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建军节又到了,八一是我曾经的节日,也是我一生的节日,虽然脱去军装许多年,但每年的这一天,单位人武部都会把我们这些复员老兵聚集在一起,开个座谈会庆祝一下。大家在一起畅所欲言,共话我军的光辉历程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看到国家一天天繁荣昌盛,国力一天天日益雄厚,中华民族正在迅速崛起,军队正规化建设和武器装备日新月异。这一切无不激发着我们这些老兵们心里的自豪感,而每当这个时候,我们都会更加的想念曾经的部队生活和思念曾经朝夕相处的战友们。今天借八一这个节日,特撰此文回忆一下军营生活和那些许久不成想见的战友们。


部队生活中,最难忘的莫过于新兵连了。因为是第一次穿上军装的那份欣喜使我难以忘记;是第一次踏进军营的那份惊奇使我难以忘记;是第一次戴上领花、军衔、帽徽站在镜子前的兴奋使我难以忘记;是我第一次手握冲锋枪、举起右手时的誓言使我难以忘记;是我第一次踏入长城之列、身感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感使我难以忘记;是新兵连特有的艰苦训练并把我打造成军营男子汉,使我更加坦然的面对以后人生各种困难所持有的积极向上的品质使我无法忘记。


今天我主要说说新兵连的战友老桂的事,老桂是我的老乡,是个非常有特点的人,在新兵连训练时他的事最多,虽然他在新兵训练期间受了不少罪,但他却是我们这批兵里最先当班长的,故事还是慢慢地从头说吧。


刚到新兵连时候我和老桂并不在一个班,我在六班,没几天我就被后来的班长给挑到一班去了,一班是尖子班,谁不想到一班呢?那是一种荣耀啊!能到一班心里自然很高兴。后来我问过班长为什么把挑过来,班长说我的眼睛大,我当时很纳闷,眼睛大有什么好处呢?后来当班长了,自己带兵的时候才知道,当初班长是看上我的精神头好,其实我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爱笑,无论训练多么紧张多么艰苦,我始终笑眯眯的,也许这也是班长喜欢我的另一个原因吧。


老桂是我们班的排头,因为个子大,上器械练军体就比较麻烦,我们很快掌握的动作要领,他却要练许久,因为部队讲究集体荣誉感,所以决不允许有人拖后腿,于是我们就陪着他练,一直到他达到标准符合要求之后才罢休。练长跑也是,当过兵的都知道,拉体力是怎么回事,就是班长每天都给你加码,每天都把你跑的爬不起来才行,第二天还得接着来,不同的是又加两圈,我那时天天给累的都想把心吐出来,而这一切可都不是在正常训练的时间内,全是我们休息的时侯。老桂爱说笑,跑步的时候嘴里自然不闲着:没跑几圈就嚷嚷着班长我不行了不行了,班长问他真的不行了,是吗?说着班长拿出了背包带,一头系在老桂的腰上,一头班长拽着,就这样硬是把老桂的体力给拉了出来,没给我们班拖后腿。


在队列训练的时候老桂身上有不少毛病,先是老桂有个歪头的问题 ,从正面看队列里的我们个个跟标枪一样,都是直挺挺的可就是他头歪着,难看不说班横队一走起来就不知道偏那去了。班长急的抓耳挠腮,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个办法:找了块板子,把老桂的头固定在板子上。这样一来老桂的头是正了,可是远远望去,老桂背后插块板子挺难看的,跟游街似的,这很挺伤老桂的自尊心,因为我们班一动起来,全操场的干部战士都跟着笑,好在没多久老桂就把板子给克服掉了。


老桂投弹也很有意思,还是个子高身体协调性不好的原因,老桂投弹总是扔在自己的上方而不是前方,从来没有出去过30米。刚开始我们扔的也不远,但都能及格,虽然我们动作还不够协调但要领已基本掌握。后来,班长可能是生气了,再说他扔起来没有个准头也不安全,于是班长就不让他跟我们一起练,让他自己拿着两颗手榴弹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练投掷,老桂有一搭没一搭自己扔,扔过去拣起来就再往前扔。有一次老桂思想跑油子了,手榴弹垂直的扔到自己的头顶上方,吓的他双手抱头拔腿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看,这一幕刚好被我们看到,笑得我们抱着肚子直不起腰来。为了练好我们的转体挥臂,晚饭后,班长命令我们带上背包带来到了楼下的马路上,一人一棵树,用背包带一头系在树上一头握在手里。别说,班长不但有办法,办法还特别灵,不到一个星期,效果就出来了,老桂第一个把背包带拉断了,跟着不久我们几个的也都断了。再来到操场上,老桂一出手52米,哇!我们全惊呆了……


老桂还有个比较麻烦的缺点是罗圈腿,老桂圈的有些厉害,用班长的话说连条狗都能穿过去,当然班长说的夸张点,可见其实班长也很着急,但是这个问题就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了。后来,老桂也不知道从那儿听说了这么个方法,说是睡觉的时候拿背包带把腿绑起来能治好他的毛病。老桂也是病急乱投医,顾不得考虑这个办法的真实性了,晚上他真的拿背包带把自己的腿绑了起来,还绑的特别紧,刚开始的时候老桂很痛苦的,因为我睡在他的上铺,老桂整夜的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所以我能深深的体会到他的痛苦。终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老桂终于感动了上帝,慢慢地他的腿直了,竟然不可思议的治好了,我们包括班长都为老桂的坚强毅力而感动,所以,我们每一次会操夺冠后都会围着班长和老桂欢呼。


老桂爱说爱笑还爱唱,如果班里有活动一准是老桂打头,他唱的全是民间小调,居然连我这个老乡从来都没听见过,我好纳闷,这小子不知到他是从那儿偷学的,听多了自己也就会了,回来这么多年了,有时候高兴的时候还能哼哼几句。每当我们在操场上训练休息时,我们最爱逗老桂,让他给我们唱歌,老桂从不拿捏,都是落落大方,在枯燥艰苦的队列训练时,老桂的歌声就象一幕春风,沐浴着我们这些刚到部队的新战士,也吹去了我们在训练场上烦躁和疲倦。


经过三个多月的紧张训练,我们终于下连了,我去了机连,老桂则去了警侦连,由于老桂个子高,军姿也漂亮,就被派到营房大门做警卫成了我们团的面子。这段时间老桂的日子过得优哉悠哉,手里拿着小红旗,没事的时候还能活动活动眼皮,那像我们成天在战术场上摸爬滚打,整天到晚浑身上下是上午一身汗下午一身泥,那个苦就别提了。


有一次,参谋长的车子出营房到师部去开会,让老桂给拦了下来,一检查出门证件不齐,老桂把红旗一举不予放行。司机一看是个新兵蛋子,就没把他放在眼里,连哄带骗加恐吓,说耽误了参谋长去开会要怎么怎么着,可惜老桂软硬不吃,最后只好乖乖的回去补手续。其实参谋长一直在车里,默默地看着这个新兵不卑不亢有礼有节的在执勤,让老桂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参谋长一下就喜欢上这个有点愣头愣脑的家伙。这件事后不久,老桂就被参谋长破格提为警卫班班长,听到这个好消息后我们一窝蜂的跑到老桂那给他贺喜,此时的老桂反而变得有些腼腆了,我们说:别不好意思了请客吧,老桂说:我没钱只有请你们抽烟了,有的战友开始起哄说:那可不行,老桂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那怎么办?有的老乡说你就来一段吧,好久没听你唱了。这时老桂就不客气了,好!那我就来一段,顿时间,岗楼里传来了老桂特有的家乡小调和我们的快乐嬉笑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