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就妓女合法化问题答荷锄书生疑问



《妓女到底应不应该合法化》是我一年多之前的文章了,为了创办专栏,我把它重新发表在中华龙坛,没想到在这儿引发热议,还被朋友“荷锄书生”发表专门文章进行批判。当然,这篇文章当初发表时就有不少争议,荷锄书生先生有异议显然不应该奇怪。但是,荷锄书生是百草止水的朋友,来自朋友的批评我不能不倍加重视,于是才有此文,并且再度妓女合法化的议题。


荷锄书生的专文叫《反驳妓女合法化主张》,文中的主要观点是:第一,古代合法的妓女是官妓,官妓大都是罪犯或俘虏的女眷,是对家属连坐的一种惩罚,所以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古代妓女合法化问题。对此,我的看法是,对于官妓,荷锄书生说的大体正确。但是除了官妓外,还有民间妓院,这就是通常所说的青楼瓦肆。民间妓院是民间自行组织的,但是还是需要在官府里注册,因为从事妓女职业是最贱的行业,这就是所谓的贱籍。妓女要从良,就必须脱籍,也就是削除贱籍,俗称赎身。古代的民间妓院都是合法的,不光达官贵人们经常光顾,而且官府也不像如今的民警那样动不动就以违法罪名抓捕卖淫嫖娼者。但是,诚如荷锄书生所言,尽管古代妓女合法,但是最没地位,因为女人从事此一行当是最辱没祖宗的。当然,同现在不一样的是,古代被迫卖淫或被逼卖淫的妓女居多,毕竟谁也不想干辱没祖宗的最卑贱的职业。


第二,荷锄书生说,妓女合法化能够拉动经济发展是无稽之谈,妓女合法化将使“强迫妇女卖淫罪”,“引诱,容留妇女卖淫罪”等罪行合法,这显然是严重曲解了百草止水的本意。首先,妓女合法化不仅有助于经济增长,而且有助于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当然这种对经济发展的推动力是有限的,单是不能说它没有贡献,这其实就是所谓的色情经济,虽然下流且上不得台面,但对醉心于GDP增长的一大帮官员来说还是挺有诱惑力的。其次,就算妓女合法化,也并不意味着强迫和引诱妇女卖淫非罪,因为这严重侵犯了妇女的人权,具有限制公民合法自由的犯罪嫌疑。比如在日本,法律就明文规定,强迫和引诱妇女卖淫都是犯罪。但是在自愿基础上的卖淫嫖娼就不在法律制裁范围内,因为法律认为那是你情我愿的自由,法律强行定罪就形同干涉公民的隐私人权。


第三,荷锄书生强烈批判“存在就是合理”的观点,认为如果以此认为妓女应该合法化,那么盗窃和吸毒贩毒也应该合法化,因为他们确实是客观存在的。这个推论应该是很有道理的,可是如果照荷锄书生的推论,人类是不该将吸烟合法化的,因为众所周知“吸烟有害健康”!所以说,荷锄书生的逻辑推理是有问题的。我承认,卖淫嫖娼是人类的一种不光彩的现象,但是这种现象是无法杜绝的。即便所谓完全杜绝卖淫嫖娼现象的毛时代,女知青为了争取返城回家和女青年为了获得推荐上大学名额而同掌握相应权力的干部上床睡觉的事也是不少的。问题的关键不是在于是否违背社会道德,而是继续卖淫嫖娼非法化弊端更甚,比如它因此成为基层不少公安部门的摇钱树,并因此制造出不少的冤假错案,比如麻旦旦处女卖淫案和昆明意思卖淫案等等,对社会的和平安定和公平正义构成了巨大挑战。其次,因为非法,所以疏于管理,所以各种性病就会以妓女为载体大规模流传,尤其是世纪杀手爱死病。


第四,“己之不欲,勿施于人”,主张妓女合法化的人,扪心自问,希望自己的女性亲属去卖淫吗?荷锄书生此言可谓振聋发聩,不少反对妓女合法化者也曾以类似的话语问候笔者的女眷。诚然,大部分人都不想看到自家的女眷从事这一行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这样,否则的话人类社会早就不存在卖淫嫖娼的问题了。比如在已经曝光的卖淫嫖娼案中,有些甚至是夫妻档,也就是做丈夫的允许或说服自己妻子去卖淫,甚至还有母女一块卖的。俗话说,龙生九子各有不同,芸芸人类的道德品质自然更是千差万别,确实有些女人醉心于卖淫,也有些女人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卖淫,对这些女人来说并不是你一句道德和法律问题就能拿下的。同样借助“己之不欲,勿施于人”的名言说一下,我们都不想别人限制我们干想干的事,为什么就非得以自己的道德标准去剥夺他人的自由和选择呢?


以上问题仅仅是回答荷锄书生的疑问,如果别的网友还有什么疑问的话,大家不妨一起继续交流,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