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应该学会正确思考战争

巴顿战刀 收藏 60 16018

中国应该学会正确思考战争


“在开始一场战争前,就要想好如何结束这场战争。”读《外国军事思想史论》时,对伊藤博文在日俄开战前说的这句话感触极其深刻,在那场战争中日本取得了胜利,但是没有对俄罗斯领土提出要求,日本的要求是没有触及俄罗斯的核心利益的对中国东北的控制和所谓的"朝鲜独立"。因为伊藤博文知道,虽然他们赢了那一场战争,但是俄罗斯帝国的实力还是超过了当时的日本.换句话说,他在开战前已经想好了见好就收的战略。

掩卷长思,联想起中国近现代中国的战争史,一种异样的悲伤涌上心头,中国,这个诞生《孙子兵法》的地方,如果从国家利益的角度上来说,或者根本就是只懂得战斗而不懂得战争(一时激奋,难免偏激)!!打开中国近现代军事史,一边心痛,一边总结。

1840年6月开始的第一次鸦片战争,装备落后,政府腐败,以清政府全部接受了英国提出的议和条款,订立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南京条约》标志第一次鸦片战争结束。

继而是从1851年1月到1866年2月长达15年的与太平天国的内战,此间和之后更是有连绵不绝的小刀会、捻军、大成国、白莲教、义和团等等,如果要是算上清政府退位后的军阀割据、北伐、国共内战,将近100年无休止的内战啊,中华大地怎一个水深火热民不聊生能够概括。

1860年,法国借阿罗号事件与英国合派联军侵入北京,清军战败,帝王北狩猎,北京失陷,英法联军洗劫并烧毁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皇家公园-圆明园。最终在俄罗斯公使的调停下,双方签订《北京条约》:除了开放更多港口以外,还把九龙半岛割让给英国,及承让法国在印支半岛的权益。

如果说两次鸦片战争是由于装备落后技不如人,因战争失败而不得不吞下苦果,那么接下来的新疆收复之战则是胜了战役而输了战争,究其原因,是清政府为了形式上的和平而苟且偷生,患得患失,反之,俄罗斯则是军事、谈判、外交斡旋各种手段共同施展,以强权随时解释条约和扩大利益,坑蒙拐骗,打哄结合,连偷带抢!

1876年7月—1878年1月,中国近代史称为“收复新疆”之战,左宗棠抬棺出战,一个月之内驰驱二千余里,经过两次较大的战斗,收复了南疆东四城(喀喇沙尔、库车、阿克苏、乌什)。 继而在收复南疆西四城的作战中,清军以破竹之势,横扫敌巢,重创阿古柏侵略军,生俘数千人(内有阿古柏子女八人、阿古柏军头目多人、叛军头目余小虎、马元及反动封建主金相印父子等),缴获各种开花炮百余门、战马万余匹、枪械若干,取得了巨大胜利。阿古柏侵略势力被消灭以后,清政府乘胜向俄国索还伊犁,并要求引渡白彦虎等。当时左宗棠提出“先之以议论,委婉而用机;次决之以战阵,坚忍而求胜”的对俄战略原则,积极备战。但是最后的结果是1881年2月24日曾纪泽签订了《中俄伊犁条约》和《陆路通商章程》,以代替崇厚所订的《交收伊犁条约》(即《里瓦基亚条约》)。中国虽收回了伊犁地区及特克斯河流域具有战略意义的一万九千平方公里土地,但条约规定“赔款”增加到九百万卢布,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仍被沙俄强行霸占。条约还规定中俄已定的西北边界有“不妥之处”应重新“勘改”,为沙俄下一步继续侵占我国西北领土留下了伏笔。随后,沙俄根据这个条约的原则,于1882年至1884年与清政府签订了《伊犁界约》等五个子约,分段勘定新疆的中俄边界,把七万一千多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正式并入了俄国的版图。

1883年12月—1885年4月中法战争,双方互有胜负,中国首战失利之时李鸿章通过外交谈判,草拟了《简明条约》,但是双方均是将此谈判视为间歇而整肃军备准备下一阶段作战,在台湾海战击败法军并致使其远东舰队统帅孤拔重伤不治,陆地方面更是取得近代史上少有的胜利,镇南关因此名垂青史,法国陆军统帅尼格里重伤,法国茹费理内阁因此而倒台。此时中国“抓住时机”与法国签订了条约,不割地,不赔款,只是答应了法国战前的条件和出卖了越南的利益,从某种角度来说,和鸦片战争以及新疆战争的条约相比,算是有了较大的进步,或许从清政府的内心里已经认为这样的条约就已经是重大胜利吧。

或许可以认为,新疆和中法两战的结束是为了让两次鸦片战争和十多年内乱战祸的中国得以休养生息,整军以便准备下一场战争,不过从历史的进程来看明显不是,主政的老太婆没有这样的智慧,她只是让自己在北京又多呆了几天而已,即便李鸿章有这种修养生息整军的想法,也只是个想法而已。随后的甲午一败,可以说是中国彻底输掉了自信。接下来的八国联军入侵、俄国入侵东北、英国入侵西藏只是将中国当作一块蛋糕而已,及到日俄战争之时,瓜分中国的利益已经不需要考虑中国的因素和与中国签订条约了,再战再败,实力所至,可以说没有办法。

绵延内战且不论,只说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10月,美国以公文形式致电中国政府,约请中国派一支5万人的军队占领日本,然而,当时蒋介石正指挥军队忙于抢占抗战的果实,因此只想派出一支5000人的部队象征性地去日本。可是美国一再要求中国至少要派遣一个师。当时美国所希望派驻的部队是中国的远征军王牌新一军,出于对孙立人功高震主的嫉妒和忌讳,出于要留足兵力与共产党打内战的准备,蒋介石勉强同意派六十七师前往,当时《新闻报》、《大公报》均作了报道,假如当时蒋介石能够坚决的派遣部队进驻日本,至少在民众的心理层面能够获得更大的支持。然而这只本可以名垂青史的部队却没有在日本呆过哪怕一分钟,甚至连大海都没有看到,就被蒋介石拉上了内战的战场成了炮灰,读到此处,联想起今日今时小日本藐视中华,拜鬼抢岛,篡改历史,不禁掩卷唏嘘。

新中国所经历的几场战争,我们可以从精神层面和战术层面描述我们的胜利,我们可以总结我们和世界最先进武器装备的“联合国军”作战三年,打出了骨气,打出了国威;我们可以说我们用我们的坚韧与世界两个超级大国对抗,在夹缝中艰难的崛起;我们可以说我们划定的一条17度线让美国人束手束脚最终陷入泥潭;我们可以用“打出三十年和平”这样的战略目标以及没有因此而给大国干涉带来借口来认可我们的胜利;是的,他们失败了,但是我们的胜利似乎没有得到我们应该得到的利益。我查找了许多资料,至今我不能清楚的确定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结束的日子,只知道一场战争轰轰烈烈的开始,然后悄无声息的结束,硝烟散尽之后却不是和平,因为他们现在只是换了个方向,侵占我们的岛屿,抢劫我们的渔民,盗窃我们的资源。

不仅是中国,世界战争史上,因为不能有效结束而导致最终失败的案例比比皆是,拿破仑和希特勒的失败,都是由于无法按照计划结束对俄国的战争导致,美国在越南、苏联在阿富汗也是一个深陷泥潭只能以撤离和放弃而结束的失败的例子。


如果我们不从意识形态和道德标准的高度去探讨战争的意义和目的----那往往是一厢情愿而已,那么战争尤其是国家间的战争就是一种为国家谋求利益的手段,对于军人来说,他的责任是打赢每一场可以打赢的战争,对于国家来说,在何种时间,以什么方式停止,则完全取决于这个时机和方式带给自己国家的最大利益。

如果说到游刃有余的把握战争的发动与停止,运用战争机器争取最大国家利益,在我看来首推俾斯麦和他策划的三场王朝战争。

普丹战争,丹麦作为德意志的北邻,经常插手德意志的事务,因此俾斯麦第一个便要解决丹麦。1860年代初期,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问题再度成为国际间的热门争辩话题,但这时期克里米亚战争严重削弱俄罗斯国力;而法国则不再支持丹麦对该两地的利益,以换取普鲁士对法国在其他地区的得益的承认;维多利亚女王和王夫艾伯特王子赞同德意志的立场,但与英国官员支持丹麦的意见相左;为防止奥地利从背后偷袭,俾斯麦许之以利益与奥地利结盟共同攻打丹麦,最后逼使丹麦放弃这两个州。1865年8月14日普、奥两国达成《加斯坦因专约》,将石勒苏益格划归普鲁士统治,荷尔斯泰因则归属奥地利。

但是这个结束的方式其实是俾斯麦处心积虑的阴谋,因为奥地利所得的荷尔斯泰因不但面积狭小,而且被普鲁士包围。这样奥地利很容易便会与普鲁士发生冲突,因此这是一条将奥地利推向与普鲁士发生战争的导火线。于是经过准备,一年之后俾斯麦就挑起对奥地利的普奥战争。

首先俾斯麦着手孤立奥地利,他答允协助俄国取消《黑海中立条款》;并与法皇拿破仑三世会晤,表示普鲁士不反对把卢森堡及莱茵河区让给法国,以此确保法国在普奥战争中保持中立;英国当时继续实行光荣孤立的政策,因此在普奥发生冲突时会确保保持中立。之后在1866年4月8日,与意大利签订攻守同盟条约,规定如果普鲁士在3个月内与奥开战,意大利则必须同时对奥宣战,只有在奥地利归还威尼斯予意大利的情况下,方可与奥讲和。最后,以奥皇因为不满意《加斯坦因专约》的条款而要求用普鲁士最富庶的工业区西里西亚交换荷尔斯泰因为借口,指责奥地利毁约。在1866年5月由威廉一世下令全国总动员,并于同年6月对奥宣战。意大利亦依据攻守同盟条约,同时对奥宣战。不久,普鲁士便征服北德的亲奥小邦,并于1866年7月3日以29.1万军力在萨多瓦与23.8万奥军发生大战,即萨多瓦会战,最后奥军战败。

这时俾斯麦决定与奥讲和,而不是乘胜追击,因为他明白把奥地利彻底推倒法英俄方面对德国统一的目标不利。因此他在该年8月23日签订的《布拉格条约》中给予奥地利极为宽容的讲和条件,以便于保持对奥的良好的关系。

普奥战争结束后,只剩下在背后控制着南德诸邦的法国为了称霸欧洲而阻挠德国统一。1870年俾斯麦以西班牙王位继承问题制造争端,逼使法皇拿破仑三世对普宣战,而普鲁士则藉此团结德意志民族,对法国作出进攻。果然在普法战争中丹麦和奥地利均未参战,而英俄也保持中立。由于准备充分,普鲁士很快便击退了入侵的法军,并向法国作出反攻,在阿尔萨斯会战中,普军大败法军,拿破仑三世投降。

随后普军进军至巴黎,是为了协助巴黎新成立的国防政府消灭巴黎公社,条件是从法国获得阿尔萨斯和洛林两地及50亿法郎的战争赔款。最后,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的镜厅中登基,宣布德意志帝国成立,

第一次王朝战争的结束是埋下伏笔,第二次王朝战争的对手是第一次的盟友,胜而对其保持一定的宽容和礼遇换取关系维系,第三次王朝战争后协助新政府执掌政权,换取割地和赔款的获得,三次王朝战争以德意志帝国的统一而完美结束。

我们可以道德道义的角度去痛斥这位铁血宰相的玩弄权术和阴谋诡计,但是却不能不承认,德国是在他的运作下成为了世界舞台上的大国,是他为他的德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

本文提到的伊藤博文,在甲午和日俄中正式运用了在恰当的时间以恰当的方式停止一场战争,从而为日本掠夺和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和国家利益,再讲到1990年以后美国进行的几场战争,91年的伊拉克,老布什的停止看似过于保守,但是这个却可以当作一个有意识不去结束战争,从而为自己在一个地区不断增加和保持兵力以实现控制的思维,有些战争需要结束,而有些战争需要延续,就象美国永远都不一定能够找到本拉登。纵然国内有舆论压力,纵然要承担巨额的军费开支,但是美国需要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继续下去,因为只有这样美国才能有充分的理由保持他的全球布局的优势。

将中国近现代史的战争结果与德国、日本和美国的有关案例进行对比,或许中国应该重新梳理一下思维,或者会发现是什么使中国对于战争的军事思想与西方战争的军事思想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不同。

一、对“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错误理解,凡是提到这句话,人们无不把目光拘泥于“不战”二字,殊不知屈人在我,而不战在敌,必有攻其城、陷其国、杀其兵、夺其志的屈人之力,才能有敌不战而屈服的结果,而屈服,就是归还我们应当得到的国家利益;

二、对“以德报怨”的误读,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自古以来,善良过度就是懦弱,而中国长久以来对“以德报怨”的误读恰恰造成了这种无端容忍而屡被欺凌的恶果;

南海、东海、藏南等等地区,都有我们未能收复的主权,当下的热门话题也多与此有关,而说来道去却无非是强硬还是忍耐,忍耐,何时是尽头?

强硬、不惜一战,是一种态度,仅此而且必须,但是只有态度是不够的,如何开始又如何结束才能确保我们能够得到最大利益,这才应该是正确的思考方向。

本文内容于 8/4/2009 2:16:39 AM 被巴顿战刀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