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州太阳旗事件:要官员的脸还是要民族的脸

qu123 收藏 1 12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8_4_47145_9747145.jpg[/img] 一位市民带着孩子来到兵法城前来观看,并拍摄城楼上的日本国旗。   石家庄8月3日电 某剧组在非拍摄时间、没有公告的情况下,“提前”将日本国旗悬挂在河北省著名旅游景点——冀州兵法城门楼引起群众不满事件,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强烈反响。全国各地群众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们对事件的看法,愤恨之辞、问责之声不绝于耳。   作为剧组和事发地官方,如何正确看待这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冀州太阳旗事件:要官员的脸还是要民族的脸




一位市民带着孩子来到兵法城前来观看,并拍摄城楼上的日本国旗。


石家庄8月3日电 某剧组在非拍摄时间、没有公告的情况下,“提前”将日本国旗悬挂在河北省著名旅游景点——冀州兵法城门楼引起群众不满事件,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强烈反响。全国各地群众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他们对事件的看法,愤恨之辞、问责之声不绝于耳。


作为剧组和事发地官方,如何正确看待这一问题,不仅事关国人情感,事关地方政府责任,也对今后爱国主义题材影视剧拍摄的规范问题敲响了警钟。在迎接和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关键时期,厘清职责、责任,把脉世道人心,同样具有重要意义。为此,8月2日,中新网报道组走上河北石家庄、邢台、衡水、沧州、秦皇岛等地街头,聆听社会各界声音。


民族情感不容“马虎” 剧组应道歉


“冀州人民在抗日战争年代付出了血的代价,国恨家仇不容遗忘”。在冀州,一位亲身经历抗战岁月的老战士告诉记者:1939年2月,日军侵占冀州;3月,在路家庄杀死军民237人;6月,东兴村148人惨遭屠杀……老人说,摄制组在当年抗日根据地的冀州城楼悬挂日本旗帜,“本身就是对当地人民的一种刺痛”,他希望后代子孙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在秦皇岛,一位民政局姓王的退休老干部非常气愤,“我们通过八年抗战,付出了无数烈士的鲜血才换来的胜利,居然在今天让人被这种不负责任的做法给玷污了!”他希望该剧组在追求电影效果的同时,也应考虑到更多群众的感受。


与王先生持相同观点的河北群众占相当比例。


自称“革命后代”的沧州赵民警认为,旅游景点挂日本国旗“太刺激老百姓了”,尤其对革命家庭来说,更是难以接受。几乎任何一个中国人,都知道“日本膏药旗”的涵义,不管何种场合悬挂都很伤感情。“即使拍电影用完也应赶快撤掉,旅游景点人来人往的,看着它挂在城门楼上总有南京大屠杀的感觉”。


在石家庄、邢台等地,随机采访的市民第一感觉是“气人”。石家庄的王女士说,因拍电影需要悬挂日本国旗可以理解,“但是提前悬挂就不应该了,一个旅游景点挂着日本国旗,人们看了心里肯定不舒服”。


燕山大学暑期留校生李晓光从网上了解此事件后表示,我们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争,但是通过各种形式的宣传,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整个过程都十分了解,“这个不负责任的剧组,居然在非拍摄时间把日本国旗放在城楼之上,这是对整个中华民族的侮辱!希望该剧组向全社会道歉,并保证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


秦皇岛海港区政府一位工作人员认为,在经济危机的艰难处境下,拍摄爱国主义题材电影,对团结社会、鼓舞人心、战胜困难非常有利,“该剧组居然如此不负责任,不顾人民群众的感受,需要对此做出解释”。


沧州的李老师特别提到几年前一位影视红星身穿日本国旗遭国人痛骂事件,希望演艺界提高历史常识、顾及爱国情结。


也有部分市民表示,此事件应是剧组工作人员的失误,希望今后不再出现类似事件。


石家庄、邢台等地的媒体人士纷纷表示,拍摄爱国题材电影,一举一动都具有“榜样”意义,更应考虑拍摄现场的周密。事发前后,中国电影导演贾樟柯、赵亮为抗议播放介绍“东突”分裂分子的纪录片而退出第58届墨尔本国际电影节,所表示出的民族气节;冯小刚新片《唐山大地震》唐山开机,剧组向遇难同胞默哀所表现的“细心”,都值得该剧组学习。


在一家媒体工作的黄先生表示,冀州之所以发生这个事件,原因在于“摄制组有点太自我,没有顾及别人的感受。他们应该对这件事情负责”。


民族感情是一个国家、民族最高尚的情感,不容一点“马虎”。沧州一位企业负责人说,“该剧组恰恰伤害了当地的民族情感,不管有意无意,他们必须向老百姓声明道歉!”


地方应首先反思工作作风


据冀州一吴姓市民介绍,此事件经媒体披露后,次日上午那面日本国旗就被摘下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知电影拍完没有。他对拍抗战电影表示支持,但认为还没拍就在城门口挂日本国旗、又无提示的做法欠妥,“况且又挂了那么长时间!”


在全国第一个农村党支部所在地衡水安平县,教育局一张姓工作人员说,“日本国旗岂是随便挂的?剧组拍摄时悬挂,我能理解,没拍时哪能挂上去呢?又不是偷偷摸摸的事情,在门前挂个提示标志不就解决了吗?”


衡水某企业49岁的工人赵保振说,这两天听人们议论才知道这件事,感觉“很气愤”。拍电影谁都能理解,“可是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还没有拍摄就长时间挂着日本国旗,刺伤了中国人的心,肯定应该有人承担相关责任”。


在衡水以外的地市随机采访,有无标识、政府是否尽公告义务,也成为关注的焦点。


石家庄在建筑行业工作的郝先生说自己是从网上看到这个新闻的,觉得事情“其实很简单”,只要摄制组或有关部门在现场张贴告示,把拍摄影片的事情告诉过往民众,就不会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河北科技大学信息学院的高洪全看过相关报道后,连说“不应该”。他认为,“剧组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地监管部门也难脱干系”。


国家一级企业沧州炼油厂某车间主任、党组书记张先生说,“据我了解,外资企业有悬挂本国国旗的,但在除了特殊规定的场合外,在中国境内悬挂外国国旗,肯定需要批准”。


沧州教育局一位张姓局长认为,在旅游景点拍摄电影悬挂日本国旗,应该看是否有文化部门的批准,是否符合有关政策规定。“中国人对这个问题非常敏感,不管有意无意,都要注意和尊重国人的感情”。他认为,电影拍完了应第一时间撤下,过失悬挂,要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纠正,第一时间由政府有关部门向公众做出解释,并由摄制组向群众道歉。


他同时提醒,现在中国改革开放多年,对因工作需要悬挂日本国旗应理智看待,切勿有过激言行。


沧州的李老师说,在旅游景点悬挂日本国旗,最起码应该向当地群众作出解释,不然人们心里难以理解和接受,也会给学生造成误解。“对下一代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是全社会、几代人的职责” ,该事件发生在河北省“干部作风建设年”,又处在中日关系的特殊时期,当地有关部门确应反思。


要官员的“脸”,还是要民族的“脸”


石家庄的王女士说,她开始并没有留意这条新闻,反复阅读后觉得报道的媒体都比较客观,也比较冷静,反而觉得当地官员的反应有些“莫名其妙”。


在媒体工作的同行黄先生说,这件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对冀州的印象,认为这件事也不会损害冀州的形象,“整个事件还上升不到这个高度 ”。


今年刚毕业于衡水学院的田崇说,他看过此报道觉得很客观,“城头出现日本国旗,政府部门至今没向群众作出解释,本来就不对,还迁怒于记者,显得很不负责任。”他说,作为中国人,爱国是最基本的要求。任何时候都要以祖国为先,把祖国和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 “任何有伤爱国情感的行为都应该摒弃”。


衡水市儒商研究会董仲舒研究中心主任、著名作家魏文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看了相关报道认为写得比较客观,同时认为非拍摄时间、未公告的情况下悬挂日本国旗的做法欠妥。他说,现在从事记者行业也不容易,官员都是想听好的,有一点批评和建议就可能有人不高兴,记者下次再去就可能被人给脸色看,人就这么短见,“这是不能摆在桌面上的潜规则”。


河北省委一位离休的老干部认为,之所以出现打压媒体记者现象,是因为当前个别官员的政绩观存在偏差,忘记了共产党员虚怀若谷、谦虚谨慎的态度,不具备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具备的“闻过则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素质。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不同声音就会觉得“刺耳”,就会认为伤了“脸面”,就会把媒体的正常监督看成“没事找事”、“恶意炒作”。


这位高级干部说,由于个别地方主要官员的修养问题,又常常把宣传部门变成“防火墙”、“灭火队”,客观上造成“真话不能讲、问题不能说,缺点不能提,天天唱赞歌” 现象。他认为,这些现象对地方工作“有百害而无一利”,必须坚决遏制、尽快遏止,“在民族感情的问题上,不容粗心,不需讨论。你官员的脸该要,民族的脸更该要!” (完)


事件回放:


7月23日8时左右,河北省冀州市群众向媒体反映,该市兵法城城门楼上竟挂起日本国国旗,“太刺眼了,过往行人很是气愤”。包括中新网、当地电视台在内的多家媒体记者先后赶赴现场采访,远远看见城门楼上日本国旗迎风飘扬,旗下方“冀州”两个大字醒目。现场没有摄制组,没有任何提示,只有“弹药箱”和墙壁上“大东亚共荣”字样,过往行人纷纷驻足观看,指指点点。兵法城工作人员称,日本国旗是某摄制组挂上的,然后到衡水湖拍摄画面了。10时左右,记者们离开时,“太阳旗”还在城门楼上方挂着,未见摄制组人员到此拍摄镜头。


当日,中新网发表《河北冀州一景点因拍电影挂日本国旗引争议》报道,并未提及剧组名称、未批评地方政府,与地方媒体一样提醒“拍电影也莫久挂‘伤感情’的道具”。报道发出后,冀州市委宣传部一副部长致电中新网记者,说该市常委宣传部长“很生气”,建议向其作出解释。随后,衡水市委宣传部要求记者写出书面报告。记者拒绝后,当地贴吧先是很知情地公布了该剧组的情况,抛出了“拍摄需要”、“记者多事”论,接着一连几日指名道姓辱骂、诽谤、诅咒涉及报道记者,要求记者“向冀州、衡水、乃至河北人民道歉”。


事发至今,无论是剧组还是当地官方,仍未就这一事件向公众作出任何公开表态。


7月25日,冀州市委宣传部在向衡水市委宣传部的汇报中,“强烈要求记者本人向冀州人民道歉,并负责消除此事件带来的一切负面影响”,同时要求上级部门对记者“作出严肃处理”。该汇报称,报道涉及剧组为毕云琪的《蛟斗衡水湖》,证实媒体记者采访前后该剧组在其他地方拍摄,但认为“当时悬挂日本国旗是影片拍摄和资料图片搜集的需要”。有消息称,当地电视台记者已被停职检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