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9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怀玉害羞拉着母亲告道:“娘,你看他们……”,李氏笑着拍打着怀玉的手说:“娘知道了,他们不叫姐夫,叫什么?”,怀玉大窘,拉着母亲摇晃,不依不饶。

耿恭定定神,不能让怀玉察出异样。先给李氏磕头,恭恭敬敬喊了声:“娘!”,李氏笑得合不上嘴,连声答应道:“哎,哎。”。范羌打趣道:“姐夫,还没拜堂,现在就叫娘是不是早了点?”,阿兰达掩住口笑道:“你连姐夫都叫了,还不许人家叫娘?”。范羌哈哈大笑,说道:“我和老三从小就叫他姐夫……”,突然住口不说,转头看向母亲。

李氏虽然仍在笑着,却不无伤感说道:“是啊!如果老三和你爹还在……”,怀玉轻推了一下李氏,低声唤道:“娘……”,李氏连说道:“娘知道,娘知道,你爹和老三都在看着呢,希望咱们好好的。你啊,赶紧嫁了,多生几个孩子,让你耿大伯和月儿婶婶也在天上高兴高兴。”,转头又对阿兰达说道:“还有你,别只顾着笑。”。阿兰达羞红了脸,低声答道:“娘,我有了。”。

范羌两步跨到阿兰达身旁,惊喜问道:“啊!什么时候有的?我怎么不知道?”,阿兰达仿佛埋怨似的说道:“你是个糊涂虫,你知道什么?”。范羌拉着阿兰达的手,关心说道:“那你可要注意身子,一定要给范家生个儿子。”,阿兰达听到前句,心头甜滋滋的,一听完后面一句,佯作生气甩开范羌的手。向李氏告道:“娘,生不生儿子是逼出来的吗?”。

李氏笑得开心之极,拉着阿兰达的手说:“你放心,娘给你作主,有福气的人啊!才第一个生女儿。当年我也是先生了怀玉,才有了他们两兄弟的。不要紧,多生几个,总会有儿子的。”。阿兰达还没说话,范羌抢先说道:“娘,我知道了,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老人家生一大堆孙子。”。阿兰达大羞,嗔骂道:“你胡说些什么?你生得出来吗?”。范羌涎着脸附在她耳边低声说道:“没有我,你也生不出来啊!”,阿兰达作势推开,范羌不等她手到,大笑着跳开。

耿恭看着这温馨的天伦之乐,眼角却流下泪来。怀玉上前为他拭去,低声说道:“咱们终于在一起了,以后不用再难过了”,耿恭握住怀玉的手,只是点头。

李氏故意大声说道:“阿兰达,扶我进屋去,再呆着啊,就有人要埋怨咱们了。”,阿兰达也脆生生答应道:“哎!”。月儿扭头对李氏叫道:“我才不和你斗嘴呢!”,拉着耿恭的手进了侧室。


怀玉伏在耿恭胸前,静静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蓦然间,却感到有热热的泪水滴在脸上。抬起头来,看见耿恭正在竭力止住泪水流下。怀玉轻轻说道:“咱们就要成婚了,你有什么心事,千万要告诉我。”。

耿恭轻轻吻她,终于下决心说道:“你还记得那个匈奴公主吗?”。怀玉点点头答道:“当然记得,当年在匈奴,要不是她和她哥哥,我早就……,”,突然间迟疑问道:“你今天不开心,难道是嫌我……?”,

耿恭听她误会,急忙吻在怀玉唇上,许久才离开。在她耳旁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无论发生什么事,你在我心里,永远如在秦岭山中一样美好。”。

听到这话,怀玉登时娇羞无限,低下头来。轻声说道:“你知道吗?如果没有那个夜晚,也许我早就不想活了。每次我想到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耿恭打断怀玉,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良久无语,才听怀玉问道:“你刚才说起云当居次,她怎么了?”,耿恭叹了一声说道:“你从匈奴走后,发生了很多事……”,怀玉说道:“我知道,你在疏勒城中给我讲过。”。

耿恭说道:“那时候,我以为咱们必死无疑,有些事就没有告诉你。”。怀玉看着他,没有说话。耿恭清理一下思绪,才又说道:“咱们就要成婚了,我想不该再瞒着你,云当…云当和我也…也有婚姻之约。唉,事情说来真是太长了……”。

耿恭终于将自己与云当的桩桩件件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怀玉,连此次在布路沙布罗与云当有了肌肤相亲也未隐瞒。怀玉听着听着,眼泪慢慢流了下来。直到听完仍在流泪,半天无语。此前耿恭心中忐忑不安,告诉了怀玉以后,心情平静许多。突然听到怀玉轻声问道:“我有一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告诉我。如果我和云当只能要一个,你会选谁呢?”,耿恭毫不犹豫答道:“两个我都要。我此生能有两个女子真心相待,如果我不好好爱护,还算是个男人吗?”。怀玉轻声一笑,指着耿恭额头说道:“你真不知足。其实,你早就知道我愿意。”。

耿恭心中一安,故意问道:“愿意什么?”,怀玉先是脸上一红,立刻认真的说道:“我愿意和你一起等着云当,愿意和云当一起作你的妻子。”。耿恭心中大为感动,紧紧将怀玉抱在怀里。许久,才又听怀玉说道:“我想……咱们把婚期推迟一些…..”,耿恭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班超听耿恭想要推迟婚期,大感意外。耿恭视班超为父,不欲隐瞒。大致将实情告诉了班超,班超听到让耿恭同娶两妻竟是怀玉的主意时,连连叹道:“一女有情,一女有义,难得难得。”,又打趣道:“贤侄,你的福气,羡煞旁人啊!”,疏勒夫人含笑在一旁看着。耿恭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大人说笑了,一切听从大人安排。”。班超哈哈大笑说道:“怀玉姑娘都安排好了,我还安排什么。”。耿恭说道:“怀玉的意思还是先请大人主持一个简短的仪式,等云当来后,再……”,班超说道:“好,一切听从怀玉姑娘的安排。等那匈奴公主来了,老夫再给你操办一个不亚西域王侯的婚礼,哈哈…哈哈…”。

虽说不欲大办,宾客只请了十几人,但满勒、甘英、塞西安几人都是好事之徒,仍旧闹得出奇,酒盏交错,成上来者不拒,烂醉如泥。直至夜深,众人才渐渐离去。


怀玉历经劫难,对眼前的幸福尤在难以置信。这真是自己和耿恭的新婚之夜吗?她不由又想起那秦岭山中羞人缠绵的夜晚,怀玉缓步走到耿恭身后,抱住了夫君。

耿恭却想起了班超在仪式上的祝辞:麟之趾,振振公子,于嗟麟兮!这本是《诗》中用于贵族之家新婚祝愿多子的喜歌。可是谁知耿恭别有心事,听到耳中更是难过。

汉军自班超以下,尽力享受着难得的平静,半年后,阿兰达为范羌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喜庆的气氛在范家每个人的脸上闪动。每当怀玉看着婴儿暗自叹气,神色不豫时,耿恭知道怀玉是在叹息自己仍然没有身孕,不敢说出实情,只好百般好言安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