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030.html

“我们为中国人设下了一个圈套,我希望,这至少能为我们争取些时间。”麻生太郎在说这番话时,眼光中闪烁着荧荧泪光。

“阁下,中国人已经占领了广岛地区,对方已经把登陆纵深扩大到近二百公里。我们是否要调整相关的部署呢?”身边,参谋并没有看到首相所说的那所谓的圈套所应起的作用,小声在旁边询问道。

“现在能扭转战局的,除了外力的介入,就只有我们自己了。不要去妄想依靠什么武器或者是新的战法,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战术上胜利恐怕无法弥补战略上的失败。”麻生太郎冷冷的说道。

“可是阁下,难道我们就任由中国人突破广岛防线向纵深前进吗?”参谋不敢相信的看着一脸木然的麻生太郎,急声询问道。

“我们可以阻止,但是,仅仅凭借我们的军队是远远达不到这个目标的。我们需要我们的国民彻底的,毫无保留的投入到这场战争中来,就象二战时期一样投入,宁可一亿玉碎,也不愿意将苟活于敌人的铁蹄之下。”麻生太郎眼中闪烁出一道奇异的光芒,看起来如同吃了兴奋剂一般。

“阁下,恐怕,这,很难实现……”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可能会伤害到首相的希望,但是参谋仍然从旁提醒道。

“是吗?之前是这样,但是在广岛一战之后,这决定有可能实现。”听到参谋的话, 麻生太郎并没有表现出不快,而是一脸兴奋的说道。

“可是,阁下,广岛之战我们失败了,目前广岛已经在敌人的占领之下。”参谋直觉的感到首相似乎有点不正常。

“是的,那是由于我们派遣的是平民武装,情报课已经得到情报,战斗结束后,敌人俘获了大约四万的平民,而如何处理这些平民,则是影响战争走向的一个重要因素。”麻生太郎并没有疯,在微笑着看了看身边的参谋后,他缓缓的说道。

“阁下,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意思。”参谋直言道。

“敌人或者会选择屠杀,或者会选择羁押,无论哪种选择,都对我们有利,当然,虽然我知道俘虏的是我们的人民,但是如果我处在敌人的角度,对他们进行屠杀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在战争中,他们选择了拿起武器战斗,而并非躲藏在房间的角落里哭泣,从他们拿起武器的那一刻,就已经用行动证明了他们是士兵而不是平民了,可是,如果他们在放下武器后遭到屠杀会怎么样?我想,肯定会让我们的民众知道,战斗到底是唯一的选择,不作战就只能被杀戮,这也是最直接的激发起我们大和民族魂的手段。”麻生太郎说到这里,高深的笑了笑。

“但是阁下,中国人一贯优待俘虏,我觉得他们很有可能选择羁押,这样的话……”参谋摇了摇头,猜测道。

“如果是这样,那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我们会在稍后的一段时间了,为他们提供足以容纳几百万难民的城市。我们日本是一个贫瘠的国家,敌人很难从我们的土地上获得维持战争足够的资源,而他们要想持续战斗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从大陆运送补给,我们的难民和俘虏,则会成为这些补给的最大受益者,中国人不是一惯标榜仁义道德吗?他们将会为他们的仁慈和虚伪付出战败的代价。随着人员和战俘的不断增加,结果就是他们补给将会入不敷出,到时候就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麻生太郎冷笑着补充道。

听完首相的话,参谋只觉得一阵寒冷,虽然之前在军校中的所学曾经让他以为所谓的游击战是一种以平民作为牺牲的战法,可是当听到首相的话之后,他却觉得,眼前这样的安排,才真正是为了目的而甘愿舍弃平民的残酷作战。

“可是阁下……”参谋心有不甘。

“去执行命令吧,告诉第二道防线城市,进入全民皆兵的状态,发给平民武器,进行战前动员和训练,无论广岛战斗之后会有如何事发生,恐怕都缺少不了他们的参与。”麻生太郎摆了摆手制止了对方的话,再次转身看向地图。

“是!”参谋默然的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房间——

——“举枪,预备!”前面,排列正队的战俘默默的靠在墙边,身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已经高高举起手中的步枪,等待着最后的命令。

“师长,总参来电,禁止任何屠杀战俘的行为!”就在即将下令开枪时,通讯员气喘吁吁的跑到殷勇大声报告道。

“为什么?”听到命令,殷勇皱了皱眉头,接过电报,大略的看了一眼,可当看清内容时,他的眉头却拧的更紧了。

“停止执行!”一把手将电报团成一团,殷勇大声喊道,听到他的喊声,前方的执行连连长无奈的放下已经举起的手。

“发电总部,告诉他们,我们抓获了四万战俘,问问他们,用什么养活这些家伙?”不满的看着刚刚从鬼门关转回来的俘虏,殷勇稍带愤怒的问道。

“总参命令,酌情处理!”通讯员显然已经想到这点,连忙回答道。

“酌情处理?我这里没有罐头什么都不富余,只有子弹,问他们吃不吃。又要监管,又要押解,还要后送,这仗打的真他妈的……”殷勇强自忍住怒气,低声叨咕着。

“师长怎么办?”执行连连长不和时宜的跑过来询问道。

“怎么办?养活着。”殷勇没好气的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执行命令……诶,等等。”就在执行连连长刚要跑开时,却被殷勇再次叫了回来。

“女的都留下,男的一律枪决。”拉过对方,殷勇低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