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班长征文] 难忘老班长

铮亮的五星 收藏 26 496
导读: [班长征文] 难忘老班长 离开部队二十多年了,往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慢慢模糊.很多自己当年的首长和战友都记不清楚了,唯独军营生活中的二任老班长还记忆犹新. 从温馨的家庭,熟悉的校园,踏入紧张而陌生的军营。班长成了我的兄长,照顾着我的生活。班长像是朋友,有空就陪我聊天,使我不至于那么想家。班长就是老师,教我军事技术,教我怎样当好一个合格的兵。班长是我心中最亲近的”官”,经验最丰富最能干的人。 第一任班长陈世强,湖南益

[班长征文] 难忘老班长

离开部队二十多年了,往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慢慢模糊.很多自己当年的首长和战友都记不清楚了,唯独军营生活中的二任老班长还记忆犹新.

从温馨的家庭,熟悉的校园,踏入紧张而陌生的军营。班长成了我的兄长,照顾着我的生活。班长像是朋友,有空就陪我聊天,使我不至于那么想家。班长就是老师,教我军事技术,教我怎样当好一个合格的兵。班长是我心中最亲近的”官”,经验最丰富最能干的人。

第一任班长陈世强,湖南益阳人,一九八三年四月十三日,在广西龙州中越边境执行一次侦察任务时,把生的的机会留给了战友,自己光荣牺牲了。《 [原创]永远怀念我的好班长,陈世强烈士!》是我纪念陈世强班长二十六周年忌日而写的)。

后来的班长叫彭培银,来自渔米之乡的湖南澧县。不太爱说话也从不发脾气,是我们指挥分队几个班长里面性格最好的一个。不敢接触驻地的女孩子,与女孩子说话就脸红,腼腆得像个大姑娘。大家曾经拿这事当笑柄,就算玩笑过份了点,他也不生气。

玩笑归玩笑,但班长的威信却很高,就是下面连队的战士也要服他几分。班长的威信不是骂人骂出来的,是以身作则做出来的,靠顶尖的军事技术树立起来的。师里组织的一次的专业技术比赛,我们班拿下了第一名,全班集体记团嘉奖一次。

庆功会上,团长也来了。团长在会上说了一段话:“优秀的集体必定有优秀班长,优秀的战士离不开班长的言传身教”。 这一段话就是团长对我们班长成绩的评价。

一九八四年靠矛山战役期间,我与班长两人同在前沿观察所。这一年是班长服役期的最后一年,作为班长,完全可以把这份危险而艰苦的任务派给别人,自己留在相对舒适点的炮阵地,坚持几个月就可以平安复员。班长没这么做,只说是不放心,坚持要自己上来。

上前线之前,教导员找班长谈了几次话,想要班长年底留下来,别申请复员,班长没答应。闲聊的时侯,班长对我说了心里话,其实他也舍不得离开部队,想留下来继续发展。在部队立三等战功的人,提干的可能性比较高。可是家里面太穷,弟妹还小,田土分到了户,家里就他一个主劳力,想早点回家帮父母分担一些负担,好好缴弟妹多读点书。再说,自己只有初中文化,就算是提了排长,今后的发展空间也不大,还不如趁政策好,早点回去挣点钱。

战斗中,有段时间我们的后勤补给线被越军掐断了,伪装公路的伪装网全被敌军炮弹炸开.上下山的运输车辆完全暴露在敌人眼下,成了敌人随意打击的目标,后勤补给一度中断。偶尔冒险上来的车辆,运来的也多是弹药,药品和压缩饼干.

水快喝光了,洞里面挖断的树根在滴水,我们用口杯接着,一天能接个小半杯。这水很苦,还有一种气味,大家都不敢喝,可班长为了节省,硬是挺着喝下去了,苦得他的脸都变了形.

我们休息的洞被敌人炮弹炸松,晚上大雨一浇,洞塌了。五连长王国成(广东潮州人)被压在里面,挖出来以后人不行了。电话班战士张伦平(广东信宜人)在抢修线路时也牺牲了。观察所接连失去二位战友,我的情绪很糟, 在紧张的气氛中,感觉透不过气来,紧绷的神经快要崩断了.

这时的班长却像平常一样,心平气和,不急不躁。有空就来安慰我,语气中不乏幽默感。也许是被他感染,我的心情也慢慢好了起来。后来才知道,原来班长的心情也不好,怕战士受影响,班排长们一起商量好装的。最危险,最艰苦的时侯,班长的言行举止就像是一面镜子,对照这面镜子,我知道了自己该怎样做。

一天中午,从电话中传来消息,后方送来了大米饭,还有红烧肉,猪脚。好多天没吃大米饭了,光听菜名口水就滴了下来。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焦急的坐在路边等着,终于看到生活车在盘山了,发动机的声音都能听到,心想不到半小时就能享受一顿久违的午餐。

便便这个时侯,上面点名要我去临时观测点。临时观测点在最前沿,和一线步兵在一起,是最危险的地方。我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也没办法。心想肉味都没闻到,白高兴一场,红烧肉,猪脚是吃不成了。

这时班长站了起来说:“你留下我去吧”。我用诧异的眼光看着他,班长笑了笑,调侃得说:“你小子以为我共产党员的党票是检来的?我是党员不带头,还能叫你个团员带头么?等下给我留点吃的就行”。听着这话,我明白了,对比党员来,自己的觉悟确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从前线回到驻地不久,部队就开始了退伍征兵工作,退伍名单上有班长的名字。恰恰这时我调到后勤供应组,刚报到第二天就派到广东湛江出差,临走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一个。一个多月后,出差回来,这时班长已经走了。我没能送行,就连集体合影也没照一张。

现在好后悔,当时没有留下班长的详细地址。分别二十多年了,也没有班长一点音讯,不知道班长生活得怎么样?但我坚信不管在什么工作岗位,班长都会干得很出色,因为他过去是一名出色的兵,一名出色的好班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