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93

翰峰 收藏 0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於除鞬尽有天山北道后,将大军驻扎在伊吾地。安抚诸国,又迁来部众在富庶的伊吾、柳中等地放牧。正在悉心经营之际,却接到云当失踪的消息,於除鞬立刻派人前往酒泉和敦煌寻找,果然将云当带回。 云当从於除鞬口中知道了耿恭已在疏勒,又要前去找寻。於除鞬虽说素来娇惯妹妹,却如何能够答应。此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於除鞬尽有天山北道后,将大军驻扎在伊吾地。安抚诸国,又迁来部众在富庶的伊吾、柳中等地放牧。正在悉心经营之际,却接到云当失踪的消息,於除鞬立刻派人前往酒泉和敦煌寻找,果然将云当带回。

云当从於除鞬口中知道了耿恭已在疏勒,又要前去找寻。於除鞬虽说素来娇惯妹妹,却如何能够答应。此次由乌孙、康居、大月氏直至锡斯坦,虽知路途艰难,也只能带着云当同行。他知道除了自己,云当不会理会任何人的话,真逼急了,云当以死相拼,又叫自己如何忍心?


云当此刻终于躺在爱郎怀中,心满意足。唯恐这眼前的幸福稍纵即逝,死命抱着耿恭,片刻不愿松手。当听到耿恭坚定的说:“我要带你走。我要你做我的新娘。”的时候,云当情难自禁,全力拥吻,仿佛要在这一刻燃尽自己全部的生命之火。心中喃喃说道:“我是你的新娘,在我心中,我早就是你的新娘了。”。

屋内寂静无语,只有两颗年轻急速跳动的心和幸福的喘息声。云当的脸上虽然仍有泪水,这却是甜蜜的泪水。


於除鞬刚听完成上介绍完阿兰人的牧地和车战之法,就见耿恭和云当推门而入。耿恭话音虽低,却无比认真的说道:“我有一事求恳王子,希望你能允许我带走云当。”,於除鞬没有答话,扭头看着云当,只见云当也坚定的点了点头。

於除鞬心灰意冷,真想就此一挥手让云当离去,可就在这将要挥手之间却觉得这决心是如此的难下。於除鞬无力的对云当说道:“妹妹,我可以答应你跟他走,但不是现在。我不能让父亲再心碎了,你难道愿意在父亲归天的时候见不到你吗?”,

一听哥哥提起日益衰老,疾病缠身的父亲,云当的心象被戳了一刀,疼痛难忍,带着哭声喊道:“哥哥,我求你不要说了。”。於除鞬上前把妹妹搂在怀里,低声在妹妹耳边说道:“我答应你,只要父亲去了,我一定送你去找他。这是咱俩的约定。”,云当抬起头来,泪眼迷蒙的望着於除鞬的眼睛说道:“真的吗?”,於除鞬坚定的点点头说道:“真的,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云当终于缓缓点了一下头,对於除鞬说道:“好,我答应。”。

於除鞬放开妹妹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赶紧跟他说吧。”。云当走到耿恭身前,轻轻亲了一下耿恭的脸颊。在他耳边说道:“等着我。”。

耿恭已听到云当和於除鞬所说的话,走到於除鞬跟前。满怀感激的说道:“谢谢!”。接着又说了一句:“我一点都不恨你。”。於除鞬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耿恭示意成上,两人对於除鞬说道:“告辞。”,转身就走。耿恭刚跨出一步,听到於除鞬在身后突然说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耿恭站住脚步,回头答道:“是的,我少小时只慕游侠。这些年跟随班超大人,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看来,儒家也并非全然不是。”。停了片刻,又说道:“其实,你也当得起这八个字。”。说完,最后望了一眼云当,再无停留。

守在门口多时的雕莫皋此时才迟疑问出:“我妹妹,珂仑,死了?”,耿恭痛苦地闭上了双眼,点了点头。


贵霜大败天竺联军,威震四方。康居王接到阎膏珍的书件,不敢稍有迟疑,立刻派遣使者赶往乌即城下求见班超。

耿恭一行回到疏勒不久,康居的使者也到了。康居王答应立即撤军,但希望班超能放忠一条生路。班超与忠多年精诚合作,若非得已,也极不愿与忠兵戎相见,当即答应下来。康居军队撤回国内时,忠无可奈何跟着一起离开了乌即城。

耿广夫妻死后,班超一直觉得自己对耿恭要尽到父亲的责任。眼前疏勒战事平息,匈奴人在天山北道养精蓄锐,防备汉军。目前形势已不允许自己对莎车或龟兹再大举用兵,在此难得的歇息期间,正好了却自己的一桩心愿。

班超让成上和范羌前往敦煌领取物资,临行又特意交代了一件大事。二人心领神会,领命而去。


数月后,等二人回到疏勒,耿恭惊喜的看见怀玉也随着一齐到来,心知这必是班超的安排,内心着实感激。躬身给班超行礼,却只说了:“谢谢大人……”,再也说不出话来。

班超心中畅快,哈哈一笑,扶起耿恭说道:“送美于军前,不胜之喜。老夫有意择吉日为你主持大婚,一来成全你的终身大事,二来也是替你父母了却心愿。唉,可惜,可叹啊!”,说道后来,语音已转低沉。

耿恭知道班超念及父母不能亲眼看到自己与怀玉的婚事而伤感,心头同悲,也略带悲声说道:“大人不必伤悲,先父母在天之灵,一定会感谢大人的一片挚爱之情。”。

班超声音一振,说道:“好,喜事当前,不必作小儿女状,你先带怀玉姑娘去见范夫人,回头再来说话。”。

耿恭走到怀玉身前,望着含羞带笑的怀玉,心中满是喜悦。刚想说话,却瞥见一旁的成上笑容里竟然有些许的伤悲,心知成上一定又是想起了曼黛。耿恭轻声对怀玉说道:“我想你很久了,你先和二弟去见母亲,我一会就来。”,

怀玉也用几不可闻的声音答道:“我真是开心。”。耿恭在她手上轻轻一握,告诉她自己也是一样开心。


耿恭走到成上面前,却又不知该说什么。成上先低声说道:“我有事告诉你。”。耿恭道:“什么事?”,成上手一指,说道:“到那边说话。”。

两人走到一旁,耿恭先问道:“你又找寻过曼黛?”,成上点点头。耿恭刚想张口说些什么劝解的话,成上一摆手阻住了他。接着说道:“我找你不是想说这些,是关于怀玉。”。

耿恭急忙问道:“怀玉?怎么……”,探寻的眼光直直望着成上。

成上开口欲言,又像难以启齿,话到嘴边有不知该如何说。耿恭知道事出有因,先宽慰说道:“你我兄弟都是历经生死的人,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接受吗?别说怀玉无恙归来,就算象塞西安一样只剩一眼,在我心中,她还是一般美貌。”。成上摇摇头,说道:“也许怀玉宁可失去一眼,也……”,顿了一下,终于下了决心说道:“好,我说。此次回到成家庄接怀玉之时,利大夫向我告知怀玉因受匈奴人蹂躏,只怕此生已无法生儿育女。”。耿恭心头一紧,呆住一阵才急切问道:“怀玉知道吗?”,成上答道:“利大夫怎能忍心告诉她实情,我知道后也没忍说。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只能先告诉你。”。

耿恭听完成上之言,心头一痛。可怜的怀玉,眼看两人成婚在即,他简直不敢去想正憧憬着幸福的怀玉知道此事会有多么的心伤。耿恭与成上商议之后,决定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此事,包括怀玉自己。

与成上说完话后,耿恭心事重重来到范家。刚一进门,范羌满脸喜色迎上前来,拉着耿恭的右臂,脸却朝着李氏身旁的怀玉大声喊道:“姐,姐夫来了!”。李氏面带微笑点头,阿兰达也冲着怀玉说道:“姐,姐夫来了!”,一脸的谑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