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行动 正文 第7章 温柔陷井

最后的眼泪 收藏 10 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3.html


小姐扑在武天身上,媚笑着,“大哥,小妹叫秋香,秋天的秋,香草的香”。

“你叫秋香那我就该叫唐伯虎了”,武天内心暗骂,但脸上却笑着说:“小姐好别致的名字”。

“快点吧,别耍什么嘴皮了,正事要紧”,秋香急躁的去解武天的裤子。

就在秋香伸手的刹那,武天动了,出手如电,左掌狠狠的砍在秋香脖颈上,秋香哪里料到武天会来这么一手,来不及哼一声就软软的倒进了武天的怀里。

将秋香放在床上,用枕头作好伪装,武天伏在房间一角竖着耳朵听着门外动静,过了一会,只见房间的门悄无声息的拉开了一条缝隙,紧接着一条人影闪了进来。

来人正是那瘦高男子,他冲进房后拔枪对着床上就是一阵猛射。枪已装了消声器,击发之后听不到强烈声音。

昏迷中的秋香发出一声生命的最后哀叫,如抵达高潮时的呻吟。

听到声音,瘦高男子阴险的笑了,他掀起被子对尸体进行最后的验证。就在刹那,一把冰冷的匕首已抵上了他的腰。

“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武天眼里喷火,刀尖已经挑破了瘦高男子的皮肤,血正一滴一滴渗了出来。

瘦高男子想不到局势会出现如此之变化,他往前一倒,飞起一脚,迅速转身,想凭着手上的枪化被动为主动。

尽管他的动作异常快,但武天的身手更是了得,在瘦高男子转身的刹那,男子手中的枪已到了武天手上。

“啪”,武天抬手就是一枪,击在瘦高男子的膝盖上。瘦高男子一个踉跄,倒了下去,一条腿算是报废了。

“说,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我!”武天微笑着,优雅的往冒着青烟的枪管上吹了吹。

“你,你杀了我吧”,瘦高男子被疼痛折磨着,嘴唇已经开始打颤。

“杀了你”,武天白了他一眼,“落到我手上不讲清原因,怎可能让你简单的死去,你想得太天真了”。

武天狞笑着,抬手对瘦高男子另一只膝盖又是一枪,瘦高男子再也忍受不住,大声嚎叫起来。

“噔噔噔......”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人还未进房间,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大老远的传来。

“武兄弟别来无恙!”

正主终于出现,武天内心暗骂一声“**”,来人正是自己曾为之卖过命的黑道大佬江正勇。

“我早应该想到大哥会这样对我”,武天怒目而视,冷笑着说:“你真不愧是我的好大哥!”

“兄弟说什么话了”,我刚刚在酒店内听说兄弟你来了,立刻撇下其他人就看你来了,“难道你是怪老哥在你蹲号子的时候没去看你?”

江正勇老奸巨滑,将眼前发生的事推得一干二净。

“我怎敢怪罪大哥”,武天冷声说:“大哥手下那么多兄弟,又不缺我这么一人”。

“哈哈哈”,江正勇打着哈哈。

房间内,瘦高男子发出一阵阵呻吟声,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江正勇瞪大眼睛,似乎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了房中的异常。

“兄弟,这是怎么了?” 江正勇指着瘫倒在地的瘦高男子问武天。

“没什么”,武天淡淡的说:“这小子估计是受了他人指使,想要老子的命”。

“是吗?”江正勇恨声道:“是什么人如此胆大,敢对我兄弟下手”。话完之后他转身对手下喊道,“把他拖出去好好审问,弄出个子丑寅卯来”。

武天本来想阻止,可是见几个打手如饿狼一般将瘦高男子抢了出去,立刻就猜透了所有的过场,也就懒得理会,由他们去了。

“兄弟,你我好久没见,今天一定得不醉不归”,江正勇也不管武天答应不答应,拉上武天就往自己老巢行去。

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来打探目标。

两人各怀心机,绕过几个路口、几岔街道就来到了江正勇的别墅。这间别墅武天太熟悉了,在这里自己曾经和江正勇歃血为盟,结拜为兄,在这里自己曾豪气万丈,和各类小弟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只是这一切在今天看来,如落花流水一般,都已过去,不在复返。

别墅外围,三三两两站着数名西装革履的小弟,虽然没有军事重地那样岗哨林立,但也可谓戒备森严。

当武天看到那些原本曾和自己一个瓶里喝酒,一口锅里捞肉,熟得不能在熟的小弟们漠然的神色时,他已意识到自己正一步一步走向一个危险之中。

拐进别墅左侧,进入一个平日里被大伙称为聚义堂的房间后,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几十个腰插家伙的杀手瞪着眼睛,似乎只要一声令下就会上前将武天做了。

“来人,给武兄弟上坐端茶”,江正勇一声令下,早有小弟送上一切。

武天也不客气,大马金刀的坐了起来,不过他很谨慎,没有去动那茶水。

“大哥不会就是叫我来这里就喝茶聊天这么简单吧?”武天单刀直入。

“兄弟真是快人快语”,话到了这一份,江正勇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冷声道:“武天,你是怎么出来的?”

“我怎么出来对大哥来说重要吗?”武天异常恼火,冷笑着说:“是不是我被枪毙了大哥你才开心!”

“放肆!”两个打手闷哼一声,往武天命门就是一拳。

武天背部用力,双脚蹬地,椅子往后靠去,立时避开了两个打手的一记重拳。

“将他拿下!” 江正勇一声大吼,立时扑上来几个家伙,武天早有防备,顺手抄起椅子,砸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杀手。

“喀嚓”椅子破碎声和骨头断裂声清晰的响起,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顾及得了这些。几名杀手已经挥舞着明晃晃的刀砍了过来。武天旋的回身,一套漂亮而又干劲利落的组合拳已经挥出。

仅仅50秒,七八个杀手已经瘫在地下,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不过,道上混的都是不要命的家伙,没有人会因为你的身手厉害就止步和退缩,他们比的是谁最狠,谁最不要命!

武天深知这些人的本性,只要自己不倒是没有人肯罢手,停止攻击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要不惜一切抓住江正勇,擒贼先擒王,这样才能化被动为主动。可是武天想到这的时候,已经晚了,江正勇早想到了这一步,趁着混乱,他已溜出了房间。

除了杀出一条血路闯出去之外,已经别无他法。武天不再手软,走的全是一招致敌,一式毙命的搏击术,出手异常的快、狠、准,辣。犹如在进行一场精彩的芭蕾表演,曲终之时地上已经躺满了人,而站着的却是武天。

看着一地的人影,听着阵阵呻吟声,武天没有胜利的喜悦,相反,他开始变得焦躁起来。因为他听到了数十支枪机的拉动声,还有一个女人的哭叫声,那女人的声音曾无数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让自己无法忘却,欲罢不能。

“武天,你看看这女人是谁!” 江正勇和一干杀手揪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吼叫着,“要想让她活命就乖乖的听话!”

“日”,武天骂道:“管她是谁,干我屁事,要杀要剐那是你的事,想要老子举手投降,门都没有”。

“天哥,救我!”女人大声哀求起来,“我是你的素素啊”。

“闭嘴,婊子!”武天瞪起眼睛,“老子在监狱里的时候你想过我没有,在要执行死刑的时候期望见你最后一面时,你想过老子没有,还带人给老子捎话,不认识老子!”

“天哥,救救我,一切都是他们逼我的”,女人老泪纵横,声音沙哑。

“武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想要这女人活命,那就乖乖投降”,江正勇厉声道:“老子数到三,你还不乖乖从房间里举手出来,她的小命就完了”。

“一……”

“二……”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江正勇的刀已经慢慢割向素素的脖颈,素素发出一阵痛苦的尖叫声。

“三……”

当江正勇数到三的时候,武天已从房间走了出来,整个身形已经完全暴露在枪支射杀范围内,这个时候,即便是武天再有通天本领,也逃不出子弹的无情追杀。

几个杀手冲将上去,三脚两拳就将武天打倒在地,杀猪般的按着用绳索将其捆住。

江正勇奸笑着收回素素脖颈上的匕首,冷声说:“去吧,到黑鬼那里领一万元钱,算是对你的补偿”。

素素讪讪的抹去眼泪,垂着眼,不敢看地上眼睛冒火的武天一眼。

“兄弟,现在该轮到你我谈话的时候了”,江正勇示意手下将武天揪到一椅子上。

“说,你为什么没有被枪毙?你又是为了什么找到这里?”

武天吐出嘴里的污血,冷笑着说:“要杀要剐随便,废话什么,别他妈的跟老子玩心眼”。

“啪啪”,两名打手见武天还如此的嘴硬,伸手就往武天小腹两记重拳。

“啊!”武天一声闷哼,腰弓成龙虾状,疼痛的从椅子上滑了下去。

“还是那个老样子!” 江正勇阴森着走近武天,冷声说:“你是不是已经投靠了条子,靠出卖我们得已保住一条小命。你来这里是不是在找一个人,一个外国人?”

“你他妈的说些什么。老子不清楚,老子来这里就是找素素这婊子的”,武天知道江正勇还拿不准自己的来意,更不会知道自己已经加入了一个反恐组织,因此他随便的拿话来敷衍对方。

江正勇当然不会相信武天,他走到武天身前,冷笑着说:“如此说来是大哥我的不是了”。

话未完,锋利的匕首已经扎进了武天大腿。

“啊!”武天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你是说,还是不说?” 江正勇伸出食指擦拭着匕首上带出的血渍,继而将那血渍放进嘴里咂摸着,那样子叫人看了异常的狰狞和恶心。

“老子说的就是实话,之所以没被枪毙是因为在枪毙的前一晚上老子买通了警察,弄了替身”,武天龇牙咧嘴,如一头受伤的雄狮,咆哮着,吼叫着。

“是吗?”江正勇再次将匕首扎进武天另一条大腿。

惨叫声过后,剧烈的疼痛终于令武天昏死了过去。

江正勇收起刀,对手下说:“将这小子弄去好好看管,最好锁住手脚,让他溜了我要你们几个狗命!”

“大哥”,一平日里跟江正勇关系不错的杀手欲言又止。

“你他娘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江正勇异常窝火,先前武天这一闹,让自己手下又死又伤。

“这小子打死打伤了我们这么多兄弟,大哥为何不用他的小命来祭祀兄弟?”

“你脑袋里塞了大便!” 江正勇吼叫着,“你以为就你小子心里有气,老子心里舒服?要不是他妈的老头有令,要留这小子问话,何至于老子损失这么多兄弟!”

问话的杀手耷拉着头,再不敢多言半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