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六十章 捉到王明

身后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中午十二点钟,还是那家酒馆,我见到了奸细班佳古如夫。因为语言不特别的畅通,所以也免去了我们之间的交谈。他递给我一张纸,这是张学良让他带给我的一张字条。上面有两件任务要我去完成。一是破坏苏蒙联军设在城外的两个高炮阵地。二是据班佳古如夫交代,苏联从国内派来了一个中国问题的专家,今天就应该到达。我们的任务是将他干掉。

看完了信,我低声问班佳古如夫这个中国问题专家何时到。没想到他竟然一脸茫然。我突然想起刚才自己说的是中文,他也听不懂。一想到有这么好的一个内应,应为语言不通的原因,很多事情没法进行,我这心里就产生一阵懊恼,不禁脱口而出一句英语:“FUCK!”没想到班佳古如夫听到这句美国国骂竟然睁大了眼睛,用英语向我问道:“长官,你会说英语?”我没想到这家伙也会英语。下面的事情就好办了。

班佳古如夫拿出一个皮包,从里面掏出一叠袖标。这是蒙古军宪兵的袖标。他要我们办作蒙军宪兵,到机场去接那个专家。原来那个专家要到下午才来。有了这个标志就好办多了。

时间还早,我在班佳古如夫的带领下来到了他的临时住所。房子不算很大,但装下我们这些人还是富富有余的。安定下来后,我开始询问起班佳古如夫的情况来。班佳古如夫的英语是他的父亲教的。他的祖上是个沙俄贵族,他父亲从小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并被家族送到英国去读书。在国外他父亲接触到了一些流亡的革命者,于是选择了推翻沙俄统治的革命道路。在父亲的影响和教育下,班佳古如夫从小成为了一个布尔什维克,并进入军校学习。但是,大清洗时,他的父亲遭到了清洗被处决,母亲被流放,在流放的路上病死。他被迫宣誓与家庭划清界限,才保住了军籍。但在班佳古如夫的内心,他对斯大林和苏联政府既怕又恨。昨晚被我一吓,他在惊恐的同时,胸中埋藏的那股复仇之火也被点燃。因此出卖苏联政府对于他来说没有一丝的愧疚。听完班佳古如夫的诉说我只能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时间不早了,我们乘车来到了城北郊外的一个临时军用机场。五点三十分,那个专家的飞机准时降落。我们扮作警戒人员,就站在跑道一侧。机舱门打开,从飞机中走出一个中国人一群高级军官围了上去。那个专家钻进一辆小汽车,我们也上了一辆卡车,作为护卫车队,随着车队返回城里。来到了城防司令部,专家下了车,在一群人的护卫下走了进去。我们就只能在车里等待。

晚上八点钟,班佳古如夫趁没人钻进了车,告诉我,他们给这个专家已经单独安排了一个住处,一会他 出来的时候,我们就扮作护卫车队跟上他的汽车就行,剩下的事情就看我们的了。

不大一会儿,专家走出司令部,又钻进了他的专车。我们随着他的车来到了一条比较安静的街道。到了一小旅馆,前面的车停了下来,那个专家下车走进了旅馆。两个苏军士兵在旅馆门口前站岗。我们等了大约两个小时,此时夜已深,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了。那两个岗哨也跑到旅馆的一个房间里去睡觉了。也许他们认为不可能会有人打这个专家的主意。

我们换上自己的服装潜入旅馆。班佳古如夫已经将那个专家的房间号告诉了我们。我们很容易地就找到了这个房间,轻轻地打开门摸进了房间。市内传来阵阵轻微的鼾声,显然这位专家正在熟睡。我拧亮战术手电,向屋里的床上照去,一张似曾相识的脸。我一愣,这个人我认识,那么就不能轻易将他杀了。于是命令两个队员将他活捉回去。飞刀和鞭子走上去熟练地将他的嘴一堵,翻过身来将双手反铐,然后用衣服将脑袋一包,再用被床单一卷,捆上两道绳子就打好了包。

我们将这个人抬回班佳古如夫的住处,然后把他就放出来。“你,你们是什么人?”专家惊恐地向我们问道。

“你的姓名!”我没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他。

他说出了一个苏联人的名字,我没听懂。“说你的中国名字。”我将匕首在他眼前划了一下。

“王明。”

“王明”?我大吃一惊。在这里怎么会遇到他了。“你不是在延安吗?怎么会成了苏军的专家了?你不知道苏军要对付的是中国军队吗?”我喝问道,同时心中升起了一种厌恶之情。

“你,你们是闪电突击队?”此时的王明已经定下神来,并判断出了我们的身份。

“汉奸!”我没理他只是不耐烦地咒骂了他一句,然后转过头向分到他们吩咐道:“把这个人好好‘收藏’起来,等咱们完成任务后把他也带回去。

白天我们就在班佳古如夫的住处好好休息了十几个小时。晚上九点钟以后,我们凭借班佳古如夫提供的地图分成两组,去摧毁赛因山达城外的高炮阵地。其中一个阵地就设在那个临时军用机场,另一个设在装甲旅的驻地旁边。我带一个小组负责那个机场阵地,文书带领另一个小组去突袭那个装甲兵阵地。

说是去突袭苏军的高炮阵地,其实单靠我们突击队这几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完成的。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在地面对敌人进行袭扰,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真正要摧毁他们还要可我们的空军。

我这一组比较顺利地完成了任务。我们混入机场的高炮阵地后,先在弹药库内装上了定时炸弹,然后接连爆破了两个炮位后跑进了机场,趁乱在跑道上埋下了地雷。十分钟后弹药库爆炸,与此同时,轰炸机群在战斗机的掩护下如约飞临。第一架敌机升空,第二架却刚一滑上跑道就压到了地雷,机毁人亡不说,跑道上还炸出了一个大坑。其他跑道也遭到了同样的破坏。按照我们在地面的指示,这里的高炮阵地被炸弹过了一遍。阵地上的高炮大部分因没有弹药而无法发射,90%的炮位被摧毁,而我方的战机仅损失两架。

另一组稍微遇上一点小麻烦。在他们按预定方案炸掉军火库时就被敌人发现了。小组人员边打边撤。但苏军的坦克出动了,一直追着他们。关键时刻幸亏鲶鱼的火箭筒发威,连续炸掉三辆坦克才摆脱掉追击。不过文书、鲶鱼和鞭子都负了伤。空军也同样摧毁了那里的高炮阵地,却也损失了六架战机。不过威胁总算解除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