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殇 正文 第七章:傻子与“扣儿”

疏梅淡影 收藏 7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size][/URL] 赵二嘎依旧照顾着老班长,老班长看看赵二嘎睡眼惺忪的样子问:“嘎子,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呢?”赵二嘎迷迷糊糊的扭头看看老班长你说:“睡醒了,醒了!”老班长看看他笑了:“你这个二嘎子啊,唉!这要是在老家就你这年龄啊,还是个孩子呢,这时候正是贪吃贪睡的时候呢,呵呵,看看你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赵二嘎依旧照顾着老班长,老班长看看赵二嘎睡眼惺忪的样子问:“嘎子,你是不是还没有睡醒呢?”赵二嘎迷迷糊糊的扭头看看老班长你说:“睡醒了,醒了!”老班长看看他笑了:“你这个二嘎子啊,唉!这要是在老家就你这年龄啊,还是个孩子呢,这时候正是贪吃贪睡的时候呢,呵呵,看看你那样就是没有睡醒的样子,自己在大腿或者屁股蛋子上使劲掐一把,就精神了!”其他战士们一听都跟着哈哈的笑了。

赵二嘎回头看看老班长说:“我还是小孩子啊?我都快十八了!”

“十八?呵呵,那不是小孩子是什么?反正你现在还不能叫大老爷们吧?哈哈!”李凌霄在旁边插了一句。赵二嘎看看李凌霄说:“连长,我在咱们连里已经算是大的了,他们还有比我小的呢,不信你问问!再说了,小怎么的,小也一样打鬼子,那咱们叶团长不也才二十来岁吗?”

“瞧瞧,你们瞧瞧,赵二嘎还跟咱团长比上了呢?哈哈!”老班长笑着说。老班长和赵二嘎这几句逗嗓子的话让行进中的队伍一下子轻松了,战士们也逐渐驱散了笼罩在头上的困意。就在战士们有说有笑的走着的时候,大宝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跑上来,来到李凌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说:“连,连长,不好了,傻,傻子不见了,没影了!”

李凌霄看看他说:“我不是让你看着他吗?你怎么……..?”

大宝委屈的看着李凌霄说:“我就是一直看着他呢,可是他是一个大活人,我又不能把他绑在裤腰带上啊,我就刚才那么一溜神,谁知道这小子就不见了,从镇子里出来时一直在我身边呢!”

李凌霄琢磨了一会说:“队伍继续前进,大宝还有一排留下跟我往回走找!”尚云飞这时也赶上来询问情况,李凌霄便把情况简单跟他讲了,尚云飞考虑了一下说:“一定要找到傻子,否则他落到鬼子手里可就完了,我们的行踪没准也会被鬼子发现,马上行动,我带部队继续前进,在前面的那道山梁下等你们!”李凌霄一点头带着人四处散开寻找傻子。

大伙沿着道路两侧向回推着走,几乎每一个草窠,每一块大山石都被战士们翻了个遍,可就是没有傻子的影子,李凌霄有点着急了,大宝看着连长的模样,知道再找不到傻子自己可能就要挨批了,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扣儿,扣儿,呵呵,嘻嘻,媳妇,媳妇!有鬼啊,有鬼啊!”众人一听眼睛一亮,大宝高兴地说:“连长,是傻子!”李凌霄看着他说:“还不快去把他找出来!”大宝和几个战士顺着声音跑过去,果然看见傻子撅着腚藏在一块石头后面,双手抱头在不住的磕头嘟囔着,大宝一见他那样子是又气又笑,大宝一把拎起傻子,傻子看看大宝笑着说:“媳妇!”大宝吼着:“谁是你媳妇,瞧你那没出息样,不是吃就是要媳妇!”傻子看着大宝说:“呵呵,没出息,没出息!”

众人领着傻子来到李凌霄面前,李凌霄看看傻子对大宝说:“用绳子拴住他,你牵着,再跑了我可拿你是问!”

当朝霞映红了天际之时,李凌霄带人来到前面山梁下,尚云飞已经安排人再弄吃的,队伍也停下来休息一会。战士们看见连长带着人回来,都关切的问:“傻子呢?”大宝看看大伙说:“这不是吗,人家去找他媳妇了!”

傻子一听这话又开始喊起来:“媳妇,媳妇,扣儿,扣儿!”大宝不耐烦的冲着傻子喊:“别叫唤了,你媳妇在哪呢?整天的瞎喊!”傻子回头看看大宝不再出声了。

老班长从热锅里盛出一碗稀饭,来到傻子面前蹲下身子看着他说:“傻子,来把这喝了,跟我说说你媳妇!”傻子看看老班长嘟囔着说:“媳妇没了,媳妇死了,鬼子,鬼子杀,杀…..”众人看着傻子不再说话了,此时此刻谁也笑不出来了。

傻子原来不傻,大名叫张大奎,是张庄远近闻名的英俊后生,而且身上还有一套很不错的手艺活,从祖辈那继承下来的木匠活在他手里让他弄得漂漂亮亮的,十里八乡的没有不知道张大奎的。大奎的爹死得早,大奎和老娘两个人日子过得到也悠闲自在。随着大奎的名声越来越响,那些保媒拉纤的人也开始络绎不绝的登门,大奎娘乐的合不拢嘴,可是大奎却一个没看上,原来大奎在常年的外出揽活的过程中,认识了邻村一个姑娘,姑娘家姓孟,姑娘叫孟岚,小名叫扣儿。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大奎从此也就经常借引子到孟村去揽些活干,这样既可以揽到活,关键的是可以和扣儿见面。每次两人见面都是有说不完的话,聊不完的磕。久而久之,这件事情让扣儿的娘知道了。扣儿娘也是很开明的一老人,于是便托人向张大奎娘来说媒,就这样,大奎终于如愿以偿可以迎娶扣儿过门了。

办喜事那天,张庄和孟村虽然离得不算近,但是两村的村民却没有一个不知道的,大伙帮着一起张罗着,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唢呐声能传出四五里远。大奎娘高兴的忙前忙后的招呼着四乡八里的亲朋,张庄如同过年一样,老人孩子在村里来回攒动,奔走相告。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张庄的张大奎啊,还有孟村的小孟岚,这可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百姓们争先恐后的涌到张大奎家看新娘子扣儿。

张大奎骑在一匹漂亮的枣红马上,迎娶来自己心爱的扣儿,新娘子一到村口,村民们便燃起鞭炮,霎时间鞭炮齐鸣,锣鼓敲得震天响。张大奎骑在马上回头看看身后轿子上抬的新娘子,美得合不上嘴,枣红马也跟着鬃尾乱炸,启唇扬蹄的。

就在这功夫,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村口炸响,随着爆炸声响起,迎亲的队伍中有四五个人,一下子被炸到在血泊里,紧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机枪扫射,在村口的村民几乎无一幸免。张大奎被一个气浪从马上掀了下来他就一下子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大奎慢慢睁开眼睛,见眼前都是村民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了满满一地,鲜血一直流淌到村口的那条河里,河水已经被染红,河上还飘着几具村民的尸体。张大奎努力睁开眼睛,伸手抹了一把脸,全是血水,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就在这时,他发现几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家伙,手里拎着大枪,嘴里叽哩哇啦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见这几个家伙淫笑着拖来一个姑娘。姑娘浑身上下的红色缎子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姑娘雪白的肌肤几乎都暴露在外面,姑娘拼命挣扎,可是姑娘越是挣扎这伙家伙越是高兴。几个畜牲把姑娘拖到村口的一座大碾盘上剥光了姑娘的衣服,畜生们轮流着强奸了姑娘,最后一个畜牲用手里的军刀一下子剖开了姑娘的下腹,姑娘惨叫着没有了气息。

张大奎目睹了这一切,那个姑娘就是他心爱的扣儿,张大奎想起来可是动不了,想喊喊不出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扣儿被这帮畜生生生给糟蹋致死。张大奎在绝望中再次昏厥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天空中下起了小雨,张大奎努力趴到扣儿的身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盖在扣儿裸露的尸体上,张大奎慢慢抱起扣儿向自己家走去。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家中也和村口一样,自己年迈的老娘倒在血泊中早已经气绝身亡。前来道贺和迎亲的百姓们也无一幸免都惨死在自己家中,偌大一个院子几乎没有活人,整个一个村子活人也不到十个人。

张大奎看着怀里扣儿的尸体,再看看地上老娘的尸体,一下子就栽倒在地上。当村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把他叫醒后,张大奎看着老者呵呵笑着说:“扣儿,娘,媳妇回来了!”老者看着张大奎喊着他:“大奎,大奎你醒醒啊,这都是那些该天杀的小鬼子干的,咱要记住这个仇啊!这个仇一定要报啊!”可是任凭老者怎么呼叫他,张大奎始终是愣愣的不说话,或者就是那么几句:“扣儿,娘,媳妇回来了!”

等老者领人再次来到张大奎家时,发现张大奎不见了。就这样张大奎半疯半傻的从张庄走出来,一路上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直到李凌霄他们在那个无名小村子里救下他时,他已经跑出来有一个多月了。无名小村子发生的一切和张大奎在张庄见到几乎同出一辙,所以张大奎吓得躲在草窠里才没有被鬼子发现。

这些事情都是在李凌霄他们路过张庄时从那位老者嘴里听来的。那个时候傻子也已经不在了。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李凌霄和尚云飞见战士们都吃完了稀饭,这时天已经大亮。山上还时不时传来鸟儿的鸣叫,老班长抬起头看看身后的大山问李凌霄:“连长咱们现在往哪走?”

李凌霄看看尚云飞,尚云飞说:“进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