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女童疑长期遭养母殴打致鼻青脸肿

黑哨子 收藏 0 60
导读: [img]http://i0.sinaimg.cn/dy/s/2009-08-03/U3439P1T1D18350377F21DT20090803134905.jpg[/img]   小灵脸上的伤痕清晰可见,她6岁了,但身板看上去像4岁。 本报记者 陈奕启 摄   热闻快读:   小灵今年春节过后从潮汕老家来到东莞。6岁的她看上去只有4岁。长期的鼻青脸肿甚至让有些邻居分不清她是男孩还是女孩。但邻居们一致认为,是“母亲”长期的踢打怒骂,使小灵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在塘厦镇振兴围社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灵脸上的伤痕清晰可见,她6岁了,但身板看上去像4岁。 本报记者 陈奕启 摄


热闻快读:


小灵今年春节过后从潮汕老家来到东莞。6岁的她看上去只有4岁。长期的鼻青脸肿甚至让有些邻居分不清她是男孩还是女孩。但邻居们一致认为,是“母亲”长期的踢打怒骂,使小灵变成今天这副模样。


在塘厦镇振兴围社区大地街入口处的那家小店里,小灵每天都做着洗碗洗衣服之类的家务活,瘦弱的肩膀上有一股成人身上都难以见到的坚强。小店的主人范女士承认小灵并非其亲生,但对是否踢打小灵却始终保持沉默。


报料:4岁女孩脸上总开“酱油铺”


近日,有读者向本报报料,称塘厦振兴围大地街口处一家小店内,一名看起来年约4岁的小孩脸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报料人称,上月29日上午他与随行的厂里司机路过该早餐店时,看到小孩额头肿得像个遮阴棚。司机称是小孩妈妈前晚一脚将她踢出街造成的,曾劝说店主不要打骂小孩,但店主却闷不作声。有一次,已是吃晚饭的时间了,司机在街上的一家洗衣店内见到那个小孩,但她却死活不肯回家,“好像很害怕的样子。”


据司机透露,店里还有三个小孩,均是店主所生,但他们对小孩(事后得知名为小灵)也不友好。次日上午,报料人再次来到小店对面的街上,看到小灵蹲在地上洗碗,抬头往店内张望了一下后,店里一个年纪大些的小孩突然冲出来,用力敲了下她额头上还挂着肿块的脑袋,小灵无助地低下头,继续洗着盆里的碗。


踏访:女孩眼部黑肿闷声洗碗


前日下午5时许,记者来到该小店内,看到小灵蹲在店门口侧边洗着碗,洗洁精的泡沫几乎将她双手掩盖在桶内。店内还有三个小孩,两名女孩剪着短发,年纪稍大一些,一名男孩躺在一张简陋的木制躺椅上呼呼大睡。


小灵皮肤黝黑,剪着很短的头发,额头上的肿块异常醒目,两只眼部也有点黑肿,睫毛下方的脸部皮肤涂着紫色的药水。身材瘦小,让人难以确认其性别。


范女士介绍:“她(小灵)是女孩,今年6岁。睡着的那个7岁,其他两个女孩分别是9岁和11岁,”但当记者问到小灵身上的伤是不是被她打的时,她扭过头不再作声。过了几分钟,她讲述起自己不幸的婚姻和生活的艰难。


据知情人介绍,小灵并非店主范女士亲生,而是她的丈夫跟另外的女人所生。后来那女人跑了后,小灵就留给了丈夫,丈夫后来又坐了牢,小灵只能跟着范女士。但这一消息未得到范女士的亲口证实。


闲聊期间,范女士一直倾诉着自己生活的不容易,经常受到娘家兄弟姐妹的排挤,“原因是我们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没办结婚证。”沉默了两分钟后,她突然神情幽怨地问记者:“你们都是男人,如果家里有了几个小孩子,还会跟着外面的女人跑了,不回家么?”但说到小灵身上的伤,她就立刻变得默不作声。


范女士自称,小灵2岁时,她爸爸就离开了家,去了别的女人那里。“我听他叔叔说是去坐牢了,但只是听说,我一直没见到他的人,也没他电话。”


店主:她不是我生的,是我捡的


下午5时20分许,邻居家一位女士抱着个6个月大的孩子走到店门口,范女士突然眉开眼笑地跑过去,将那个小孩抱过来逗玩,即使小孩将尿淋在她衣服上也不生气。边抱着小孩边笑说:“我那时给小灵喂奶时,她还扯着我的头发呢。”


10分钟后,附近工厂的工人陆续下班,几乎每天都会到店里吃早餐的阿强也到店里坐下来,见到正在洗碗的小灵时,眉头下意识地皱了起来。3分钟后,小灵将碗洗完,提着洗洁精桶沿着木梯爬到2楼的阁楼上。走下来后,远远地站着盯着范女士。


“她不是我生的,是我捡的!”范女士突然非常严肃地冒出一句话。“你刚才不是说给她喂过奶吗?”记者问道。“我要不是这么说,她(小灵)还不恨死我啊?她都听得懂的。”


说完这话,范女士招手让小灵走到跟前。但小灵的脚步却迟迟不敢移动,还稍微有点向后退。阿强突然朝着记者压低声音说出一句话:“孩子都是给打怕了,还敢过来吗?”小灵顿了几秒后还是走了过来。


邻里:她经常最后吃剩饭


阿强几乎每天上班前,都会到店里吃早餐,“每次都见到小孩子鼻青脸肿,心里就觉得很难受。”阿强表示,虽然自己上班时没亲自看到范女士打小灵,但周边邻居已经多次跟他讲过此事。


“说句公道话,无论你老公对你怎么样,你都不能这样对待孩子。孩子始终是无辜的,你有本事就折磨自己的老公去,”阿强称,即使是捡回来的,也不能打成这样。另外,那三个小孩对她也不好,他最近这几个月几乎每天都经过那个小店,但从来没见过4个人与小灵一起吃过饭,“每次都是把吃剩的饭菜给她,小灵总是一个人最后才吃饭,看到都心酸。”


小灵遭打一事,得到小店隔壁便利店工作人员的证实。“我看到她几次打小孩,有时候用手,有时候用脚踢。我们也劝过她别打小孩,但她听不进去。”


对话


“你真的恨我吗?”


“真的恨!”


前日下午5时40分许,范女士当着记者与阿强的面,与小灵进行半开玩笑的交流。但从谈话录音来看,6岁的小灵已经将爱与恨很清晰地分离开来。


范女士:我给你吃,给你穿,是我把你喂大的,你知道吗?


小灵:我知道。


范女士:那你喜欢我吗?


小灵:不喜欢(咬字非常清晰,头摇着。)


范女士:我把你养大到现在,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小灵:不(摇头)!


范女士:你真的恨我吗?


……(路边一阵汽鸣声响起,小孩嘴巴张开,却听不到)


范女士:你走过来说?


小灵:真的恨!(小灵走到跟前,声音非常大地喊了出来。)


范女士:那你讨不讨厌他?(指着阿强)讨不讨厌他?(指着记者)


小灵:不讨厌


范女士:那讨不讨厌我?


小灵:讨厌!


范女士:讨厌爸爸讨厌爷爷吗?


小灵:不讨厌。


范女士:爸爸要你吗?


小灵:不要。


范女士:那你讨厌他吗?


小灵:不讨厌。


范女士:以后长大了,赚钱给爸爸还是妈妈?


小灵:给爸爸。


(在记者疑惑时,范女士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


范女士:你真的赚钱给我用还是给爸爸用?


小灵:真的赚钱给爸爸用(小灵非常用力地大声喊了出来)


范女士:是嘴上说的,还是这里(指着她的胸口)想的?


小灵:这里想的!


随后,范女士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称小灵脑子一点都不糊涂,说每句话都很清晰。但还是没在意地去招呼下班的工人,并拿出把西瓜刀切西瓜卖给他们。


其间,范女士突然转过头,笑呵呵地问小灵:“你以前说要用什么杀死我啊?”


“西瓜刀!”小灵嘴里蹦出这句话后,周围的人笑成一片。


事后,阿强向记者表示,小灵被打得已经痛入心里了。为什么小孩子一直说讨厌范女士,而不讨厌记者,不讨厌自己,也不讨厌她爸?“小孩还是有自己的思想的。”


惨不忍睹


冷水浇头 拳打脚踢


附近多家店铺的档主均证实看到范女士踢打小灵。早餐店斜对面一家店铺的档主张光(化名)告诉记者,春节过后,小灵来到这里后就经常遭到范女士的踢打,“主要是用拳脚,有时候还用冷水浇。”


张光说,小灵站在范女士面前,她抬起脚一踢,小灵就会被踢得滚到店门口,“我在店里望着对面都看得很清楚,她有时候用手打,还用手掐过小灵脖子。”张光说,“她又不是蟑螂,又不是老鼠,又不是害虫。即使是畜生都不能这样打,更何况是个孩子呢?”


张光自称从没看到过她带小孩子去医院,最开始时曾说过她几次,但她不作声,而是扭过头跟她另外的女儿说:“谁真心疼你?别人怎么疼还不是假的,只有你的父母亲才真心疼你。”春节刚过,天气还比较冷的时候,张光看到过范女士将一桶冷水从小灵头上浇下去,小灵站在原地痛哭。


邻居们表示,范女士对其他三个小孩子也不见得很好,也是经常打,但没像打小灵这样厉害。那3个小孩也不同情小灵,不时用冷水淋得她哇哇叫,“现在只要听到小灵的哭声,就知道她又被打了。”


“一个星期前,我见她打过一次,在门口那里抬起脚一下就朝孩子踢过去,孩子没能爬起来,一直躺在地下哭。”张光表示,小灵额头上的肿块并非最近打的,“刚开始肿块很大,现在都已经消了不少。”


采访中,邻居们都担心地表示,长期这样打下去,迟早会出事的。目前最重要的,是带小灵去医院检查下伤情。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