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不是因为饥饿

WATERTIGER 收藏 5 2013
导读:把神甫变成大餐   1867 年7 月21 日, 英国神甫托马斯·贝克乘船来到了斐济岛。为了表示敬意, 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希望与岛上的部族首领交换。由于语言不通, 贝克自作主张地将部族首领头上的梳子取了下来, 并将自己的帽子戴到了对方头上。谁知贝克这个举动已经触犯了当地的法规。按照当时土著人习俗, 任何人都不允许触摸首领的头部。而这名英国神甫竟然敢拿首领头发上的梳子,显然是犯了弥天大罪。愤怒的当地土著人不由分说, 就将贝克绑了起来, 然后用斧头砍死。   然后, 土著人还在贝克的尸体上抹

把神甫变成大餐


1867 年7 月21 日, 英国神甫托马斯·贝克乘船来到了斐济岛。为了表示敬意, 他摘下了自己的帽子, 希望与岛上的部族首领交换。由于语言不通, 贝克自作主张地将部族首领头上的梳子取了下来, 并将自己的帽子戴到了对方头上。谁知贝克这个举动已经触犯了当地的法规。按照当时土著人习俗, 任何人都不允许触摸首领的头部。而这名英国神甫竟然敢拿首领头发上的梳子,显然是犯了弥天大罪。愤怒的当地土著人不由分说, 就将贝克绑了起来, 然后用斧头砍死。


然后, 土著人还在贝克的尸体上抹了油, 开始用火烤、煮。最后, 岛上的居民围坐在一起,把他的尸体吃了个干干净净。他们将贝克身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吃了, 包括衣服。对于贝克脚上的两只靴子, 土著人还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煮, 最后由于“ 太硬、无法下咽” 而保留了下来。


原始人类的共同嗜好


贝克神甫的遭遇很让人同情, 不过他的悲剧只是众多有关食人族报道中的一个。食人族的故事流传已久, 在《荷马史诗》中就有奥德修斯遭遇食人部落的情节,18 世纪随着欧洲人的海外探险越来越多, 食人族的事迹不断刺激着西方文明世界的神经。当库克船长首次遇到毛利人时, 毛利人比手划脚地教他如何剔净人骨。达尔文则看到火地岛人冬天以浓烟熏杀老年妇女而食之,“ 留下狗到日后再杀”,因为狗能捉海獭, 更有用些。在北美洲的印地安战争中, 一个马萨诸塞的民兵惊恐地发现, 他们的对手“ 以最令人恐怖的速度” 煎烤着敌人


也许你不敢相信, 居然有这么多民族乐于咀嚼自己的同类,你可能更不愿意相信, 我们这些披着文明外衣的现代人, 祖先也有着同样的残忍嗜好。中国人引以为豪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上存在一些打击痕迹, 就被考古学家们证明是同类相残的结果。可以说, 食人是一种人类进化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普遍现象, 曾广泛地存在于亚洲、非洲、欧洲等广大地区, 是许多民族远古时代的文化特征之一。


为什么人类这么喜欢拿自己的同类当粮食? 是因为人肉好吃,还是太饿了? 海员们在救生艇上随波漂流, 旅行者在高山狭路上被雪所困, 居民们被困在遭到围攻的城池里, 在这些情况之下,人们有时必须食用他人的尸体,否则就只有饿死。人类学家们对这种求生本能驱使下的吃人行为表示理解, 但是对于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些食人族来说, 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缺乏营养, 为什么还要吃人呢?


为了让神高兴


人类学家发现, 很多部族其实并非完全为了享用人肉本身的美味而去吞食人肉。比如中美洲的阿兹特克人, 每年都会定期举行大规模的人祭。因为他们觉得,当神灵感到饥饿时, 就会对人类释放出破坏性的力量。为了维持宇宙间这股神秘力量的平衡, 从而维护社会保持平衡的能力, 他们就以人肉和活人的心脏供奉神灵。


人肉是神的食物, 食人也就成了人与神交流的方式。通过这种祭献活动, 人便能够获取神力。在以神为中心的原始社会里, 食人成了实施统治的重要内容, 作为社会组织的组成部分而流传下来。


在这种情况下, 食人者的目的并非出自对于人肉的渴望, 而是从全体人民的利益出发, 祈求达到人神和谐共存的统一标准。尽管整个仪式的过程仍然充斥着血腥与暴力, 献祭者也多为战争中捕获而来的敌方俘虏, 但从伦理学的角度来说, 这种行为又并非完全难以理解。


这种现象并非阿兹特克人所独有。在一些相对发达的文化中,比如在秘鲁的土著间也时常可以看到。在中国、西欧的古代神话中也常常有用人祭神的情节, 比如哪吒闹海故事中, 人们就用童男童女当作献给龙王的祭品, 只不过没有直接把小孩拿来吃掉,而是抛进海里。


把你的力量交给我


也许你还记得在武侠小说中, 武林高手的身体里都有一种奇怪的东西, 叫做“ 功力”。这种东西似乎是一种可以流动的能量, 谁的“ 功力” 更多, 谁就更强大。有时候,“ 功力”还可以主动或者被动地从一个人身上传递到另一个人身上。


我们的那些喜欢吃人的朋友似乎也有这种看法, 当他们发现某个人比较高贵, 作战比较勇猛, 便会产生吃掉他的念头, 以便将他身上的类似“ 功力”的能量吸收到自己身上来。巴布亚的奥洛卡瓦人说自己吃掉战斗中捕捉到的俘虏是为了“ 捕捉灵魂”, 以补偿失去的勇士。新几内亚的花族人吃本族的死人, 来保留叫做“ 努” 的东西,他们认为这是一种在自然界中无法再生的重要液体。在阿兹特克人看来, 吃下战俘的肉, 可以获得死者的威力: 作为补充, 捕获者还将披上死者的人皮, 将死者的双手垂在腰间, 作为装饰。奥那巴苏鲁人只吃巫师的肉, 显然也是希望吸取巫师的神力。印尼的布晋人、北美印第安易洛魁人都认为, 食人脑髓可吸取对方的优点和智慧, 能集他人才华于己身, 同时也能获得被食人灵魂的保护。


在这些食人者的逻辑中, 食物被消化吸收后, 并不只是身体生长的必要物质, 而且具有象征价值和魔力。所以吃人显而易见是一种自我完善的方法。


人死亦能复生


有些原始部落未必会吃掉敌人或者其他能给他们带来力量的人, 却喜欢把自己的亲人塞进锅里。这又是为什么呢? 人类学家认为, 这并不是说他们没有亲情, 而恰恰是对亲人的爱的表示。


这些食人民族大多从事农耕。春夏更迭, 花开花落, 乃自然法则。这种有规律地有生、有长、有死的现象, 常使原始人用自身与之相比。因为人同植物一样, 有生有死, 有少有老, 因此许多民族认为人到一定年龄也是要死的, 而且也能像成熟的植物、水果一样为人所食。果实吃后,核又复生, 因此, 在原始人看来,人被食以后, 亦可复生。


在非洲的亚比西尼亚中部,年轻的人死则哀不自胜, 年老的人死了则奔走相告, 群聚相贺。他们认为年轻人死了不能复生,而年老者因为到了一定年龄才死( 正如果实要到成熟时才被食一样), 所以死后尚能复生。非洲的阿散蒂人每年在薯芋熟时举行食人肉节。贾加人以为果子及庄稼长得好坏在于死人的意愿, 小米熟了, 就拌着人肉一起吃。南非的科萨卡非人认为使庄稼生长得最好的办法是用人肉作肥料。印度的贡德人在种田及收获时, 吃人肉, 并且把人血洒在田里。桑塔尔帕吉尔那人在父母老时, 即掷之于屋顶, 等老人滚下来, 便杀食之, 说道:“ 瓜熟了, 落下了,我们吃了它吧。” 可见, 这种食人习俗已经跟农业生产、灵魂不死等观念紧密联系在一起了。


总之, 吃人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残暴行为。尽管今天的我们无论对吃人还是被吃都没有兴趣,但你必须承认,“ 吃人” 是人类原始文明的一部分, 我们有义务弄清它的真相。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