁之上,因而是潜水的绝佳之地。本和Bre 搭乘的潜水船名叫“迷恋”,另一艘常用的潜水船不久前被送去年检,而这艘“迷恋”更新、更沉稳也更豪华。


他们乘坐着“迷恋”朝珊瑚海驶去,珊瑚海是蜥蜴岛和更广阔的珊瑚礁之间的一片海域。这里,大陆架一下子低出水平面2000 米。“据我所知,这块大陆架是一条分界线,这边的深度在潜水范围内,那一边则充满了未知和恐惧。”


熟悉了身上的潜水用具之后,本跳入水中,第一个潜水点叫做无名礁。“25摄氏度的水温,比我三周前在英国康沃尔那次潜水好多了,那次的水温只有13度,简直就是一场体格训练。”在无名礁温和的水下,呼吸也变得简单得多。合适的校准器、封闭的眼罩和可视的小电脑,让本像条鱼一样在海下畅游。“我很高兴又一次和Bre 一起体验同一项运动,自从去年3 月在非洲相识以来,我们共同经历了很多事情,而潜水又一次值得写进记忆本里。”


潜入水下大约12 米以后,一个精彩纷呈的海底世界渐渐呈现在本眼前。“远远望去,一张河床壮观地躺在我们身下,河床上覆盖着像奶油一样颜色的珊瑚。大自然的手操控着这片生态系统:老的珊瑚慢慢地在河床上死去、脱落,让位给更加鲜艳、充满生机的新生珊瑚。大品种的珊瑚已经长得老高,小个子的珊瑚在下面艰难地生长,形成了珊瑚丛错落有致的局面。”


多样的海底生物是珊瑚海最宝贵的财富,从梳子鱼到狮子鱼,从濑鱼到鹦嘴鱼,一条接一条在本的眼前游过。本希望自己 6 个月以后能彻底搞清楚这些鱼类的名字,但此刻,有太多鱼超出他的认知范围了。“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在一次潜水中就看到如此种类繁多的物种了——这里简直就是海底动物的史诗。”


本和Bre 的下一个潜水点是有着澳大利亚最好的潜水点之称的“鳕鱼洞”。这片海域常常出现大只的澳洲土豆鳕鱼,从上世纪80 年代起,来自世界各地的潜水者就很热衷给它们喂食,以至于它们的体重达到了150 公斤。当本和Bre 向浅蓝色的沙土层游去,土豆鳕鱼也慢慢靠过来以示欢迎。“土豆鳕鱼大极了,当它们靠近你再扭身离去时,你能明显感觉到它们的力量,它们只要轻轻甩一下尾巴,就能在水中制造出一片很大的冲击波。”


由于长期食用人类投下的食物,很多土豆鳕鱼都患上了溃疡等皮肤疾病。现在,只有得到海洋公园批准的特定食物才能喂给土豆鳕鱼吃,因此它们的数量又有了增长。


看腻了鳕鱼之后,本把目光投向了其他的海洋生物。突然,一条鲨鱼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仔细一看,原来是一条黑礁,虽然是一条幼仔,可在本眼里它已经很吓人了。Bre 也有不小的收获,她和一只肥大的海参合了张影,留在本新买的水下摄像机里。


本和Bre 的“动物缘”可以说才刚刚开始,在后来的旅程中,他们还遇到了星鲨、金色球形蜘蛛、绿色树蛇、鳄鱼.....。还有很多片海域以及星罗棋布的小岛等着他们去探索。


本最大的感触是:“有一个很大的世界有待我去发现,虽然那将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可我相信自己能做到。”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